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九十七章 面具侠侣

  “公主殿下见谅,我和凝雪还未结婚,他们远道而来,不能先进了家门,故而安排在英雄楼!”
  吴擎苍带着楚锦颀进入吴王府,引入迎宾堂。
  心中却是万般诧异,不知道这位刁蛮任性的公主打的什么主意。
  躺在楚锦颀怀里的夜雨不禁心中咒骂,今日的吴擎苍穿着一身红色的连云衣,春风得意。
  可是这还没结婚呢,这个小王八羔子就如此张扬,简直可恨。
  而且一口一个凝雪,叫的那是亲密!
  他恨不得现出真身,将这个兔崽子给宰了,以泄愤很!
  可还是忍住了,毕竟后天才是个杀人的好日子。
  楚锦颀在迎宾堂里喝了一会茶,吴擎苍压根没有按照夜雨的猜想留她过夜。
  踌躇良久,索性自己说道:“看你们吴王府修的不错,我今夜就不走了!”
  “嗯?”
  吴擎苍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疑虑,但还是说道:“公主想要住,随便住!”
  随即,他找来下人为楚锦颀安排了客房。
  离开时,暗中叮嘱监视楚锦颀的一举一动。
  可他刚一离开,这两个下人就被一道黑影给打晕了。
  当然,下手的就是夜雨。
  将两人藏在草丛里,夜雨和楚锦颀关了房门,从窗户潜了出去,两人再次戴上了面具。
  “面具侠侣出发!”
  喊了一声口号,两人开始行动。
  吴王府实在是大,这两人都是方向白痴,索性漫无目的,胡乱游荡。
  夜间巡查的护卫倒是不少,两人东躲西藏,一会跃上屋顶,一会藏在花圃之后,让楚锦颀玩的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隐隐呼呼有音乐声传来,一阵一阵,无比喜庆。
  “这怎么大晚上的还有人弹奏?”
  夜雨很是纳闷,但想着吴王府大,这偏远之地的音乐声也影响不到吴家人的休息。
  他寻声远远一瞧,果然,有一个屋子灯火通亮却大门紧闭,窗户上能看清有演奏者的影子摆动。
  “哎呀,都半天了,一件坏事都没干,我们到底怎么玩?”楚锦颀开始埋怨。
  夜雨却是一丝诡笑,向楚锦颀问道:“你的那个什么狗屁迷魂粉呢?”
  楚锦颀这才再次兴奋起来,从灵戒里化出一个小巧的紫葫芦,问道:“你要干什么?”
  “这几个乐手肯定是吴家请来婚礼当日演奏的,这几人也是敬业,大晚上还在训练,你说要是我们将这几个人给迷晕了,然后控制他们在婚礼当日演奏哀乐,那是什么场景?”
  夜雨露出狡黠的笑容,特别灿烂,而楚锦颀也是止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简直是一个绝妙的点子!
  吴擎苍和雨凝雪一身红衣走在红毯之上,两边都是整个阜南国最尊贵的客人,就在这万众瞩目的喜庆时刻,忽然哀乐响起,画面简直太美不敢看!
  “就这么办!”
  楚锦颀很是认可夜雨的计划,迫不及待的拿着紫瓶子冲到音乐房间,蛮横的一脚踹开房门,将粉末一撒。
  “你们什么人,咳咳......”
  可怜这几个乐人只看见两个面具,没有任何反抗,便是吸进了烟粉,咳嗽起来。
  眼看得逞,楚锦颀催动魂力,不知嘴里念着什么,那些乐人一个个就矗立原地不动,目光呆滞了。
  “你这粉末当真如此神奇?能让这些人三日内受你操控!”夜雨表示怀疑。
  楚锦颀自信的说道:“那是自然,这可是我从贝尼商人那里高价买来的,用过几次,屡试不爽,你就放心吧,后天只要我一声令下,这些人保证演奏出美妙的哀乐!”
  夜雨这才放心道:“那就好,反正吴家那天要死人,这些人演奏的也没什么不对!”
  “吴家要死人?”
  楚锦颀脸色微变!
  要说惹什么乱子她都不怕,可是要死人,还是死吴家的人,她倒是心里没底了。
  自知说漏嘴了,夜雨马上打着哈哈道:“你放心吧,和这几个人还有你没有关系!”
  楚锦颀这才放心,离开前,她又是念动什么咒语,那几个乐人片刻后恢复正常,又开始演奏起来。
  此后两人倒是玩的不亦乐乎,寻到厨房将那九屎丸给各个食材里都放了放,不仅如此,还给好几个吴家闺房扔下了几只无敌小跳蚤。
  安静的夜晚灯火亮起,数个吴家女性被无敌小跳蚤折腾的大骂不止。
  在外围观看的夜雨可是看了一出美妙的睡衣秀!
  两人又漫无目的的乱闯,无意来到了后花园,那里有一个人工湖,十分宽广。
  “这里没什么玩的,我们走吧!”
  楚锦颀对后花园毫无兴趣,只想着整人。
  夜雨也不觉什么,正要离开,灵骨忽然在他魂海里说道:“等一下,我能感知到,在这座湖底有法纹荡漾!”
  “法纹?那就是说湖下面有法阵了!”
  夜雨停住脚步,四下仔细的观察起来。
  “怎么了?”
  发觉夜雨停下,楚锦颀以为他又发现了什么好玩的,赶忙退了回来。
  四下打探之后,夜雨眼尖,从草丛里提溜起一只熟睡的绿色草蛇。
  “蛇?”
  楚锦颀先是吓了一跳,随即目光一亮,说道:“好办法,将这条蛇扔进那几个女人的床上,必定好玩!”
  他还以为这又是夜雨想出的整人办法!
  夜雨顿时翻个白眼,这个刁蛮的公主只知道玩。
  他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用兽语对草蛇说道:“回答我的问题,这个湖有没有什么人经常下去,或者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草蛇被夜雨制住,只能如实回道:“我在这住了四年了,三年前,这家人压着一个男子从湖中心下去了,从此以后,每隔几日,就有人从湖中央下去!”
  “从湖中央?”
  夜雨一丝不解,湖中央如何下去。
  正当想来,草蛇又道:“坐船到湖中央,然后潜下去,对了,对面的那三棵树上,有六个人,常年监视这个湖!”
  夜雨远远一望,暗自庆幸。
  幸亏他和楚锦颀不知方向七绕八绕反而从后花园的一个侧面进入了,草蛇所说的那三棵树正好在后花园的正门处,也正对人工湖。
  这个巧合倒是让他们避开了监视人工湖的守卫。
  湖面之上有守卫时时刻刻的监视,湖底又有法阵,那这座人工湖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那个三年前被押解的人又是谁呢?
  多想无益,不如亲自打探一番。
  打定主意,夜雨扔掉手中的草蛇,对一脸惊诧的楚锦颀道:“将你的辣椒蛋给我,然后我们今夜做一次大动作,来结束我们面具侠侣的第一次捣蛋之旅!”。
  楚锦颀瞬间忘掉了对夜雨刚才与草蛇说话的惊讶,兴奋的点头道:“好好好,做什么?”
  四下一看,夜雨对楚锦颀道:“那里是柴房,我们将柴房点了,让吴王府红红火火的热闹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