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九十八章 落难皇子

  柴房堆满了柴火,面具侠侣二人一把火下去,瞬间烈火升腾,将整个吴王府的一角照的通亮。
  楚锦颀鼓掌叫好,开心不已。
  而整个吴王府却是乱套了,灯火四起脚步杂乱,所有人纷纷向柴房赶去救火。
  夜雨却是仔细的盯着远处的那三棵大树,他不相信,如此大火,这六人还能纹丝不动的守在那里。
  果然,火势太大,这六人也是藏不住了,划成几道影子,快速的朝柴房去了。
  夜雨嘴角拐起一丝,忙对楚锦颀道:“好了,今夜到此为止,你赶紧回你的房间去,不然发生了这么多事,那个吴擎苍必定怀疑到你的身上!”
  将楚锦颀利用完了,夜雨无耻的准备抛弃队友。
  “好,那我们一起回......”
  楚锦颀一个回头,只见夜雨竟然背长双翅,往湖中央飞了过去。
  她急的跳脚,却不敢大声呼喊,只能小声的骂了句“王八蛋”,也不敢多停留,离开了后花园。
  已经飞到湖中央处,夜雨盘旋其上,嘟囔道:“水里到底有什么玄机?”
  他水性极好,时间紧迫不敢耽搁,径直飞入湖里。
  湖水冰凉,让夜雨打了个哆嗦。
  他越潜越深,忽地看见湖底有几块怪石堆砌在一起。
  暗自猜测,此处必定有机关。
  水下不能多呆,他也懒得寻找机关所在,索性一个乱指碎,径直将几块乱石打成了碎末。
  果然,没了石头,湖底显出一层薄薄的水膜来,在湖底影曳。
  从水膜可以看见下面是一个密室,密室里法纹荡漾,一个男子脏头垢面乱发长胡,盘坐在法阵的最中央处,身上插满了铁楔子。
  夜雨用手摸了摸水膜,可以穿透无碍,便径直从水膜游了进去。
  他刚一落地,就向灵骨问道:“这是什么法阵?”
  灵骨解释道:“这个法阵是二阶法阵金束缚,中阵者会被无数根金属楔子插入身体穴位,动弹不得,当然,二阶的金束缚只能困住自幽以下修为者!”
  夜雨点头明了,此阵只对目标之人有效,他倒是无异。
  他来到那个被困的神秘男子面前,正准备细细打量一番,那人猛地睁开双眼。
  双眼如牛玲,恶狠狠的盯着夜雨。
  夜雨忙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吴家之人,我是他们的仇人,你可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为何被吴家关在此处?”
  神秘男子的双眼顿时柔和起来,忙是说道:“你可救我出去?”
  夜雨道:“你先要告诉我你是谁,还有为什么被关在这里,这样我才可以判断要不要救你!”
  神秘男子这才说道:“我叫安阳,是央秦国的三皇子,三年前于阻天山脉中被吴乘风那个老贼擒住,在此关了三年!”
  “央秦国三皇子?”
  这个身份让夜雨大为吃惊。
  他再次打量这个满脸胡子的落魄之人,心中还是止不住惊讶。
  吴乘风自然是吴王了,没想到这个老东西居然如此丧心病狂,将中洲四大国央秦的皇子给抓了,简直胆大包天。
  “你如此身份,背景强大,吴王为何要抓你?”夜雨疑惑的问道。
  安阳双目一瞪,骂道:“那个道貌岸然的王八蛋!”
  夜雨能听的出来,其中当真是让人咬牙切齿的恨!
  “我和我们国家的猎兽者一起进入山脉,遭受魔兽侵袭,走散了,遇见了吴乘风一行,也怪我自己太过招摇了,当着吴乘风的面徒手打死了一只魔兽,他知道了我的一个身份,那就是先天神遗万兽之血,起了觊觎之心,偷袭于我,将我绑回阜南国,用法阵关在这湖底密室里!”安阳又是说道。
  夜雨不解的问道:“你是说他觊觎你的先天神遗?可是先天神遗又不能从别人身上夺取,他把你绑来何用?”
  此前始元大陆还从未出现过夺取他人先天神遗之事,先天神遗可是天生于灵魂里,无法抢夺的。
  安阳说道:“本是如此,可是我万兽之血的先天神遗却是个特例,因为我的先天神遗是让我的鲜血沸腾,有了野兽的速度、力量和破坏力,那个吴乘风让手下的法师布下换血法阵,将我的沸腾兽血,换到他儿子的身上,这样一来,他的儿子就得到了我兽血沸腾的力量!”
  夜雨顿时恍然,这才明白当日吴擎苍变化野兽的秘密。
  原来是吴擎苍换取了安阳的沸腾兽血,才能使用野兽之力。
  这个吴乘风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居然想到利用换血之法,让自己的儿子得到先天神遗。
  安阳又是补充道:“不过,他换取的只是我利用先天神遗开发出来的两种兽血,一个是狼、一个是熊,他将我囚禁于此,也是想让我继续突破,能使用其他更厉害的野兽之血,到时候再给他的儿子换!”
  夜雨点头,吴乘风绝对是这样想的,要不然也不会将安阳关押而不杀。
  要知道,安阳的身份可是央秦皇子,以央秦强大的实力,要是知道阜南国有人如此对待他们的皇子,即便阻天山脉艰险难走,也必定派出高手报仇。
  到那时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吴乘风自然也知道其中道理,如此冒险,必然是想要更强大的力量。
  “对了,阜南国三年前死了一个公主,据说和吴乘风有关,你可知道此事?”
  夜雨忽然一问,因为他曾经听楚皇说过,三年前他的女儿死了,和吴乘风有莫大的关系,因为战事吃紧,没有深追。
  他总觉得时间有些巧合,说不定安阳知道一二。
  果然,他一问出,安阳的双眼顿时柔和无比,颤声问道:“你说的是楚流曦公主吗?”
  “楚流曦?”
  夜雨脑光一转,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知道楚皇说的公主叫什么,但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个叫楚流曦的公主。
  安阳眼中尽是悲伤之色,这才说道:“当年在阻天山脉,我就是遇见了吴乘风和楚流曦公主一行,当我见到楚流曦公主时,被她那清纯可爱的模样所吸引,便深深的爱上了她,而我也是为了从一只魔兽手中救出楚流曦公主,才暴露了我先天神遗的身份!”
  “此后我们同行,我发现楚流曦公主也喜欢我,我以为这是上天恩赐的一段良缘,谁知心很毒辣的吴乘风毁了一切!”
  “吴乘风设计抓我,他只知道我的先天神遗开发了狼血,却不知道我藏了熊血之能,挣脱了他的束缚,而他忌惮我离开后央秦国的报复,竟然抓住楚流曦威胁于我!”。
  “为了救楚流曦公主,我只能束手就擒,可是这个冷血的畜生,竟然为了隐瞒此事,暗下杀手,将阜南国一行人全部杀光,竟连楚流曦公主也杀害了!”
  “而最后竟编织出谎言,说在阻天山脉被高阶魔兽袭击,将所有人的死推卸在魔兽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