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四十九章 这是……什么男人啊!?

  听闻习姑娘准备脱衣裳,平即便是心绪淡然的唐逸,也不由得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倒不是唐逸过分臆想,自古亵伶狎伎的现象一直盛行,所谓娼优不分家,这戏子虽言卖艺不卖身,却往往身不由己。
  若是出现权势逼人,低位卑贱的伶人奈若何,不但男戏子容易遭困,作为女戏子更是难逃此命运。
  唐逸有些无奈,却见习羽翎从屏风里取出一件华丽的戏服,抬起美眸,露出疑惑之色,轻声说道:“唐大人不是想看妾身唱戏吗?”
  唐逸脸色微滞,说道:“原来是换戏服。”
  习羽翎眨了几下美眸,而后想着两人先前的谈话,忍不住脸色一阵羞红,咬了咬朱唇,戚戚哀哀道:“都怪妾身不好,不懂得说话,吓到唐大人您了。”
  这一低头的娇羞,秀发垂下,双颊羞红,美眸颤颤散发些许害羞的愧意,身上依旧散发着戏子特有的清香,味道不是很浓,淡淡的像是茉莉清香。
  烛火映照之下,脸上红晕更盛,美眸不断眨动,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似乎是已经镇静下去了,便很腼腆、尴尬地对唐逸一笑。
  她莲步走到桌旁,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茶壶,将茶叶拨入壶中,青顶的茶形宛如一位身着精致旗袍的女人,芽叶紧裹,秀颀饱满,视觉清爽,堪称清丽,水浸入其中,纤毫四游,却亮却透,一如女子的黛眉水眼。
  这一幕落在唐逸眼里,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习姑娘竟然是个泡茶高手。
  唐逸轻声咳嗽道:“无妨,无妨。”
  唐逸心里暗道,只要不是脱衣裳,不管是演戏,还是唱曲他都可以接受。
  习羽翎咬了咬嘴唇,将一杯茶水放在唐逸面前,柔声说道:“妾身并非大人您所想那样的人,妾身的房间也好,陈列书籍也罢,唐大人都是第一个见识的……男人。”
  唐逸无奈苦笑,这话里意思是想说他是习姑娘第一个入幕之宾?
  习羽翎目光闪烁,似乎是看出唐逸心中想法,笑着说道:“所以唐大人胡思乱想也是应该的。”
  这一娇笑哪还有半分娇羞之意,就像是个天真无瑕的小姑娘,但却唐逸另外一种感觉,这笑颜可谓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美意荡漾。
  她那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似乎欲引人一亲丰泽。
  唐逸眉毛微挑,这习羽翎到底是个女戏子,把握人心之事最是擅长了。
  她方才还像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羞小姐,这一转眼,立马变成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像是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每个男人的神经似的。
  两人不过是几句对话,前后一幕变换,竟是令唐逸有些琢磨不透这习姑娘真实性子如何,又是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
  唐逸将面前茶水捧起,闻了闻茶香,沁人心脾,香气迷人,忍不住蹙紧眉头,作为一名饮茶高手,他竟是闻不出这是何种茶水。
  稍顷,
  唐逸将茶水一饮而尽,说道:“唐某还有些要事,就不多叨唠习姑娘你了。”
  唐逸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不管这习姑娘是何模样,总之不容小觑。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直接选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习羽翎俏脸愣住,急忙叫住唐逸,脆声问道:“唐大人这就准备离开了?”
  唐逸笑道:“夜色已深,习姑娘演了一天的戏定也是累了,早些休息为好。”
  习羽翎柳眉微蹙,哭声说道:“也罢……大人您走便是。等会老板若是怪罪下来,妾身顶多是挨几顿打,饿几天饭,禁足个十天半个月。”
  习羽翎美眸沁出几点眼泪,美眸偷偷瞥了唐逸一眼,脸上露出几分悲天伶人之意。
  咔!
  唐逸将房门打开,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习姑娘脸上愣住,急忙说道:“唐大人等一下!”
  唐逸转头看向她,问道:“还有什么事?”
  习姑娘眼泪掉下,轻声说道:“你若是离开了,我真会被老板怪罪的,他可凶了!!”
  唐逸面无表情,说道:“然后呢?”
  习姑娘露出几分胆怯之意:“妾身饿几天倒没事,就是老板会拿出那种带刺的藤鞭,抽打妾身,可疼了!
  难道唐大人就不心疼妾身吗……”
  唐逸直接说道:“不心疼。”
  习姑娘:“……”
  习羽翎当场就愣住了,美眸落在唐逸那平静无波面无表情的脸上。
  他并非是在欲情故纵!
  他是真的不心疼自己!
  这是……什么男人啊!?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
  这些年里,习羽翎见过太多捧角的男人,他们多为有钱有势的富贾、大官等,有懂戏的,也有起哄架秧子的。
  他们一般是认准了一名戏子,只要有她的演出就场场不落,演员在哪家园子唱,他们就跟到哪儿,定下若干个包厢,请上若干位朋友,在园子里号召着观众不住地喊好。
  而这些的人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爱好。
  但最终都是为了获得他们这些戏子的青睐。
  习羽翎娇嗔的看了唐逸一眼道:“原因为唐大人是个心慈人善之人,想不到大人竟是如此不解风情。”
  唐逸略微沉吟,直接说道:“习姑娘,虽不知你是何想法,但必须挑明一件事是,唐某如今已是有婚约在身,所以此番出现这个房间已经不妥。
  习姑娘接连几次惺惺作态,这般自伶自哀,或许对其他热心肠的公子有用,但在下却是个铁石心肠之人。
  在下非常有自知之明,可不会认为习姑娘这般娇羞是因为在下的缘故。”
  习羽翎征了怔,极善言辞的她竟是当场懵了。
  她奔波江湖多年,无论是到哪座园子,亦或者哪个戏班,底下的观众,戏班的戏子,与她谈话不是恭敬有礼,温文尔雅。
  但是,这唐逸不仅当众拒绝自己的邀请也就罢了,如今更是直言不讳的说她惺惺作态。
  习羽翎柳眉低垂,眼里的光芒逐渐暗淡,她将戏服向后一扔,恰好挂在屏风上边,将身上的纱衣褪去,只留下一件红色内衬。
  唐宇神色疑惑,不知这习姑娘为何突然要脱衣服。
  习羽翎柔声问道:“大人,妾身美吗?”
  唐宇点了点头,道:“美。”
  不得不说,这习羽翎锁骨迷人,身材高挑、体格妖娆,简直是人间尤物!
  唐逸目光由她的身材慢慢上移,最后落在习羽翎的眼眸之上,
  习羽翎笑容微敛,
  两人互相对视,
  仅此一眼,
  唐逸微微动容,感觉自己的身心仿佛堕入了冰窖当中。
  冷!
  实在是太冰冷了!
  很难想象这女人经历过什么事情,她抬起美眸看过来的眼神就像是锋利至极的寒刀,让人觉得脊背一阵冒凉气。
  冰冷无光,
  沉沦死寂。
  而后,
  唐逸忽然感觉有些疲惫,一股剧烈眩晕感袭上脑门,踉踉跄跄的又退回来房间里边,身体坐在椅子上,而后直接是昏倒在桌面。
  习羽翎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杯,瞥向昏倒过去的唐逸,冷冷说道:“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
  ……
  ps:谢谢小小小小竹的打赏!谢谢流云大大的打赏!谢谢天狐吟的打赏!求收藏!求推荐票!目前咱们精选收藏是第一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