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彼岸花飞轻似梦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倾尽所有护她周全

  柳青枫点点头。
  谈墨辰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在谈墨辰决定跟虞洛兮表明心意的时候,他就想过有这么一天会跟顾焕庭这个老狐狸摊牌。
  如此也好,这样自己就不必在装模作样的在他面前演戏了,倒也落了一个轻松自在。
  既然已经摊牌了,那么自己就要更加小心谨慎的派人保护虞洛兮了。
  被顾焕庭查出自己是因为虞洛兮才跟他反目的事情是迟早的,到时候,顾焕庭想要杀的人,恐怕就不仅仅是只有自己一个了。
  谈墨辰从未有过这种竭尽全力要护一个人周全的心情。
  以前他对什么都是很轻淡的样子,包括他对自己的生死都看的很轻淡。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想要虞洛兮好好活着,自己也要努力的一直陪伴她,若是有必要,他觉得自己可以为虞洛兮牺牲掉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城外郊区的那些隐卫,暂时不必调回来了,让他们先在哪里隐匿起来。”谈墨辰神情严肃,一双丹凤眼微微一垂,长长的睫毛便挡住了他眼中的情绪。
  柳青枫站在原地不肯移动半步。
  “去吧,剩下的事,我只有安排!”谈墨辰的声音里,还有一丝疲惫。
  多日以来的操劳,让他有些疲惫,如今事情还没有那么严峻,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下。
  因为一旦忙起来,恐怕咋也不能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了吧。
  “可是主,郊外的那五百隐卫,已经是动用您身边的多数了,若不调遣回来,您的安全......”柳青枫眼里,只有谈墨辰才是最主要的,剩余的任何人都可以为之牺牲,包括他自己。
  谈墨辰又何尝不知这些,在顾焕庭和父皇的双重压力之下,他很难训练自己的隐卫和心腹。
  那一区区的一千隐卫,就已经是耗费了属多年的心血才培养出来的。
  过程的艰辛就不必多说了,现在谈墨辰身边留有三百,剩余的二百,都被掌控在他的父皇手中。
  那是谈墨辰故意泄露给自己父皇的。
  很多东西,总是要暴露一些给别人看,让他们觉得抓住了你的尾巴,这样你才能保证最重要的性命不被人随意拿捏。
  柳青枫本欲再说些什么,但是被谈墨辰的一句“嫁衣送来了”打断了。
  一瞬间,他的眼中便满是难以遮掩的幸福。
  看到那些大红的嫁衣,脑海中便浮现了虞月兮身穿这些冲自己笑的温柔且娇羞的样子。
  若要深究当初为何喜欢上了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子,大约是因为自己救下她时,她眼中的那种感激,和将自己视为英雄一般的神色吧。
  那种敬若神明的眼神,让儿时柳青枫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从小到大,无论自己剑术如何精湛,都不曾得到过一丝一毫的夸赞,仿佛那些都是他应该拥有的,也没有人会在乎自己的勤奋和努力。
  他自己也知道,他生来就肩负着保护太子的使命,所以也没有奢望过别人的表扬。
  所以那个眼神,就好似一把火苗,瞬时的就将他的整个人都点燃了。
  而那个双眼满是崇拜的女孩子,终于也要嫁给自己的英雄了。
  “对了,去告诉畅云,叫他明日到郊外去等我!”谈墨辰停了停走向内寝的脚步,扭头叮嘱满面春风的柳青枫。
  柳青枫有些尴尬的收起思绪,连忙应了一声。
  许是方才自己出神许久,竟然连谈墨辰什么时候起身离开的都没有发现,当真是失职了。
  虞洛兮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的院落里,才觉得脸上滚烫的温度被方才的风吹散了许多。
  远离了那个动不动都要趁其不备讲一些羞煞旁人句子的谈墨辰,虞洛兮才觉得自己能顺畅的呼吸了。
  “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般红,可是着凉染了风寒?”鸢一见虞洛兮双颊泛红的样子,便担忧的询问起来。
  虞洛兮听鸢这样一问,不由自主的就想起来刚才的那个怀抱,那个让人踏实又安心的怀抱,然后就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谈墨辰的那句“我是真的想娶你!”
  这下脸色就更红了。
  “姑娘?姑娘!姑娘你没事吧,若不然我去找大夫来看一看吧,莫要严重了!”鸢很是担心虞洛兮的身体,因为现在那个懂医的虞月兮已经离开了,若是真有个什么伤寒发热什么的,鸢还是有些应付不来的。
  虞洛兮摆摆手,别过头闪开了鸢伸过来的想要试探温度的手,然后连忙告诉她自己无事,许是方才跑的急了,一时有些烦热罢了。
  鸢将信将疑的收回自己的手,还很是担忧的看着虞洛兮。
  虞洛兮见鸢这个样子,便也无奈的拉过她的手重新覆盖在自己的额头上,“真的没事,你摸摸看,是不是温度正常!”
  当鸢温热的手覆盖上虞洛兮的额头,手下亦是一片温热,这才放下心来。
  “你今日见到张良了吗?”虞洛兮望着自己院落里的那面墙,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转头问身边鸢。
  鸢说见着了,方才还见张良在厨房翻腾东西吃呢。
  虞洛兮噗嗤一声轻笑。
  这个张良,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般儿时的模样。
  虽然知道张良胃口大,但也不能总是这般时时都是饥饿的状态吧,好似怎么都吃不饱一般,这才几时啊都已经饿得去厨房翻腾东西吃了。
  虞洛兮一边走一边跟鸢低语,说是以后常备些包子馒头什么的,也好让有些饿老鼠能偷到些东西吃。
  “咳咳咳......”虞洛兮站在厨房的大门外,望着那个偷偷摸摸的背影,轻咳两声。
  张良慌乱的将手中的东西胡乱的塞进嘴里,然后转身尴尬的笑着挥挥手,算是打招呼了。
  虞洛兮一看张良腮帮子鼓鼓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想要逗逗他。
  “原来你在这里啊,方才有个姑娘在大门外寻你,你可是有闯了什么祸事了?”。
  虞洛兮话音刚落,鸢便连忙接话,煞有其事的说:“对,姑娘长得水灵灵的,模样相当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