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九十九章 救出

  “真是畜生啊!”
  夜雨大骂一声,本以为只是儿子禽兽,没想到老子更加的丧心病狂。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狠辣之外,吴乘风简直是胆大妄为。
  杀了本国公主,囚禁他国皇子,一般人没有这般胆量做出这等事来。
  已经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夜雨对安阳道:“安阳皇子,我可以救你出去,也可以帮你报仇,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
  关了三年生不如死,安阳哪还奢望什么,只渴望自由,能给楚流曦公主报仇。
  他道:“请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办!”
  夜雨这才说道:“央秦国强大,皇子被他国封王囚禁虐待,这已经不是个人恩怨,而成了国家的仇恨,此事万一传出,即便阻天山脉阻隔,也可能引发战争,一旦战争起,将会有无数黎明百姓死于非命!”
  说到这里安阳已经明白了夜雨的意思,沉默几分。
  夜雨继续说道:“你说你喜欢楚流曦公主,也不想看到她国家的子民受难吧,所以呢,为了两国百姓,我救你的条件就是不能说出吴乘风迫害你这件事!”
  “好,这件事我答应了,只要我获得自由,只向吴乘风报仇,不将此事上升到国家仇恨!”
  安阳不假思索,直接答应。
  夜雨点头,欣慰的笑道:“不妨告诉你,这几日我就要对付吴乘风和他的儿子,一定帮你报仇雪恨!”
  安阳忽然低声问道:“我被法阵束缚,你可有办法破解法阵?”
  夜雨自信的笑了笑,自己魂海里可是有灵骨,法祖显像,一个小小的二阶法阵不在话下。
  “你就放心吧,我说了救你,自然有办法!”
  夜雨正当向灵骨询问破解金束缚的办法,安阳忽然谨慎起来,又是说道:“稍等一下,这间密室不止这一层,下面还有一层,住着一只魔兽,不仅如此,旁侧有几个暗室,住着几个可怕的妖!”
  夜雨顿时皱起眉头,早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四下一望,果然发现左侧的墙壁有一处有清晰的缝隙感。
  至于地下的密室入口,没能发现。
  “你可知什么魔兽?还有是什么妖?”夜雨问道。
  安阳答道:“底下的魔兽我只见过一次,是一只二阶的喷炎尖甲兽,妖物呢,有三只,皆是蝎妖,修为高深!”
  夜雨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二阶魔兽虽然算不上厉害,衍通以上的修为就能应付,但是击杀起来就太过费劲了。
  一般的魔兽防御能力都是逆天的,而且与这些庞然大物战斗,必然引起巨大的动静,很容易引来吴家之人。
  而至于这三只蝎妖,虽然不知道具体修为,但是妖一般都会将自己兽本发挥到极致,比如蝎妖,它的蝎尾必定有毒!
  对付这些有毒的妖物,一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
  夜雨忽然将音调降到最低,更是不停的瞥向左侧的墙壁,向安阳问道:“妖物在不在里面?”
  安阳点头道:“有一只,其他两只出去了!”
  就在这时,墙壁忽然呲啦一声一个反转,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黑衣的长发男子。
  长发男子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地上刺啦的滑动着,随即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竟然没有发现夜雨。
  夜雨驻足在地,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只见长发男子走到墙角处,解开裤子,哗啦的尿着,嘴里更是嘀咕着:“哥哥姐姐出去吃人肉怎么还不回来?我也有些馋了!”
  夜雨心下一狠,一不做二不休,展开双翼,以最快的速度袭向长发男子。
  “受死吧!”
  一个吃人的妖物,他不必手下留情。
  飞身一半,他开启第四魂,随即周身阴鸷的黑气凝绕,速度更快几分。
  长发男子猛地睁开眼睛,向后一瞥,瞬间清醒过来。
  他来不及提裤子,纵身一跃,更是甩出长尾。
  长尾如同一条铁链子带着细长的尖头,在空中摆动,直袭夜雨的心脏而去。
  夜雨一声冷笑,左手之上用白骨包裹,一把抓住袭来的蝎尾。
  然后使劲一拉,将长发男子拉上天空,右手利爪一挥,大喝道:“乱指碎!”
  一瞬之间,长发男子的身体承受几十次利爪的攻击,浑身残破口吐鲜血,当场毙命。
  妖物身死,一个幻化,化成一只巨大的蝎子,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
  “真是太弱了!”
  将蝎尾一扔,夜雨回到安阳身边。
  吃惊的安阳问道:“你是妖?”
  他刚才看的很清楚,夜雨周身黑气,妖气浓重,决然不是人该有的气质。
  夜雨却是摇头道:“我不是妖,当然也不会与你解释,你只需知道我是救你出去的人就行了!”
  安阳点头,不再纠结于此,向夜雨提醒道:“这一只是最小的蝎妖,修为也最低,另外两只可都比这一只强大多了!”
  “知道了!”
  这只蝎妖只有衍通中期的修为,夜雨知道,后天对付吴家,应该还要与剩下的蝎妖一战,那时必然不会这么简单。
  他在魂海里向灵骨问道:“怎样替安阳解开金束缚法阵?”
  灵骨道:“很简单,这个法阵的法柱是一件二阶宝物,透骨钉,你只要找出法柱损毁,安阳身上的那些楔子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
  “能不能一次说到位,透骨钉在哪?”夜雨埋怨道。
  灵骨说道:“这个法阵不是什么复杂的法阵,法柱的掩藏也是简单的办法,就藏在密室里,找见损毁便可,至于具体在哪,你自己找找,应该不难!”
  夜雨四下观望,却空空如也,哪有藏东西的地方。
  他不放心,又是在法纹荡漾的范围内仔细的找了一圈,可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你是不是耍我?就这么大一点地方,空空荡荡,透骨钉藏在哪?”夜雨再次向灵骨埋怨。
  灵骨大呼冤枉:“我骗你干什么,定然是使了什么障眼法,你不是很聪明吗,一定能找到的!”
  夜雨再次四下查看,可是地面光秃秃的,连张桌子都没有,法柱能藏在哪里呢?
  “安阳,你有没有......”
  他正想向安阳询问一二,忽然脑光一闪,走上前去,径直将安阳给提了起来。
  果然,在安阳身下,一根细长的黑色铁钉发着暗淡的光芒。
  “哈哈,你说你屁股下面有一颗钉子你都不知道!”
  大笑一声,夜雨随即催动魂力,将透骨钉从中间折断。。
  折断的瞬间,安阳身上的楔子也一个个消失不见。
  安阳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骨,整个人激动的喝道:“我终于再次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