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三章 楚皇的怒火

  有公主在,并且手持金牌,夜雨很轻松的进入皇宫。
  已然是后半夜,谁知楚皇还没有睡,让太监将三人引到麟德殿。
  一见到楚皇,楚锦颀哇的扑进楚皇的怀里,哇哇大哭,止都止不住。
  更是伴随着泪水不清不楚的喊道:“那个吴擎苍居然掐我的脖子,他要杀我,老头子,快下旨杀了他,给我报仇!”
  楚锦颀是楚皇最疼爱的女儿,听闻此言,目光一冷,杀气腾腾的说道:“该死的吴家,我必定将你们挫骨扬灰!”
  夜雨虽然想笑,但还是装作关心的样子,对楚皇道:“还是先让公主休息吧,报仇之事交给我们,必定将那个吴擎苍五马分尸!”
  楚皇盯了一眼脏头垢面的安阳,知道夜雨有话要说,便安抚楚锦颀道:“你先去好好休息,不出三日,必定灭吴家满门!”
  已经后半夜了,折腾一天,楚锦颀确实也累了,便点头离开。
  大殿里只剩下楚皇和夜雨、安阳。
  楚皇却是面色难看,对夜雨道:“你可知道,锦颀长这么大,从未受过什么委屈,要是今日她真的有什么闪失,你可知道你的罪过!”
  夜雨忙是哈哈笑道:“别这么说,我自然会保障公主的安全,这不平安的给你送回来了么,别生气!”
  “不要再有下次了,说吧,这个人是什么人?”
  楚皇面色缓和一分,用下巴点了点安阳。
  安阳倒是没有磨灭皇家风范,自报家门道:“我乃央秦国皇子安阳,三年前,被吴乘风在阻天山脉擒获,绑到吴王府的湖底,关了三年!”
  “你是央秦国失踪的皇子安阳?”
  楚皇大吃一惊,虽然猜到夜雨带来的人绝不一般,但没想到身份如此特殊。
  他看向夜雨,这才勉强一笑,态度翻转。
  夜雨带来的这个人可是个了不得的人,似乎让楚锦颀冒点险,也不算什么大事了。
  看透了楚皇的心思,夜雨调侃道:“楚皇现在还生气吗?”
  楚皇摆了摆手道:“你这个家伙,还是这么聪明,救出安阳皇子,算是你的大功了!”
  也有些乏累了,夜雨便不再玩笑,严肃起来,说道:“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先问你一句,三年前楚流曦公主为何会和吴乘风一起进入阻天山脉?”
  楚皇面色一变,似有悲伤,悔恨的说道:“都怪我,流曦喜欢炼器,需要三阶魔兽奔牛之心,可是,阜南国周边的山上都没有,也难以买到,在流曦的再三请求下,我派出几个高手护卫她进入阻天山脉猎兽,可我还不放心,便传旨正在边关掌兵的吴乘风派人帮衬流曦!”
  “边关之地离阻天山脉倒是不远,吴乘风也很是热心,亲自带人护卫流曦,谁知遇到五阶魔兽的攻击,他们一队人马只有吴乘风实力高强逃了出来,其他人连带流曦全部死于阻天山脉了!”
  听闻此言,安阳一声冷笑,大声呵斥道:“楚流曦公主不是被魔兽所杀,而是被吴乘风所杀,这是我亲眼所见!”
  “什么?”
  楚皇瞪大了眼睛。
  虽然一直怀疑,可也没有证据,安阳似乎能解答他的疑惑!
  安阳说道:“我在山中遇见楚流曦公主一行,与他们结伴,猎杀奔牛时,一只二阶魔兽千足蜈蚣偷袭公主,我开启先天神遗的兽血沸腾状态,杀死了千足蜈蚣!”
  “吴乘风发现了我先天神遗的秘密,起了觊觎之心,而我和公主也因此互生情愫!”
  “此后吴乘风趁机偷袭于我,将我捆住,我开启了兽血沸腾的熊身状态,打开束缚,并惊动了其他人,谁知那个阴险的吴乘风用公主威胁于我,为了公主,我只能束手就擒!”
  “可因为我是央秦国皇子,被吴乘风绑架之事传出,必定会招来央秦国发难,狠辣的吴乘风竟然狠下杀手,将自己队伍的所有人杀死,并且杀死了公主!”
  讲到此处,安阳已经悲伤不已,轻声啜泣。
  楚皇也是踉跄的后退一步,扶住了大殿里的柱子。
  夜雨解释道:“吴乘风之所以大费周章的绑架安阳,就是他发现安阳的先天神遗,可以通过换血换给别人,他自然是换给了他的儿子吴擎苍,在东方家时,吴擎苍就变成了畜生形态!”
  “这个该死的吴擎苍,我定要将他剥皮挫骨!”
  楚皇奋力的呼吸,来平整自己的愤怒。
  夜雨道:“我现在救出了安阳皇子,安阳皇子也答应,不将自己三年受难之事告知他的父皇,以免此事上升到国家仇恨的高度,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吴乘风报仇!”
  楚皇忙是对安阳说道:“安阳皇子,你受苦了,我也替阜南国的百姓谢谢安阳皇子,我保证,明日就将吴家全家灭门!”
  安阳点头道:“好,只要吴乘风死了,我必定不再追究此事,毕竟楚流曦也是阜南国的公主,我也不愿两国交恶,反而回国后可促进两国交好,只是有一件事你们必须答应我!”
  “什么事?请说!”楚皇道。
  安阳咬牙切齿的说道:“吴乘风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你们明日绞杀他,我也希望出战,即便不以央秦国皇子的身份,只希望能亲手宰了他!”
  楚皇面色为难,夜雨却是劝道:“安阳皇子所请,也合乎人情,楚皇不必担忧,明日婚礼之时我已经准备妥当,保证万无一失,至于安阳皇子,我必然保护他的安全!”
  楚皇还有担忧,问道:“你真的有办法对付吴乘风的恶魔之眼和乌金飞刀!”
  夜雨露出自信的笑容,再次肯定道:“楚皇放心,只是要楚皇帮个小忙,要制作一个东西,我一会告诉你!”
  楚皇还有忧虑,却不再多说,又是想起什么,提醒道:“对了,直到现在,雨家的冰女雨凝雪还未在郢都出现,要是她不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枉费了!”
  夜雨却是摇头,很肯定的说道:“我敢打包票,虽然雨凝雪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今日她必定在郢都出现,有些人的性格决定了她必然会做的事情,这一点雨家人可是看透了,所以才敢如此淡定的呆在郢都,因为他们也肯定,雨凝雪一定会来!”
  有了夜雨这句话,楚皇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对两人道:“我这就让太监带你们去休息!”
  这几日的折腾让夜雨早就累了,现在没有什么比睡一觉舒服。
  而且是在皇宫里谁大觉,绝对的安全,不用丝毫的担忧,可以睡一个大觉。
  “对了,你别忘了还有那张纸!”。
  楚皇又想起让夜雨翻译的魔文来。
  “心装在肚子里,快给安排地方睡觉!”夜雨一声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