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五章 会不会太快了?

  “前辈,喜欢吗?”
  “喜欢。”
  “舒服吗?”
  “嗯。”
  许蛮蛮脸色微红,心怦怦直跳,轻声书道:“那……我再试试换别的姿势,应该会更舒服。”
  唐逸脸色担心,温柔问道:“你双腿那里会不会很疼?”
  许蛮蛮脸色羞红,说道:“前辈太硬了稍微有点疼,不过只要前辈觉得舒服,我没事的!”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太疼的话,那我就保持躺着这个姿势吧,你在上面轻轻地动吧。”
  “嗯!”
  屋檐底下,唐逸翻身躺在一张大竹椅上闭目养神,许蛮蛮一双大长腿站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地用脚给他按摩。
  沈荣富从院外走了进来,准备去看看沈清柔的身体好些了没有,路过唐逸庭院时,看到眼前的一幕,脸色愣住了,只见一位陌生的长腿姑娘正站在唐逸的后背上面来回走动。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女上男下,成何体统!
  沈荣富气得脸色涨红,大声怒喝:“混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沈荣富气冲冲向着唐逸跑过去,他这几日一直在忍着唐逸,早已经想要暴打唐逸一顿的冲动,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啊!这才几天时间,刚刚自己女儿吃掉,立马就勾搭上其他姑娘!
  勾搭也就算了,竟然带进沈府里边,堂而皇之的做这些事情!?!
  唐逸被沈荣富的怒喝下了一条,他睁开眼睛,急忙解释道:“我们这是在按摩。”
  这几天他都是坐在屋檐底下看书撰写话本,早已感觉脖子、后背一阵酸痛,看到许蛮蛮的大长腿,想起前世看到过用脚踩后背的按摩方法。所以,就试着叫许蛮蛮帮他按摩按摩,没想到许蛮蛮脸色微红欣然答应。
  沈荣富自然是看出来这是在按摩,关键是月儿现在身体有恙,还在房间里边休息,这混账小子竟然敢直接找女孩到沈府里边按摩?!!
  这是要翻了天不成?
  沈荣富脸色涨红,随即大怒道:“这个女孩是谁,你们在庭院做这种事情成何体统!”
  许蛮蛮慌忙从竹椅上跳了下来。
  唐逸起身介绍道:“这位是许先生的侄女,前些时日在许府寿宴上认识的。”
  许蛮蛮脸色惊慌,连忙走到沈荣富面前,行了一礼,说道:“晚辈许蛮蛮,见过沈商贾,我跟前辈没有做什么事情,前辈说他身体有恙,所以我帮他按摩一番。”
  沈荣富脸色一愣,疑惑说道:“许先生?前辈?”
  唐逸点了点头,将许蛮蛮的身份介绍了一遍,并简单的解释,此次许蛮蛮来到沈府是想要向他学习,原因则是因为在许老夫人寿宴上边自己大展才华。
  唐逸话里有话,许蛮蛮的确是亲眼看到他施展油锅取钱,这才相信他是有真功夫的。
  不过,沈荣富则是听成,唐逸因为在寿宴诗会上作了贺寿诗大展才华,所以许先生才会让许蛮蛮来沈府跟唐逸一起学习。
  只是,
  这学习归学习,怎变成了按摩……还有这按摩的方法,他还是第一次见,他可从未尝试过,倒是新鲜得紧。
  了解完详情之后,沈荣富的脸色终于是稍稍缓和,最近唐逸的表现还算可圈可点,尤其是许府晚宴的时候要他好好的显摆一番,唐逸不仅作了一首贺寿诗,更是得到许院长的盛赞。
  外界甚至还将唐逸称呼为“温陵第一鬼才”,现在连许先生的侄女都亲自登门学习!
  自己女儿嫁给了“温陵第一鬼才”这无疑是最为欣喜的事情!
