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道法的世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无头

  “我这里也有一个故事…,闲来无事,那就讲给大家听吧。”祝汉节笑道,眼中闪烁着莫名光芒。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老掌柜也抬起头来,面带笑意望着祝汉节。
  夜晚实在太无趣,客栈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只能讲讲故事打发时间。
  “阁下请说!”中年男子笑道。
  “为何这个县名为屋头?大家可知缘由?”祝汉节问道。
  “屋头,此地群山环绕,大部分是山地,山脉形状有点像是房屋,这里又是屋头之地,故名为屋头县。”中年男子是见多识广之人,各种典故都能娓娓道来。
  他说的话确实没错,当地流传的传说正是如此,此地风水很好,前朝还有几个贵族墓葬。
  “不是,屋头谐音无头,此地名便是因此而来。”
  五百年前,此地还是蛮荒之地,瘴气重重,气候恶劣。
  汉人还没有过来开发,这里大多数是当地土著。
  蛮荒之地远离王土,不服管制,这里的人只知首领而不知皇帝。
  由于身处穷山恶水,此地民风彪悍。
  这屋头县一带,聚居着一个名为枭族的民族。
  枭族有一个极为彪悍的风俗。
  他们信仰一个叫做“巴伊”的神灵。
  神灵需要祭祀,枭族认为人头是最珍贵的事物。
  所以每年需要一定的人头来祭祀神灵,祈祷来年丰收。
  枭族有很多个分支,分布在这片大山一带。
  部落以拥有人头多少来划分强弱,他们会把人头挂在屋檐之下,或者放在石柱之上。
  人头多的部落越强盛,人头少的部落则被人欺负。
  猎头的对象有的是敌对部落的人,也有一部分是过路的行人。
  通常男子在成年之前,都会下山猎取一颗人头,以此完成成年礼。
  男子在结婚时候会用人头作为聘礼。
  总的来说,人头在这个部落是堪比黄金的事物。
  “后来这个民族灭亡了…”祝汉节说道。
  “为何灭亡?他们躲在山里,难道还有人进山寻找不成?这山脉如此广阔,那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中年男子问道。
  起码得派数万大军进入深山搜寻,而且山内有重重瘴气
  消灭这样一个部落,恐怕不比打一场大战役。
  “枭族占据天险,历代王朝都拿他们没办法,直到招惹了我朝太祖…”祝汉节神秘笑道,说话的同时,目光打量着老掌柜。
  当初太祖刘隆从北方到南方,军队到江南的时候发现几个将领被杀了。
  不仅如此,将领的头颅被割下。
  刘隆以为是敌军间谍,排查之后才发现是枭族所为。
  随后派人去部落问责,发现将领的头颅挂在房檐上,并且派去的使者也被割下头颅
  刘隆勃然大怒,直接下令将整个部落灭族。
  当初部落反抗,并且军队在山林中差点染上了瘟疫,因此损失惨重。
  后来干脆以逸待劳,直接放火烧山,水源处撒下瘟疫,直接导致整个部落灭族。
  普通皇帝为了名声,肯定不敢如此对待敌人,有伤天和。
  不过刘隆不一样,出生在胡人遍地的北方。
  从那里活下来的人,性格必然比胡人狠毒万分。
  对待朋友属下义气,对待敌人狠辣。
  ……
  因为这里有猎头的风俗,道路的两边到处都是无头尸体,所以被称为无头,后来变成现在这个名字。
  听到这个故事,众人啧啧称奇。
  “不仅如此,他们每年七月份会有一个盛大节日,届时将把所有的头颅聚集在一起,全部落的人开始哭诉…”
  哭述这些头颅离开亲人的悲伤,哭诉头颅客死他乡。
  “笑话!”周玄摇头失笑,“这又是什么道理?他们是让别人离开家人的罪魁祸首,现在还替人家哭诉。”
  “这里生意不好,其实是猎头族的传说?”中年男子恍然大悟。
  怪不得很多人宁愿抄远路走官道,也不愿走这一条比较近的小道。
  “事情已过去几百年,恐怕早已没有所谓的猎头族了。”中年男子说道。
  “谁又知道呢,或许有猎头族的人暗中观察我们…”祝汉节笑道。
  说完,祝汉节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狠狠咬下一大块肉,嚼都不嚼,直接吞到肚中,整个发出一声舒畅的声音。
  “哈哈!阁下说笑了。”
  哗啦!
  此时,老兵忽然站起,弯刀出鞘。
  砰!
  老兵脚踩在桌子上,借着反冲力量,整个人一跃而上,目标正是老掌柜。
  哐当!
  中年男子身边的后卫暴起,挡住老头的攻击。
  老头后退数步,差点有些站不稳。
  “什么意思?”中年男子沉声道。
  身边几个护卫拔刀,与老头对峙。
  双方似乎产生了误会,老头目标是老掌柜。
  没有注意到中年男子的座位正在老掌柜面前。
  所以在中年男子等人看来,老头的目标正是自己。
  “这是黑店。”老头说道。
  老头目光如电,紧紧盯着老掌柜。
  “大人饶命。”老掌柜被目光一吓,整个人瘫倒在地,连忙求饶。
  “小老头开了几十年店,方圆十里八里都知道小老头的名声,怎么可能是黑店?”
  老头没有说话,而是步步紧逼。
  此时,护卫挡在中年男子跟前。
  “有什么证据吗?”中年男子望了一眼吓尿裤子的老掌柜,说道。
  “我能感觉到他的杀气。”老头面无表情。
  战场危机四伏,身为征战多年的老兵,老头早已练就如动物一般的直觉。
  只要有一点杀气,老头便能快速感应出来。
  从进来开始,老头便感觉到老掌柜散发出来的一丝杀气。
  “可笑!还杀气,那我有没有杀气?”中年男子似笑非笑。
  “你原先没有,现在有了。”
  “错,我没有。”中年男子让开一条道来,“杀人请便,不要脏了我的衣服。”
  说罢,中年男子坐下吃饭,丝毫不理身外之事。
  老头一步上前,手中钢刀闪烁骇人杀气。
  即将砍下老掌柜的头颅之时。
  老掌柜浑浊的眼睛顿时清明,嘴角露出一丝邪气:“被你发现了!”
  说罢,两个苍老的人搏斗起来,身体灵活不亚于年轻人。
  随着时间流逝,老头有些支撑不住的趋势。
  “快过来帮忙!”老头大吼道。
  可惜,两边的人都没有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