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侯门有卿卿 > 第二十章 突然的转折

  “祖母,黎儿没事儿。”谢黎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回道,“只不过祖母这大氅,黎儿是再也不敢穿了,还请祖母收回去吧。”
  谢黎的话音刚落,萧玥便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谢黎,你什么意思?”
  本来就不情不愿的萧玥被这一激,眼眶猛地一下便红了,怒气冲冲的看着谢黎。
  “是你打了我两巴掌,凭什么要让我来给你道歉?凭什么……呜呜呜……”萧玥可能是水做了,眼泪说来就来,半点磨蹭都没有。
  而另一边的谢黎,也只是错愕的看着嚎啕大哭的萧玥,迟疑唤道:“安平郡主……”
  “你不要叫我,我不要你叫我!”不知道受了多大委屈的安平郡主,哭起来就没完没了,那温咸的眼泪流到腮边,惹得那红肿的脸更是火辣辣的痛了起来,她便更是不管不顾的哭了起来。
  “我道歉,我道歉还不成吗?”
  “呜呜呜……”
  “对不起,我不该先动手的,我被打是我活该,我还要来给谢黎道歉……”
  “呜呜呜……”
  “凭什么啊……”
  满堂俱静,只有萧玥的痛哭声绵延不断的响起。
  想来,这位尊贵的郡主殿下,从生下来起,便没有受过这样莫名其妙的委屈和屈辱。
  明明前一刻在宸王府中,父王母妃和哥哥还在不遗余力的安慰自己,言说着要替自己报仇;下一刻便在这平南侯府中,活生生的受着谢黎给予的屈辱。
  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望着痛哭不已的萧玥,谢黎大致猜到了。
  对于宸王殿下来说,女儿那小小的自尊算得了什么,平南侯府的助力才是真金白银的东西。
  “郡主,你别哭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谢黎有些心软,还是一个小姑娘呢,也没有经过什么事情,何必把她牵扯进来呢?
  “对不起,今日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打你,对不起。”
  谢黎走上前,一把握住萧玥的手,温和的看着萧玥,一片真诚。
  嚎啕大哭的萧玥猛然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破碎的哭声噎在嗓子眼,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泪眼婆娑地看着满脸温柔的谢黎。
  “你……我……”
  “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不这样了。”谢黎叹了口气,像是安慰小妹妹一样,摸了摸萧玥的头,萧玥更是像见鬼一般,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谢大小姐都不计较了,妹妹,你就别哭了吧。”脸色铁青的萧璟好不容易压下了心头上涌的火气,也上前两步,掰过萧玥的肩膀,直视着萧玥的眼睛,柔声哄道。
  “哥哥!”萧玥猛然扑进萧璟的怀里,使劲儿抽了几下鼻子。
  默了半晌,萧玥瓮声瓮气的声音才闷闷的响起:“对不起。”
  说完,她便扯着萧璟的袖子,躲在了他的后面。
  “让老夫人和侯爷见笑了,舍妹顽劣,给谢大小姐添麻烦了。”
  谢黎冷淡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世子明明自己也有错,却只字不提,让一个小姑娘舍了面子,全了这场闹剧。
  呵!
  “如此,便不多留了。”萧璟见谢黎态度冷淡,心中陡然升起些许怨气,便冲着陆老夫人等拱拱手,带着萧玥往外走了。
  “琳琅,替我送送世子和郡主。”
  “是,老夫人。”
  总算是把这两位“贵人”送走了,陆老夫人和王夫人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
  天知道,她们在见到这两人时,心中是何滋味……
  而仅仅是来走了个过场的谢侯爷和谢二公子也是哭笑不得。
  “母亲,没啥事儿,儿子就先回去了?”谢辉挠挠头,问道。
  “去吧,你们都回去吧,大丫头留下。”
  待得众人都走光了,谢黎才慢慢站了起来,然后规规矩矩的跪了下来。
  “祖母,孙女差点惹下大祸,还请祖母责罚。”
  “我为何要罚你?”陆老夫人的眼眸微微眯了眯,冷声问道。
  “孙女为了解一时之气,同皇室中人作对。”
  陆老夫人便冷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并不是解一时之气吧。”
  谢黎跪在地上,没有吭声。
  “方才你为何要将那大氅拿进来,为何偏偏要坐在安平郡主的对面,为何要说那样一番话,你当我真的不知吗?”陆老夫人抬手一拂,那茶盏便重重落到地上。
  “大丫头,就凭你方才的举动,我就可以请家法,打得你下不了床。”陆老夫人重重喘了几口气,又接着道:“我当你知事儿了,明事理了,可没想到你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当初你低三下气去讨好人家一家子,现在你就要把人家踩在脚下吗?
  那可是天潢贵胄,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陆老夫人恨不得敲开谢黎的脑袋看看,这小小的脑袋瓜子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不可以吗?”在这盛怒之下,清冷的问句突然响起,谢黎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陆老夫人。
  “祖母,不可以吗?”
  陆老夫人被这大逆不道的问句问得一愣,张张嘴:“你说什么?”
  “我说,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那宸王不就是想要大逆不道吗?
  我们平南侯府早晚不都得被推出去挡刀吗?
  这样主动出击,撕破脸皮,总比被暗地里捅冷刀子来的痛快,来的有利吧?”
  一叠声的问句,陆老夫人当场愣住,“你……大丫头,你都在说些什么!”
  谢黎看着陆老夫人,眼眸中隐约有些笑意,“祖母,您同爹爹,没有讨论过吗?”
  陆老夫人静了半晌,缓缓站起身来,“你……你究竟想说什么?”
  “祖母,您瞧,今晚宸王世子和安平郡主登门,便是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他们想拉拢我们平南侯府!
  怎么拉拢呢?想来就是联姻了,不是我,便是二弟了。若是父亲妥协了,祖母,你舍得二弟吗?”
  谢黎不给陆老夫人说话的时间,又接着补充道:“想来是舍不得的,那便只有我了。”
  “你不是一直心仪宸王世子吗?”陆老夫人不解,“你不愿意了。”
  谢黎长长拜服而下,“祖母,孙女以前不懂事,惹了不少祸事儿,丢了不少脸面。如今,孙女儿想清楚了,强扭的瓜不甜,即便是宸王世子娶了孙女,也不过是一对怨偶罢了。”
  “所以,孙女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