  沈荣富点了点头,展颜一笑。对于沈荣富态度的前后变化,唐逸倒是不觉得大惊小怪。
  这段时间,跟沈荣富相处几个月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老丈人平时不善言谈,也没怎么跟他聊过天,但他却是极其喜好面子!
  虽然沈荣富有着弛聘商场,分文必取的一面,但一些时候……他的老丈人沈荣富似乎还有一点点的小闷骚。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这段时间女儿跟一个无能官婿订婚,背负的骂名与嘲笑基本都是沈荣富在抗,
  现在唐逸变得有才华了,更是力挫秋闱考试第一的范解元!如今更是才压温陵如此如此多的文人才子,他自然可以扬眉吐气!
  自家女儿与一个如此有才华的人订婚,他这个当爹的长了面子,叫他如何能够不高兴!
  吃饭之时,沈荣富赶忙叫厨房煮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毕竟许蛮蛮是许先生的侄女,自然是不能怠慢,以后若是被人传出去说是招待不周,只会落了沈府的面子。
  许蛮蛮到底还记得自己是许家小姐,吃饭的时候遵守礼节细嚼慢咽。
  不过她疑惑眼神却是时不时的看向唐逸,而后又落在桌上的美味佳肴上。
  红烧狮子头、胭脂鹅脯、蜜酿蝤蛑、卤煮火烧、枣泥麻饼、糖醋排骨、……
  记得前辈说过,要体验炼狱般的苦修才能懂得学习功夫,
  这一桌好吃的,难道就是前辈所说的炼狱般的苦修?
  根据她所听闻的江湖故事,苦修不都是要风吹日晒,爬山,跑步,搬石头,打木桩,扎马步,皮鞭,辣椒油,老虎凳……
  旋即,她转念一想,前辈乃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一生寂寞如雪,修炼功夫自然是不可能跟平常人一样……,原来这就是苦修,真不愧是前辈,高手行事果然跟江湖上的人不一样!
  想到这,许蛮蛮心里高兴,没想到自己能够猜测出来,她果然是太机智了!
  吃完晚饭,许府马车停在沈府门口,准备接许蛮蛮回去。
  许蛮蛮上了马车以后,唐逸转身准备离开。
  马车上边,许蛮蛮掀开帘子,笑道:“前辈放心,晚辈懂得,明天晚辈一定会继续努力苦修的!”
  “啊?”
  唐逸一脸茫然。
  这长腿妹子不会又开始胡思乱想什么了吧?
  唐逸相信就凭现在的情况,自己如果以修炼武功为借口将许蛮蛮卖了,这长腿妹子怕是都会笑着帮他数钱。
  等到马车离开,唐逸这才转身进去沈府,这时忽然发现沈荣富正站在不远处的走廊等着他。
  见到沈荣富脸色复杂,唐逸走到沈荣富面前,问道:“您有什么事吗?”
  沈荣富闷声问道:“许小姐离开了吗?”
  唐逸点了点头,沈荣富迟疑了下,说道:“柔儿现在身体不舒服,你应该多待在她身边照顾她才是。我知道你最近在许府晚宴上作了一首贺寿诗,所以被一些姑娘青睐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也替你高兴。”
  “不过,你要记住,现在你跟柔儿还有婚约在身,可不能……”
  唐逸自然是知道沈荣富在担心什么,笑道:“您放心,不会的。”
  沈荣富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好,我仔细想过你跟柔儿的婚事……”
  他抬头看向唐逸,说道:“你们两个订婚已经有半年多了,年纪年龄也都已经到了,若是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等过了年节之后,到了江南便立马准你们两人的婚事!”
  沈荣富原本以为将这件事情告诉唐逸之后他会非常高兴,可是唐逸却是低头沉默、一言不发。
  稍顷,
  唐逸突然抬头,看着沈荣富,犹豫道:“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快了一些?”
  大雪纷飞,冬日衬托出秋夜的凄凉。
  不远处某个屋檐底下,一道白色的倩影悄然出现,当她听到唐逸说的话时,身体忍不住轻轻颤动,脸色苍白如纸。
  ……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