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二章 吴家会议

  吴家的内堂里,吴乘风端坐其上,一脸威严,看似极其不悦。
  蝎妖兄妹坐在堂下左侧,吴巨、元错还有花如姬坐在另一侧。
  可怜吴擎苍颤颤巍巍的站在大堂中央,等候训斥。
  “今天夜晚这件事,你们怎么看?”吴乘风开口问道。
  吴巨道:“应该是那只畜生发疯了,才吞了蝎妖和安阳,冲出湖底,在吴王府大闹一通,只不过此时马上联姻,出了这件事,可就闹出笑话了!”
  花如姬却是反驳道:“我看不是,那只畜生养了这么些年,一直乖得很,怎么就忽然发疯!”
  吴巨道:“那只畜生肚子里有两具骸骨,一具经过辨认正是蝎妖的,如此还能有错?”
  两人争论激烈,吴乘风却是抬手打断,向蝎妖兄妹问道:“良暗、良娜,你们的弟弟良雄死了,可有什么看法?”
  这两兄妹看不出喜悲,很是镇定,良暗道:“我们不知道,只听吴王吩咐!”
  吴乘风点头,看向站立的吴擎苍,说道:“儿啊,说说你的看法!”
  吴擎苍回道:“父王,此事十分蹊跷,几乎可以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首先,有多个奇怪之事先前发生,第一,半夜楚锦颀公主莫名来访,更是不愿离开!”
  “其二,我让留下来监视公主的下人都被人击晕藏在草堆里!”
  “其三,半夜有几个女眷莫名其妙的身体发痒!”
  “其四,后院柴房莫名其妙的起火,要知道,我们吴王府向来管束严谨,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
  “其五,火刚扑灭,公主就来到现场,要知道即便是吴王府之人,也不敢保证这么快的时间来回于客房和柴房!”
  “其六,我刚擒住公主,喷炎尖甲兽就冲出了湖底!”
  “以我推断,是公主有意前来,在吴王府捣乱一通,更给人做了内应,将柴房点燃,就是为了调虎离山,引开六甲守卫!”
  “喷炎尖甲兽也是受人蛊惑,发狂之事一是迷惑我们,二是救走公主,所以,此事必定是有人精心计划的,就是为了救走湖底的安阳!”
  听了吴擎苍的分析,吴乘风站起身来,鼓掌点头,微笑道:“很好,分析的很不错,八九不离十,你也为自己免去了一次惩罚!”
  吴擎苍长出一口气,身子都站直了。
  元错忙是拍马屁道:“世子殿下当真是思维惊人啊,将所有事情完美的联系在了一起!”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连忙称是。
  吴乘风却是面色一沉,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安阳之事,除了在座之人,无人知道,公主身后之人怎么得知这件事的?”
  众人脸色皆变,只害怕吴王怀疑到自己身上。
  吴乘风又道:“既然是为了救安阳,那如此费尽心机,为何安阳还被喷炎尖甲兽给吞了?还有,不管公主背后之人是谁,是楚皇也好,央秦国之人也罢,怎么会派出公主亲自出面?”
  众人沉默良久,确实不符合常理!
  吴巨开口道:“大哥,你的意思是此事还有蹊跷?那我们怎么办?世子可是对公主动手了,万一楚皇追究起来......”
  吴乘风冷笑道:“我们吴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在阜南国,我吴乘风最不怕的就是楚皇,那个窝囊的皇帝能奈我何?不过你们行事也要小心,不可再有纰漏,所有的事情,等到和雨家联姻结束后再说!”
  吴巨又是想起一事,说道:“大哥,这几日你没在,有一件事很奇怪,有个戴面具叫叶雨的小子,手持楚皇金牌,让我在法宫门口丢了大人,还有,此人年纪轻轻,居然是一位四级法师,本来元错会长带领法师协会之人已经要斗阵斗败法宫了,此人却是替法宫出头,硬生生的帮法宫战胜了法师协会,不但击垮法宫的计划失败,连法师协会的宝物都丢了!”
  说到此事,元错脸肉横动,愤怒无比。
  吴擎苍也是插言道:“对了父王,就是这个叶雨,在赌场将朝夏国那位七绝女幸女之称的慕容秋灵公主给赌败了!”
  “不仅如此,当夜此人和一个戴面具的小姑娘一起到英雄楼会见了朝夏国的皇子慕容落染和公主慕容秋灵,还有那位你说的千万不能招惹之人辛龙!”
  “据我们英雄楼的伙计描述,和叶雨一起的那个小姑娘,从外形上看,很像楚锦颀公主!”
  吴乘风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忽地一声冷笑,道:“有意思,叶雨?这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花如姬小声说道:“姐夫,你说这个叶雨会不会是世子猜测,和公主合谋在吴王府捣乱之人?”
  吴乘风点头道:“很有可能就是此人!”
  想起当日被迫下跪,吴巨恶狠狠的说道:“大哥,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找出此人,杀了!”
  身为吴王的弟弟,从未受此大辱,让他一直怀恨在心。
  吴乘风却是摇头道:“这个人不简单啊,手持楚皇金牌,又和楚锦颀公主走的很近,最主要的是他和朝夏国的皇子和公主也似乎有关系,这样一个有背景之人,我们千万不可轻举妄动,万一是个背景强大之人,我们就被动了!”
  吴巨虽然不满这个回复,但是他可不敢顶撞吴乘风,只能将对夜雨的怒火压制下来。
  吴擎苍一时好奇,壮着胆子问道:“父王,此次朝夏国的皇子和公主来我们阜南国何事?还有,那个叫辛龙的少年到底是谁?您为什么这么忌惮他!”
  吴乘风面色一沉,对吴擎苍道:“儿子,我再给你确定一件事,我让你不要打听的事,多好奇都给我烂在肚子里!”
  吴擎苍吓的一个哆嗦,不敢说话了。
  吴乘风又道:“这一次就算了,我只告诉你,辛龙这个人,就是你要死了,也不能给我得罪,因为得罪了他,我们吴家必定灭族,毫无疑问!”
  吴擎苍甚是吃惊,他的父王可是连楚皇都不放在眼里,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忌惮一个人。
  这让他对这个辛龙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吴乘风又是补充道:“至于朝夏国的皇子和公主,此次来到我们阜南国,只为替朝夏国的皇帝传达一件事,那就是天地宝鉴,这事我已知之,不必怀疑其他!”
  “天地宝鉴?”吴擎苍显然不知此事。
  吴乘风道:“天地宝鉴之事后面再说,你现在唯一要准备的,就是给我将联姻之事办好,不可再有差池!”
  吴擎苍忙是点头。
  吴巨问道:“那楚皇那里怎么办?现在公主逃回去了,必然会给楚皇说自己的遭遇,还有那个叶雨,难道真的不管他吗?”。
  吴乘风冷笑道:“那个懦弱的皇帝能把我怎么样?即便我的儿子对公主动手了,他又敢怎样?联姻之后,就是我推翻楚家之时!”
  “至于那个叶雨,给我动用所有的探子和关系,务必搞清楚此人的身份,知道他的身份后,我再定夺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