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六章 大婚之日

  十月初十,郢都!
  天微微亮,一阵鞭炮之声响彻天地。
  鞭炮之声足足响了多半个时辰,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本还洁净的街道顿时被红色的炮仗碎末铺满,变了样子。
  “看新娘子了!”
  孩子们追着炮仗走,有几个胆大的男孩将燃了一半的炮仗捡起来,丢给别的孩子。
  “这可是吴王世子娶亲,娶的可是七绝女的冰女!”
  “这样才般配啊!”
  “听说今天去吴王府门口,道一声喜,就能领十个铜币呢!”
  “.......”
  街道上看热闹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无不吝啬羡慕之词。
  而为了讨到喜钱的人们,早已经将整个吴王府围的水泄不通。
  除了这些讨喜的老百姓,郢都那些权贵一大早全部驱着马车,前去参加吴王世子的大婚。
  车辙交错,马声啼鸣,吴王府的围墙外,满满的停当了各式各样的马车。
  老管家吴穷更是忙得不亦乐乎,笑呵呵的引客人入内。
  而宾客送的各式各样的贺礼足足塞满了一座楼,记账的奴才搭着梯子,清点计数,手腕都写的有些酸疼。
  吴王府有处演武场,今日世子大婚,普通的大殿根本无法容纳所有的客人,财大气粗的吴王府,索性直接在演武场之上,搭了一层喜庆红色的顶。
  不仅是红色的顶,外围更是用鎏金的垂帘遮挡,步步红毯,处处香木。
  而在每一张垂帘之下,都有一个女仆守着一尊香炉,让偌大的场地香气四溢。
  此外,在演武场的正北方向,搭建了一个高台。
  兽毯铺满,踩在柔软之上,楠木的座椅,求铜的桌案,一个大大的喜字用金红两种颜色交错,大气喜庆。
  演武场的中央处,便是宾客的坐席,足足有吉利的八十八桌。
  老管家吴穷将客人一一引入演武场,不到中午,整个演武场密密麻麻已然都是客人。
  众人各自寒暄,将此次吴王的婚礼现场当成了一处世故交往的好地方。
  音乐启奏,炮声连绵,客人越坐越满,都在等正午时分,也正是大婚之时。
  此刻,在吴王府的大门口,两座金色的轿撵被禁军护卫护送,走下来两个人,正是楚言和楚锦颀。
  今日的楚言和楚锦颀都打扮的有皇家之气,一个粉色刺绣凤连裙,一个金色的龙服,十分惹眼。
  “恭迎皇子和公主殿下!”
  吴乘风的衣着倒是简单,就是一件锦绣的黑色长袍。
  吴擎苍自然不一般,身穿红色的公服,笑脸盈盈,满面春风。
  看见吴擎苍,想起昨日的欺辱,楚锦颀翻个白眼,哼了一声。
  楚言表现得十分得体,拱手道:“父皇今日身体抱恙,由我代替父皇恭贺世子大婚!”
  “快快里面请!”
  吴乘风顺手邀请,楚言和楚锦颀在四个护卫的簇拥下,进入吴王府。
  其中两人,脸上带着人皮面具,改了容颜,也是混了进去,正是夜雨和安阳。
  “前夜天黑,都没好好看看,吴王府果然是漂亮啊,也是厉害,短短一日,压根看不出来被喷炎尖甲兽毁坏的迹象!”
  夜雨四处打量,啧啧称奇。
  灵骨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有心情参观吴王府,心态很好啊,看来今天有十足的把握了!”
  夜雨道:“我想了又想,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都预想到了,今日要是不能杀得吴家鸡犬不宁,那我只能说是我无能且老天无眼!”
  灵骨顿时被逗笑了,说道:“我相信你,况且此次有法宫助你,昨夜我也已经帮你布置好了四阶法阵雪龙死域,而且是移动法阵!”
  移动法阵是法师的一个高级技能,将法阵布好,可以随时移动,更有甚者能将法阵装在灵戒里,用时取出,避免了临时布阵的麻烦。
  到时夜雨自不必临时布阵,只需催动灵戒!
  而法宫之人届时会在吴王府外围助力四阶法阵的生阶,一旦生阶,威力无穷。
  这就是夜雨的仰仗之一。
  “此事还得多谢你了!”夜雨嘿嘿一笑。
  灵骨却有一丝担心,说道:“昨夜随然对你所说之事......”
  “你是说楚皇暗中联系圣使之事?”夜雨问道。
  灵骨道:“是啊,这件事是个隐患啊!”
  夜雨却是一生冷哼道:“将心装进肚子里,今日,就是神仙来了,我也要将吴家彻底咬碎!”
  两人不再交谈,被吴乘风带到了演武场,楚锦颀和楚言坐在高坐的贵宾席上!
  夜雨和安阳护卫在楚言和楚锦颀身后,没有人怀疑他们的身份。
  夜雨四下查看,心中暗忖,打扮的倒是喜庆。
  在贵宾席之上,他发现了慕容秋灵、慕容落染,还有辛龙,让他惊奇的是辛龙所坐的位置比慕容落染还要尊贵一些。
  他不禁暗暗称奇,这个辛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比一国皇子的身份还贵重?
  除了这几人,贵宾席还有几个熟人,正是法师协会的会长元错和花如姬。
  这两人和吴巨一个桌子,相互说笑着。
  再看嘉宾席,八十八桌,座无虚席,而且所坐之人皆是身份高贵之人。
  特别是前几桌,全部坐的是各城城主,就有二十多个。
  足见吴王的影响力之大。
  就在这时,有四个白衣之人,带着二十多个头戴抹额的少年,在吴擎苍的引领下,来到演武场。
  领头的四人正是雨家的四兄弟,雨梳玄、雨梦阳、雨桦集和雨封灵!
  身后的二十多人,在大师兄雨不寐的带领下,迈着整齐的步伐,跟随其后。
  宾客们纷纷称赞,雨家不愧是大世家,家风森严,门人更是气度不凡。
  吴乘风忙是迎上前去,寒暄道:“快快上座,雨化亭老前辈怎么没有一起来?”
  雨梳玄不失礼仪的笑道:“家里有事,父亲先行回去了,将小女婚礼之事托付于我,还望吴王见谅!”
  “哪里话,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自不必客气,请坐!”
  雨家之人纷纷落座,音乐交响,鞭炮轰隆,一派喜庆之色。
  现在只等良辰吉时,红轿将雨凝雪从英雄楼抬来,和吴擎苍拉着红绸步入婚礼殿堂,三拜九叩之后,雨家和吴家就联姻成功了。
  处处交谈甚欢,时间飞快,大门外忽地想起一阵喜庆的音乐声,一个老婆子奋力喊道:“新娘子来了!”
  不过一会,果见满脸喜气的吴擎苍,拉着红绸一头。
  另一头,有一身姿盈盈的红衣女子,头顶盖头,亦步亦趋的随着吴擎苍的脚步走着。。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夜雨百般不是滋味。
  他心中怒火中烧,冷冷的说道:“好啊好,好戏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