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九十六章 整人高手

  只有肤浅之人,才计较眼前还有表面的得失。
  而那些真正的成事者,往往能看清事情的本质,抓住矛盾的要害,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
  夜雨就是赌,赌自己的看人眼力,因为他觉得慕容落染是一位城府深沉的厉害人物。
  当然,此次兵行险着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本身就没打算真的送出五阶布阵令。
  只是以高贵的五阶布阵令为诱饵,想要免费让慕容落染三人两日后给自己帮忙。
  那一日,要是中洲四大国的朝夏国皇子站在自己一边,那绝对十分助力声势。
  让他迫不得已走到这一步的关键,就在于低估了幸女的实力,他早早都想好了利用什么小动物来作弊。
  可是没想到,以为在作弊的情况下稳操胜券,没想到还是抵不过幸女的先天幸运。
  不过仔细一想,自己的脚步迟早踏入中洲,由此事牵线搭桥,也是不错。
  这样一想,失去五阶布阵令的心疼之感就减弱许多。
  经过夜雨的解释,灵骨算是明白了。
  他心中敬佩,夜雨这个人简直将人心摸透了,实在恐怖。
  可怜楚锦颀,即便如此说了,她还是一脑子的雾水,不明所以。
  “行了,你也别想了,想也想不明白,这件事不是你的强项,我们接下来去试试你的强项,你敢不敢?”夜雨笑道。
  意犹未尽的楚锦颀本也没打算夜黑归家,忙是点头问道:“去干什么?是不是修理人?”
  夜雨默默摇头,看来这个刁蛮的公主平日欺负人习惯了。
  他身子一低,笑声说道:“我想和你一起潜入吴王府,在吴王府大闹一通,怎么样?”
  楚锦颀顿时两眼冒光,哈哈大笑道:“太好了,父皇一直告诫我不要去惹吴家人,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今天你带头,我们好好去捣乱!”
  “那好,我们面具二人组,不对,应该起个响亮的名字!”
  夜雨脑光一闪,笑道:“有了,我们就是面具侠侣,怎么样?”
  楚锦颀压根没听出来侠侣是指的定情男女,开心的鼓掌道:“好,面具侠侣行侠仗义!”
  夜雨不禁感叹,要是所有的女人脑子都和楚锦颀一样,那他简直能在女人中纵横驰骋,所向无敌。
  他伸了伸手道:“看你这么爱玩闹,想必灵戒里一定有很多捣蛋的东西吧,拿出来,我们将吴王府搅个七荤八素!”
  楚锦颀简直觉得自己遇见了知己,催动魂力,从灵戒里化出了一堆东西。
  “这个是辣椒蛋,爆炸开来烟气里面满是辣椒,管你什么高手,必定痛哭流涕不能招架!”
  “这个是迷魂粉,一经洒下,三天内,让中粉的人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让他跳河,都不带眨眼的!”
  “还有这个九屎丸,吃起来很香,其实是九种大便而成!”
  “对了,还有这拉稀豆饼、脱发洗发水、无敌小跳蚤......”
  夜雨连忙挥手阻拦道:“行了行了,我的天呐,你简直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啊,还好你还没给我用,想想都可怕!”
  他是真的后怕,这个小公主简直把戏弄他人研究到了极致。
  要真是什么脱发洗发水用在他身上,他这飘逸的秀发不就不完美了么?
  再精致的面容,顶着谢顶的脑袋,终归是气质一泻千里。
  不过反过来说,这些东西要是用在吴家人身上,那简直太美观了......
  在楚锦颀的领路下,两人来到了吴王府的大门口,藏在一棵大树后。
  虽然还有两日大婚,但是吴王府的气派大门处,已经张灯结彩,一片喜庆之色。
  不仅如此,已经夜深,吴王府的大门口还是络绎不绝。
  看着吴王府的高深墙院,还有大门口两排整齐的护卫,楚锦颀不禁皱眉道:“我们怎么混进去?”
  夜雨观察着吴王府的外围环境,随口说道:“你不是公主吗?随便找个借口进去不就行了!”
  夜晚不能完全看清吴王府的面貌,但是从里面暗黑的座座阁楼,还有交织映天的通亮灯光,就不难看出吴王府的奢华。
  “你不是说我们潜入捣乱吗?以公主的身份进去,怎么捣乱?”
  楚锦颀刚才可是把自己所有的整人玩意数了个遍,准备给吴王府来个偷袭,要是以公主的身份,定然不能如此造次,事后说不定会被父皇臭骂。
  “就你这胆量和气魄,真是丢了我们面具侠侣的脸!”夜雨一声斥责,随即小声在楚锦颀耳边说道:“你进去后,就说仰慕新娘子冰女,十分好奇,想见见,那雨凝雪可是不在吴王府,你就假装败兴而归,那吴家人以你公主身份必定挽留你,你届时顺着话留下便是,等到了后半夜,我们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楚锦颀撅着嘴巴,总觉得这样不是个好办法,问道:“即便这样,你如何进去?”
  “你喜欢猫吗?”
  夜雨不答,反而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喜欢啊,我很喜欢小动物!”楚锦颀如实答道。
  夜雨点点头,随即开启第四魂,将阴鸷之气一收,一个变化,径直变成了一只肥硕的黑猫。
  “喵!”
  他一下子跃向楚锦颀的怀里。
  “哎呀!”
  楚锦颀吓了一跳,往后一躲,让夜雨扑了个空。
  猫身发出人语,对楚锦颀斥责道:“你躲什么?你抱着我进去,神不知鬼不觉!”
  一般情况下,除非有修为高于自己的高手刻意以魂识查看,才有可能发现黑猫是猫妖之身。
  这样子的伪装,几乎可以说万无一失。
  错愕的楚锦颀还是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道:“你是妖?”
  “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这只是我的变化之术,快点抱着我,混进吴王府!”
  第四魂逆天启神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诉楚锦颀,只能随便捏造个变化之术搪塞过去。
  楚锦颀是真的傻,也不怀疑,点了点头,这才俯下身子,将夜雨拥入怀中。
  “飞机场啊!”
  夜雨不禁一阵埋怨,这个小妮子也太没料了,没感受到柔软,反而被膈应的难受。
  收了面具,清了清嗓子,楚锦颀抱着夜雨慢步走向吴王府气派的大门口。
  守卫的头领正好认识楚锦颀,忙是上前行礼道:“不知公主深夜驾临,还望公主恕罪!”
  楚锦颀不愧是直脑子,挥手直言道:“给吴王说,我路过这里,想进去见一见新娘子!”。
  首领一阵纳闷,公主既不带护卫独自一人,又是在这夜半三更的时刻,实在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他如实回禀道:“吴王不在,我这就通知世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