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联盟之电竞经理 > 第九章 铸星龙王

  “自然如此——”
  一阵恢宏浩瀚的声音,在电脑里响了起来,铸星龙王,奥瑞利安·索尔。。
  “可以的……”
  杨志浩惊讶的看着李相赫,这个英雄的出场率不是很高,在LCK的比赛里,倒是见过两次,总决赛里面,OPL的中单也借助龙王推线游走的能力,给KL制造了非常大的麻烦。
  而LPL只出现过一次,就是OG打MMD。
  MMD的中单Run选出了龙王,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龙王在LPL现身,结果被OG的中野两个人按着头锤。
  然后LPL的观众,就给了Run一个跑跑龙的“爱称”。
  所以,练这个英雄杨志浩是觉得没什么用的,但是这只是排位而已,杨志浩也没说什么,只能问一句:“你喜欢打边线支援吗?”
  如果作为韩国人,李相赫应该很会打边线支援吧?比如岩雀这类的英雄。
  “还可以吧。”
  李相赫顿了顿,说道:“赛场上不可能一成不变。”
  “英雄主要是看选手的能力。”
  李相赫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选好符文天赋。
  他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当然,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
  “以前LPL选过,不过被杀穿了。”
  杨志浩摇了摇头,一边暗自感叹,龙王在LCK那边胜率不错,果然,运营还是LCK的强项吗?
  “选手还是要看实力的。”
  李相赫一边活动着自己的手腕,一边看着杨志浩说道:“不过我也是练英雄,这个我也第一把玩……以前只看过一遍技能介绍……”
  “定位赛,放手去杀吧……”
  H4cker笑了一下,然后等待着游戏的开局,定位赛,他们这样的选手不管怎么玩,都是乱杀。
  这也是为了以后得战术需求……
  李相赫这样想着,他可以打个人能力,也可以,去打团队,他都不在乎,他只想要成绩,做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这样,红色方:上单鳄鱼,打野豹女,中单劫,AD烬,辅助塔姆。
  蓝色方:上单锐雯,打野盲僧,中单索尔,下路是小炮配布隆。
  等待了一会儿之后,进入了游戏,在进入泉水之后,李相赫再一次点开了技能介绍,扫了一眼之后,快速的买下了腐败药水,然后驱动写龙王赶往线上。
  “老板,我是宋扬……”
  宋扬找到了陈松如的手机,打了过去,很快那边就接通了。
  “哦,怎么了?”
  那边的声音似乎有点没睡醒,朦胧的说道。
  “我签入了新的中野组合。”
  宋扬径直的对陈松如说道:“杨志浩,id:H4cker,两年五十万,韩援李相赫,id:Faker,两年一百万百万,一年自由选择。”
  “……你的动作倒是很快。”
  一听还有韩援,沉默了一会儿,陈松如这才说道:“我说了,全权由你来定,只要能够我创造出相符合得价值!我只要成绩。”
  “我明白了。”
  听着陈松如的话,宋扬松了一口气。
  “后天的比赛,我会去看的。”
  陈松如忽然说到:“看你的表现了。”
  老实说,陈松如的身价是没有必要看这种东西的,但是他还是准备过来看,就说明陈松如对于他还有KG有多重视。
  “老板,比赛在明天。”
  虽然很感动,但是宋扬也毫不留情的打了陈松如的面子,一边说道:“还有就是比赛中还是要看队员的个人表现了。”
  “……”
  陈松如沉默了好长时间,这才说道:“那我只能看直播了。”
  “……”
  说完,陈松如就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宋扬感觉气氛有些僵硬。
  没办法,不说然等后天人家去赛场却发现没有KG,到时候更糟糕。
  “教练……”
  这时候,陈东穿着睡衣看到了宋扬,原本睡意朦胧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问道:“您这么早就上班?”
  “不止我这么早,之后你们都要这么早。”
  看到了陈东,宋扬这才想起来了另外几个人,上单和辅助其实住在这里的,AD因为家里不远,所以暂时住在家里。
  “现在?”
  陈东看了看点,才七点多,现在训练的话,出去吃饭等其他时间,他们至少要训练十二个小时的,这对身体可是很不好的,他的年纪有些大了,手腕就有一些轻伤,不过对游戏都没有影响。
  如果在高负荷的状态下训练,难保不出其他的伤病。
  “新的队员来了,人家就在训练,作为前辈你们真的好意思让新人勤奋训练,你们睡觉?”
  拍了拍陈东的肩膀,宋扬笑着说道:“把辅助叫起来,一起,我给AD打电话。”
  看着拿出了电话的宋扬,陈东深呼吸了一下,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我明白了。”
  然后就转身上楼,准备叫辅助一起训练。
  他本来是上个厕所,没想到碰到了宋扬,更没想到会让其他的兄弟们一起加长训练。
  不过如果想要出成绩,这种方式,是有必要的……
  陈东这样想着,如果是这个教练,或许可以带领他们获得胜利。
  而在另一边,陈松如挂断了电话,准备外睡一会儿。
  “你真的相信那个小子啊?”
  身边,一名年龄女郎躺在他的身边,憨声问道。
  “……”
  转过头,陈松如看了一会儿身边的女郎,Enmmm……
  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叫什么了,不过他记得昨晚自己对这个女人体了一嘴,没想到她还记着。
  “给他一年时间,进入LPL,就算失败了,也损失不了几个零花钱。”
  陈松如转身搂着女郎,闭着眼睛,轻声地说着。
  “可是,这些损失,是不是,有些大了?”
  那个女郎睁开了眼睛,不解的说道:“一个游戏战队,就要拿出这么多的钱,其中大头还让一个韩国人拿走了。”
  “……”
  陈松如睁开眼睛,转过头,看着女人,突然笑了:“我是一个赌徒,有舍才有得!斤斤计较,大事难成!”
  说完,陈松如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把桌子上的衣服拿了起来,将衣服里面所有的现金扔到了床上。
  “我走了,今天的一切都没发生,我也不认识你。”
  说着,穿好了衣服,陈松如便走了出去……
  只留下那个女人,看着床上那厚厚一沓的钱。
  钱是红色的,人心也是红色的……
  人看着钱上的红,忘记心里的红,她的眼睛便是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