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道法的世界 > 第一百二十章 午夜故事

  夜色,小雨,游侠……
  小雨变成大雨,瓢泼大雨打湿了两人的衣裳。
  大风大雨,并没有动摇两人。
  两人目光对视,皆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杀气。
  两人沉默,只有马匹不时嘶鸣几声。
  似乎感觉气氛有些尴尬,男子再次说道。
  “十两。”
  说完,此人抬起头来,斗笠之下,是一副刚毅如铁的面孔。
  从相貌上来看,此人约莫三十多岁,一道刀疤顺着眼角一直到下巴,整张脸差点劈开。
  “高手!”
  周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雨水流入眼睛,此人连眨都不眨,目光紧紧盯着自己。
  眼睛进入异物,必然下意识眨眼。
  一个人能够精确控制身体下意识动作,由此可见此人之厉害。
  杀人不眨眼其实是一种境界。
  高手对招往往一个眨眼便结束,不容一丝破绽。
  男子此言一出,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失一空。
  听到此人的话,周玄笑道:“十两?让我看看是什么刀,竟然值十两。”
  啪!
  此人解下脖子的刀,毫不犹豫扔了过来。
  周玄接下刀,此刀大约长四尺五寸,不是普通狭长的弯刀,刀身有些厚,其上缠绕灰布。
  嗡……
  周玄拔刀,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雪白刀身。
  刀的外表看起来邋遢,内部却很干净,看来主人经常擦拭。
  刀是一种少见的百锻刀,周玄隐隐觉得这把刀沾了不少鲜血。
  “如何?”斗笠男子问道。
  “好刀,不过不值十两。”周玄摇摇头,将刀还给斗笠男子。
  斗笠男子没有还价,拿着刀走回原位。
  对于不识货的人来说,不管出多少两都不卖。
  “你再看看我这把。”周玄解下春雨,将其递给斗笠男子。
  斗笠男子接下刀,感受到刀身沉重的手感,心中顿时觉得此刀不凡。
  刷!
  春雨拔出,刀身发出微微响声,如同一只野兽嘶吼。
  “好刀。”斗笠男子惊讶道。
  这把刀光从工艺上就有些不凡,而且握在手中隐隐有种排斥感。
  若是自己使用,恐怕发挥不出三成的威力。
  难道这是传说中择主的神刀?
  想到这里,斗笠男子再次发出声音:“跟你这把刀一比,我的刀确实不值十两。”
  说罢,斗笠男子微微思索。
  “五两可否?”
  “你的刀也是好刀,为何卖了?”周玄问道。
  斗笠男子沉默良久,艰难崩出几个字:“肚子饿,没钱吃饭……”
  周玄哑然失笑,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算了,大侠也是爱刀的人,在下不想夺爱,这样吧,借你十两,以后有钱再还。”
  周玄爽朗一笑,随即拿出十两银子。
  斗笠男子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伸出手接过。
  “多谢,改日再还。”
  “不必,在下周玄,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正所谓拿人手短,斗笠男子的语气柔和了许多。
  “在下祝汉节。”斗笠男子拱拱手,脸上还是一副冰冷的表情。
  “前方似乎有客栈,阁下不如随我一同饮酒?”周玄望着不远处的客栈,笑道。
  相逢即是缘,两人都心照不宣不过问对方身份。
  周玄骑马,领先祝汉节一头。
  祝汉节速度不慢,靠着双腿行路,速度竟然不亚于周玄,远远吊在周玄身后,不落后半分。
  前方路旁是一处小店,客栈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
  远远望去,像是巨兽通红双目。
  店家大开的门口,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
  轰隆隆!
  雷蛇狂舞,惨白光芒照耀大地,同时照出客栈的名字。
  “屋头客栈”
  果然言简意赅。
  此时正处深夜,依稀可见店小二和掌管打瞌睡的模样。
  踏踏……
  马蹄声似乎惊醒了店小二。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店里小酒小菜都有。”店小二一路小跑,冒着雨走了出来。
  这名店小二模样大概十五六岁,样貌不像是汉人。
  眼眶深陷,鼻梁不高,鼻头很大,额头很圆,像鼓了一个大包。
  发型更是奇怪。
  周围头发全部剃光,中间扎了一个冲天辫,上面点缀着各种石头,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住店,再给我们炒几盘拿手好菜,必须要荤的,再来两壶酒。”周玄说道,将马绳递给店小二。
  南方不仅有汉人,其中也有很多少数民族聚居。
  他们本身是南方土著,汉人反倒是外来者。
  周玄和祝汉节两人走进店中,祝汉节浑身湿透,但却毫不在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借着灯光,周玄这才看清祝汉节的模样,皮肤呈古铜色,整个人犹如铁铸一般。
  虽然衣着破烂,光从杀气腾腾的眼神上来看,可没人敢把他当成普通的乞丐。
  店里还有两伙人。
  其中一人独自占了一个桌子,模样是一个沧桑老头。
  另一伙人像是商人,四个护卫拥簇着一个气质雍容华贵的中年男子。
  这三个后卫个个身穿皮甲,手持钢刀。
  吃饭的时候刀在右手边,随时拔出来杀敌,看来经验非常老道。
  这时,掌柜忽然醒了。
  掌柜是一个老头,须发皆白,身穿灰黑色大衣,坐在那里仿佛随时要断气一般。
  “哈哈,往常连死人都没有,没想到一下来了那么多贵客。”
  老掌柜豪迈一笑,声音干涩沙哑,仿佛一口浓痰卡在喉咙。
  中年男子笑道:“掌柜说笑了,以我行商多年的经验,你这个地段很不错,怎么可能没人来,要不我出钱盘下来得了。”
  “可别。”老掌柜摇摇头,“你要是盘下来,恐怕得亏死不可,因为这地方根本没人来。”
  “为什么?”听到老掌柜的话,中年男子顿时来了兴趣。
  “恐怕得从很久以前说起,这个故事诡异非常,老头要是说出来,这深更半夜,客官们非得骂死我不可。”老掌柜故弄玄虚,说道。
  “说吧,半夜无聊,正好讲点小故事提提神。”
  眼神望了望周玄和另外一桌客人身上。
  周玄点点头,表示无所谓。
  另一桌客人没有说话,那就是默认。
  老掌柜清了清嗓子,说道:“这得从一个叫王麻子的人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