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道法的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催命符

  王麻子是当地一个地皮无赖,横行乡里,神憎鬼厌。
  时值干旱,农民颗粒无收,大多数人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王麻子平时游手好闲,没有什么积蓄,面对这种灾难只好饿着肚子。
  正所谓穷长奸计。
  王麻子干脆招集几个合得来的地皮无赖,一同落草为寇。
  白天是地皮无赖,晚上是拦路劫财的山贼。
  王二麻子凭借着打家劫舍的勾当,倒也攒下不少浮财。
  不过,王二麻子刚开始并不杀人。
  毕竟只是普通的地痞无赖,再加上迷信,一般只是劫财为主,甚至还会留一点路费。
  后来事情慢慢变质了,一伙人真正变成了强盗,劫财劫色,杀人抛尸。
  不过,商人和过路人也不是傻子,知道这里有危险,当然不往这边走了。
  过路人少了,王麻子等人的日子不好过,只能吃以前的老本。
  这伙人产生了争执。
  有人觉得攒的钱够了,可以金盆洗手,过衣食无忧的日子。
  还有的人认为多干几票再走,毕竟这点钱也潇洒不了时间。
  地痞流氓多多少少都沾一点赌博,这点家财还不够他们输一个月。
  最后众人一致决定,听天由命。
  干完最后一票。
  不管收入多少,干完最后一票散伙。
  众人商量好之后,不一会儿过路人就来了。
  过路人一共有三人,两个孔武有力的汉子中间夹着一个矮瘦的老头。
  中间的老头一身贵气,穿着崭新的衣裳,背着一个大包裹。
  月色明朗,众人通过月光看到包裹里有一丝丝金光。
  看到这副场景,众人的眼睛顿时绿了。
  这是金元宝!
  整整一包裹,加起来可能有几百两。
  一两黄金可以兑换十几两白银,也就是说这个包裹起码有几千两白银。
  干完这一票,这辈子基本衣食无忧了。
  众人就像贪婪的野狼,嗷嗷冲上前,团团围拢住三人。
  老头旁边的两名大汉身高体壮,孔武有力,比一般人还要高出两个头。
  王麻子等人心有顾忌,只说求财,没有害命,不敢与这两名大汉发生冲突。
  老头见到有十人围住他们,顿时有些无奈,目光看向两边的大汉。
  两名大汉没有任何表情。
  即使面对如此危险,大汉似乎毫无畏惧,看到老者目光,大汉点了点头。
  老者无奈道:包裹可以给你,不过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王麻子顿时笑了,说道:行走江湖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子上,还怕什么后果。
  说完,直接将老者的包裹抢了过来。
  在众人戒备的目光下,两名大汉带着老者走了。
  这大汉给王二麻子的压力很大,毕竟身高比他们高一大截,一旦打起来,恐怕他们会吃亏。
  众人兴冲冲将包裹打开。
  包裹里面有七八颗金元宝,在月色之下,散发着惑人的光芒,除了金元宝以外,还有…
  “你猜他们看到了什么?”老掌柜卖了一个关子。
  众人的兴趣都被老掌柜勾了过来,就连独自一人的老头也在侧耳倾听。
  只有祝汉节这个家伙还在埋头大吃。
  看来这个家伙确实饿的慌,不然不会打起卖刀的主意。
  周玄也颇为感兴趣的听着。
  “我猜是他们劫到大人物了,所以人家让他们付出代价了。”中年男子说道。
  “非也!”老掌柜摇头晃脑。
  “那是一把刀子,在如此大财富面前,恐怕谁都会起独吞心思,所以他们发生内讧了?”
  那么多的金元宝,别说这些强盗,中年男子都垂涎万分,强盗怎么会不动心。
  “不是!”老掌柜揭出谜底,“那是一张催命符…”
  王麻子打开包裹,里面除了金元宝以外,还有一张符咒。
  其上写着一行字: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客死他乡,死状头颅落地,阴兵阴将速速将其羁押返回原籍,不得有误,急急如律令!
  王麻子等人打开包裹的一瞬间,上面的年月日变为今日,名字自动换上王麻子等人的真名。
  看到催命符的一瞬间,金元宝化成飞灰,这些杀人无算的强盗瞬间头颅落地。
  原来老者是鬼,旁边两名汉子是羁押鬼魂的阴兵阴将。
  因为王麻子等人抢了催命符,所以因果应在他们身上。
  王麻子等当成人头落地,由于找不到头颅,所以没有头颅的身子四处乱跑。
  只要抓到过路行人,就上去拉着人家找头。
  如果行人没有拿出他们的头颅,就会把行人的头颅摘下来,安在自己脑袋上,发现不适合又扔掉。
  所以这附近一带一直流传着无头鬼的传说。
  “你们相信吗?”老掌柜问道。
  “当然不信什么无头鬼,哪里有那么多怪力乱神,只不过是传说罢了。”中年男子摇头笑道。
  中年男子行走各地,听到的传说比这还怪的都有,但又有哪个应验了?
  只是普通老百姓不懂罢了。
  老掌柜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老掌柜的故事没有引起众人的反响
  能在半夜行路的人,哪一个不是艺高人胆大之辈。
  岂会怕这一个小小的故事。
  这时,独自坐在另一桌上的老头抬起头来。
  此人头发凌乱,脸黑的像炭一般,满脸的皱纹就像是干枯树皮。
  “这个故事我也听过,小的时候听家里人说过,不远处的山不能乱走,上面就有无头鬼。”老头气质彪悍,声音中气十足。
  “阁下独自一人,不如过来饮酒?”周玄笑道。
  老头并不推辞,端着酒菜过来坐下。
  一边的祝汉节填饱了肚子,他深深看了老头一眼,端起酒杯,道:“我敬阁下一杯。”
  说完,祝汉节将酒一饮而尽。
  老头豪爽的将酒一饮而尽。
  “阁下是哪个地方的将士?”祝汉节眼神毒辣,一眼看出了老头的身份。
  “北疆。”老头嘿然一笑。
  “
  老头看起来年纪大,实际年龄才五十多岁。
  “将军看我老迈,特许我解甲归田。”老头似乎有些感慨,“近乡情怯,家乡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老头话不多,只顾低头喝闷酒。
  气氛有些沉默,此时,祝汉节忽然抬头,环视四周,笑道:“我这里也有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