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章 喷炎尖甲兽

  “不要喊这么大声!”
  夜雨忙对安阳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安阳也是反应过来,下面还有一只魔兽,可不能引上来,不然会很麻烦。
  “我们走!”
  夜雨一挥手,两人正准备离开,忽然脚下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声。
  “糟了,似乎惊动魔兽了!”
  夜雨面色一惊,拉着安阳飞高而去。
  刚飞出一丈高,一只庞然大物径直毁坏地面,窜了出来。
  此物正是喷炎尖甲兽,背着厚厚圆形的壳,壳上全是尖尖的鳞甲,凹槽处皆是红色的岩浆纹路。
  它四足短小,匍匐在地,尾巴却是很长,被鳞甲包裹。
  而它的脑袋是一个圆形的红色泡泡,小小的眼睛给人一种可怜兮兮的错觉。
  夜雨低头一看,对安阳说道:“这个家伙估计攻击力不强!”
  似乎听见了夜雨的声音,喷炎尖甲兽愤怒一吼,想要展示一下实力。
  浑身岩浆纹路一闪一闪,从它的嘴巴里喷出一股炙热的岩浆,直袭夜雨而去。
  “我那个去!”
  暗骂自己多嘴,夜雨忙是带着安阳闪到一边。
  那股炙热的岩浆径直从水膜打了出去,然后打穿了湖底,在空中炸裂开来。
  “呵呵!”
  夜雨尴尬的笑了笑,又是说道:“说错了,这个家伙估计防御力不强!”
  满脸胡子的安阳嫌弃的看着夜雨,指了指喷炎尖甲兽的壳道:“喷炎尖甲兽的壳无比的坚硬,可是有名的防御力高手,你还是别说了,快想办法逃吧!”
  “逃?这玩意不可能放过我们,只能试一试这一招了!”夜雨整个人忽然严肃起来。
  喷炎尖甲兽正要再次攻击,却见夜雨落下身子,站在它眼前。
  它张开嘴巴,奋力的咆哮,以示威吓。
  “别喊了,在我眼里,你就是只虫子!”
  夜雨忽然双眼死死的盯着喷炎尖甲兽,嘴巴里发出滋滋啦啦奇怪的声音。
  原本暴戾的魔兽双眼闪烁,整个身体竟然瑟瑟发抖,似若惊惧无比,完全没有了魔兽该有的霸气,当真是一只可怜的虫子。
  安阳看的吃惊,说道:“你是帝兽之音者!”
  没想到安阳见识不低,夜雨点头,笑道:“还不能完全的掌握,很多时候都不顶用,不过这一次运气不错,这只喷炎尖甲兽倒是听话!”
  他从小就发现自己能与动物说话,更是发现了帝兽之音的潜质。
  为此,神帝特地命人抓捕了许多只魔兽,以供夜雨唤醒帝兽之音。
  这些被抓捕的魔兽中就有须蛇,所以夜雨在战痕遇见须蛇后,可以轻易的喝退它。
  可是那些被抓捕的魔兽中没有喷炎尖甲兽,却有一只身形相似能力相反的玄冰尖甲兽,这让他想要尝试一下。
  果然,喷炎尖甲兽也能感受到他的帝兽之音,彻底臣服。
  安阳一喜,这下总算是逃出有望了。
  “现在还不是安心的时候,刚才喷炎尖甲兽的攻击贯穿湖底,想必已经惊动了吴家之人,一旦被吴家之人围困在湖中,别说你获得自由,说不定我也得遭殃!”
  夜雨走到一边,将蝎妖的尸体提溜在手中,然后又捡起了断裂的透骨钉。
  “不用害怕,大不了鱼死网破,你我合力,我不相信冲不出去!”
  安阳倒是战役凛然,多年囚禁,让他浑身肌肉发痒,正想拿吴家之人出出气。
  “皇子殿下还是稍安勿躁吧!”
