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四章 绝望的雨凝雪

  英雄楼的三楼,乙字房里。
  一个长相极其英利的中年男子,身穿黄绿色的袍子,盘坐在地。
  他动作清雅,右手捏着一个紫砂壶,将热水均匀的倒在滤碗的茶叶之上。
  一股清香之气顿时升腾。
  他眼神深邃,微笑道:“凝雪,你的选择是对的,因为你是雨家之人,一切的一切,都应该站在雨家的角度之上,此次联姻,也不委屈于你,吴家的实力在阜南国首屈一指,我们两家结合,彼此都有益处,这对于我们雨家在东南三国开辟势力,很有帮助!”
  将小巧精致的茶杯递给雨凝雪,他又说道:“雨家晋升一流家族,你功不可没,可算第一功臣!”
  雨凝雪接过茶杯,茶水清香,她却双目深沉,不见喜色。
  更有一种彻底的绝绝,像是死心一般的将茶水一饮而尽。
  温暖的茶水,却不能温暖一丝冰凉透底的心。
  “父亲,这场婚礼我会参加,可我也告诉你,雨凝雪的心也会在那一刻死掉,永远的死掉!”
  她心痛无比,生来只是被家族当成一个有价值的物件,只为换取更加贵重的利益。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她曾经最为敬重的男人,也是她的父亲雨梳玄!
  雨梳玄面色一沉,自己也喝了一杯茶,放下杯子的那一刻,他下意识的用布将桌子上的水渍擦得干净。
  “最好的茶水,是要用上等的茶叶和最为纯净的井水,才能泡出无与伦比的香气来,这就是对等!”
  “以雨家现在的实力,吴擎苍与你最为对等,所以,雨家和吴家的结合,才能激发出最强大的利益效果来!”
  “再说了,吴擎苍相貌堂堂不输于你,自身修为也不输于你,身份地位也不输于你,你有什么不愿意呢?”
  雨梳玄很不理解,吴擎苍是女儿的最佳人选,为何女儿一直耿耿于怀。
  雨凝雪却是摇头道:“父亲,你从最根本的一面就错了,婚姻是感情,感情不在于身份,况且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为了让东方家解除与我的婚约,那吴世子竟然派兵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东方家灭族,这等狠心很毒辣之人,我看不上!”
  “你给我闭嘴!”
  雨梳玄一拍桌子,更是大喝一声。
  他无比气恼的说道:“你简直是肤浅至极,竟幼稚的谈什么感情,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就是感情,只有握在手里的权利,才是最可靠的!”
  雨凝雪心头一疼,父亲已经完全的误入歧途了。
  雨梳玄又道:“东方家虽然和我们雨家都是上古三大世家之一,可是,看看这些年的东方家,早已经不配与我们雨家齐名,你看看他们,被吴家轻而易举的灭门,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这也说明我当日的决定是对的!”
  雨凝雪不住的摇头道:“父亲,你当真是快被野心噬心了!你可忘了爷爷对你的嘱咐吗?”
  雨梳玄右手撩起落在肩头的长发,冷哼道:“你爷爷才是老糊涂了,他唯一做的一件对的事,就是早早的将雨家交给了我,要不然雨家这些年能如此蒸蒸日上?”
  雨凝雪彻底的失去了耐心,站起身子,转身而去。
  “记住了,你是雨家人,为了雨家,明天给我好好表现!”雨梳玄最后一语提醒。
  雨凝雪稍有驻足,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
  心里没有压力,又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夜雨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舒服,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他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简直爽爆了。
  可是刚一睁开眼,却是脸色一沉。
  “你怎么在我这里?”
  因为楚锦颀正坐在床边,大眼睛盯着他。
  回到皇宫后,楚锦颀似有依仗,恢复任性的样子,笑道:“这里可是皇宫,在皇宫里,老头子第一,我可是第二,在我的地盘上,我想出现在哪里就出现在哪里!”
  夜雨穿鞋下床,没好气的说道:“原来是地头蛇啊,可是别忘了,今日还是某人当我丫鬟的日子!”
  楚锦颀一撅嘴吧,扑过来一脚踢在夜雨的小腿上,怒道:“你还好意思说,昨天要不是你害我,我能差点让吴擎苍那个王八蛋抓住,他可是差点杀了我!”
  “差一点不也是没死么,别生气哈!”
  夜雨说的随意,又是伸了个懒腰。
  “没良心......没良心!”
  楚锦颀万分委屈,又是对夜雨一顿拳打脚踢。
  “好了,去告诉楚皇,一个时辰后,在麟德殿,我有重要的东西给他!”
  一把拉住楚锦颀的手,夜雨将脸很近的贴在楚锦颀的脸上。
  楚锦颀顿时脸上一红,张嘴狠狠的在夜雨右手手腕上咬了一口,然后扯着步子跑开了。
  跑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做了个鬼脸。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灵骨,出来干活了!”
  夜雨不住的摇了摇头,然后从灵戒里化出楚皇给他的那页魔文。
  灵骨对夜雨调侃道:“这个公主好像被你俘获了,可是这个干瘦的样子,似乎不是你喜欢的样子啊!”
  夜雨翻个白眼问道:“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子?”
  灵骨笑道:“就像是杜久娘那样子的!”
  “额......”
  夜雨顿时语塞,杜久娘那样成熟有魅力的女人,说不喜欢才是假!
  灵骨继续调侃道:“你这家伙到底要祸害多少女人才算完!”
  “没办法,魅力太大!”
  夜雨可没打算做什么负心人,一旦真的和哪个女子有了扯不清的关系,他必定负责到底。
  比如说林仙儿,就是他这一辈子不可舍弃的存在。
  至于其他女人,他当真没有什么太过猥琐的心思,只不过大多时候是遇见了可怜人,同情的帮了一把罢了。
  “好了,一个时辰,将楚皇的魔文翻译过来吧!”
  夜雨将魔文放在桌子上,又从灵戒里化出纸笔,然后对灵骨道:“你先帮我逐字翻译成汉字,后面如何让这些错乱的文字恢复,就看我自己了!”
  “好,我来翻译,你来记!”
  直译起来对灵骨来说太简单了,就是将一页错乱的字念完而已。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夜雨就将译文全部写在了纸上,开始尝试恢复原来的句子。
  这一下可真不是简单的工作,实际操作起来,工作量太大。
  首先,将相互能组词的字全部找出来分类,然后写出助词虚词的个数,再开始组合句子。
  “这个楚皇,竟如此提防于我!”
  整理出来后,夜雨破口大骂,因为他发现楚皇竟然给里面加了很多不需要的字。。
  也就是说,原本的魔文就没有这些字,而楚皇故意把这些字也错乱的加进去,达到混淆视听的效果。
  这样一来,夜雨的工作量再次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