  夜雨将蝎妖的尸体和透骨钉扔向喷炎尖甲兽,随即一手按在地上,召唤出一只骷髅阴兵,口中又是滋滋啦啦的说着。
  只见喷炎尖甲兽张开嘴巴接住蝎妖的尸体,随即嘎嘣的咀嚼着,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不仅如此,它匍匐到夜雨跟前,将那只阴兵也吞了下去。
  震惊夜雨能力之余,安阳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何夜雨要让喷炎尖甲兽吃掉蝎妖的尸体和一个骷髅。
  “跟我来!”
  夜雨带着安阳来到喷炎尖甲兽的脚下,喷炎尖甲兽做出了一个让安阳瞪大眼睛的动作。
  只见喷炎尖甲兽竟然掀开自己的背壳,露出里面黑乎乎的柔软身体。
  “上来!”
  夜雨率先一跃,跳上喷炎尖甲兽的身子。
  在犹豫中,安阳也跳了上去。
  随即,喷炎尖甲兽又将背壳盖上,然后纵身一跃,从水膜里窜了出去。
  ......
  ......
  柴房的大火让吴家人手忙脚乱,可是,堂堂吴王府高手云集,不一会,就在几位修炼者的助力下,将大火扑灭。
  站在损毁的柴房前,吴擎苍面色不悦,心中暗忖,怎么无缘无故大半夜的会发生火灾?
  他正当纳闷,楚锦颀晃悠悠的走了过来,装作无辜的向吴擎苍询问道:“怎么着火了啊?”
  楚锦颀将夜雨骂了不止一万遍,将她一个人丢下,吴王府这么大,她哪能找到回去的路。
  走了四五次,差点被守卫当成贼给抓了。
  想来想去,索性装作被大火惊醒来看热闹的人,这样说不定能隐瞒过去。
  “公主殿下还没睡啊?”
  吴擎苍心中起疑,公主住的地方离柴房可是有点远,这来的又快又蹊跷。
  楚锦颀装模作样的说道:“我这不是被救火声给惊醒了么,所以过来看看热闹,额......不对,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公主费心了,大火已经扑灭了!”
  楚锦颀的演技太假了,这下吴擎苍不仅是起疑,已经开始怀疑这场大火和楚锦颀的关系。
  “世子......”
  老管家吴穷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正准备说些什么,见到楚锦颀却是止了话语。
  “公主不是外人,但说无妨!”吴擎苍厉声道。
  吴穷这才说道:“经过简单的勘验,这场火应该是人为的,但是没有抓到可疑之人!”
  听闻此言,楚锦颀心头一虚,此地无银的吹起了口哨。
  就在此时,湖里有巨大的响动传来,一股岩浆从湖面喷发而出,随即爆裂开来,火岩浆撒满了整个湖面。
  “这是喷炎尖甲兽......”
  吴擎苍面色大变,脑袋一转,随即冷冷的看着楚锦颀。
  楚锦颀不自主的后退一步,质问道:“你干什么?”
  “六甲臣!”
  吴擎苍大喝一声。
  六道身影落在吴擎苍身前,其中一人回道:“少主人,有何吩咐?”
  “为何擅离职守?”
  吴擎苍再次质问,这六人是他父亲选出来的死士,专门负责暗中监视人工湖。
  那人犹豫的回道:“刚才看见大火滔天,于是......于是我们六个短暂离开,帮助救火!”
  “公主殿下,好一个声东击西,可是,你的同伴似乎有点不够义气啊,留你一人在此,岂不是自投罗网了?”
  吴擎苍一步步逼近楚锦颀,忽地一个跃身,速度极快,抓住了楚锦颀的脖子。
  “你的父皇难道没给你说过,吴家的人不能惹吗?”。
  楚锦颀艰难的呼吸着,竟被吴擎苍给提了起来,双脚离地。
  就在这关键时刻,湖面翻涌,一个庞然大物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