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二章 吹!使劲吹!

  看着许蛮蛮醉意惺忪的美眸,唐逸有些哭笑不得,他明明想吹嘘自己杀人不眨眼,没想到许蛮蛮竟然问他眼睛干不干。
  见许蛮蛮天真无邪的模样,唐逸脸色严肃,声音低沉说道:“我纵横江湖已是十余年载,习得北冥神功、六脉神剑、玉女剑法、小无相功、黯然销魂掌、吸星大法、独孤九剑、一阳指、易筋经、葵花……”
  听完唐逸念的这个功夫,许蛮蛮梅花酒正喝一半,手中酒杯轻颤,竟是缓缓掉落到草地上,脸上布满难以置信的面容。
  唐逸将酒杯捡起,递给许蛮蛮,又给她到了一杯梅花酒。
  许蛮蛮满脸狐疑,虽然唐逸说的这些武功她一个都没听说过,不过……听这些功夫的名字就感觉一定是绝世武功,而是非常非常厉害的那种!
  如果是瞎编的话……短时间能编撰出这么厉害的功夫名?
  她看向唐逸,轻轻问道:“前辈,你当真练过这么多武功?”
  唐逸点了点头。
  许蛮蛮脸色疑惑,问道:“方才听闻前辈说的那些功法,种类如此繁多,不知前辈为何要学习如此多的武功?”
  唐逸笑道:“行走江湖,技多不压身,多懂几个功夫,哪天若是遇到强大的对手就不用怕了。”
  唐逸看着桌上酒杯,轻声说道:“要知道,在我在十三岁那年,仅这样一个杯子顷刻之间就能击败三千越甲,令无数敌国士兵武器全部掉落在地,犹如进入无人之境。
  这些年来杀尽敌人,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敌手,但碍于敌人太多,无可柰何,惟有隐居,以茶绘友。
  但我这人向来低调,从不喜欢到处张扬,你不认识我也是应该的。”
  唐逸将酒杯递给许蛮蛮,又给她到了一杯梅花酒。
  许蛮蛮激动地看着唐逸,此时醉意竟是少了许多,行了一礼说道:“刚才蛮蛮有些唐宇,还望前辈勿怪。”
  唐逸摆了摆手,说道:“都是江湖人士,这些繁文儒节就免了。”
  许蛮蛮主动取过酒壶,给唐逸倒了一杯酒,略微迟疑,问道:“前辈……练过这么多武功,不知可否传授晚辈一二。”
  “不能,如此绝世武功岂能轻易传授,再说姑娘你现在已经是绝世高手,又何许我来传授,莫不是在说笑话。”
  许蛮蛮连忙摇头,解释道:“这、这个前辈,晚辈根本不是什么绝世高手,方才不过是喝醉了酒,说的都是一些胡话,当不得真的!”
  唐逸淡淡微笑,原本听到许蛮蛮各种吹嘘,觉得有趣,所以才会逗一逗这许蛮蛮子,见许蛮蛮神色满是期待,便笑着问道:“你想学什么武功?”
  许蛮蛮脸色泛红,激动说道:“前辈,我方才听您提到过《葵花宝典》,听这名字貌似非常厉害,不知应当如何练就?”
  唐逸:“……”
  ……
  ……
  为了避免眼前的姑娘练葵花宝典,唐逸开始介绍其他的功法。
  “玉女剑法,剑招精妙凌厉,剑式轻柔灵动,使用时身形清雅潇洒,姿态飘飘若仙,带著三分飘逸风姿,以韵姿佳妙取胜。说到这玉女的剑法的由来,我先给你讲一段流传在江湖中关于神雕侠侣的故事吧…”
  许府庭院的某个隐蔽角落,唐逸开始讲起金庸老爷子的故事,许蛮蛮在一旁听得美眸闪闪发光,不时气得长腿直跺,而在不远处几人围坐在一起,他们似乎行酒令已经结束,开始面面相觑眉头紧皱,为何许先生还未出现?
  这时,好几名小厮陆陆续续的走到各个桌旁,行了一礼,歉意说道:“诸位公子实在抱歉。
  我们家老夫人身体偶感不适,李大夫正在里边诊治,我们家先生在旁边照看,还望各位多多包涵,稍坐等待,我们家先生一会儿就出来接见各位。”
  旁边一位书生,关心说道:“宋老夫人的身体要紧,许先生不必在意。”
  有人附和道:“是啊,宋院长不必着急,老夫人身体要紧,我们自行娱乐就可以了。”
  小厮说道:“诸位放心,今夜乃是我们家老夫人的寿诞,我们家老爷早已安排好,今天特地请来了江南织造府的戏班子表演杂技,表演即将开始,还请诸位才子前去观赏!”
  听完小厮的唱和,晚宴上的才子们立马提起兴趣,这戏班子表演杂技本就不多见。听闻他们一个个能够自由出人水火,随意贯穿金石,悬空不坠和穿墙人壁,而且他们甚至能够油锅里边取钱币!
  想到这众人争相向着前院走去,唐逸对杂技还是有些兴趣,看向满是钦佩表情的许蛮蛮,问道:“有杂技表演要不要过去看看?”
  许蛮蛮主动给唐逸倒了一杯梅花酒,说道:“前辈,我们晚些再去看看。”
  听完神雕侠侣一部分故事,又听完唐逸说的这些话,许蛮蛮的眼里可谓满是小星星。
  唐逸笑了笑,说道:“我们先过去,路上我给你讲。”
  许蛮蛮这才点头答应。
  许府的前院非常宽大,所以很快腾出一大片空地。
  空地上搭起了一个戏台子,锣鼓齐鸣,灯笼高挂。
  此时,才子佳人围坐在戏台子周围,戏台上边,一位身穿戏服的小生,手握宝剑,剑光轻闪,在戏台上来回舞动,而后突然将剑仰头吞下,众人立马哗然,胆小的人掩面不敢观看。
  下一幕,小生将宝剑缓慢拔出,舞动一番,随后行了一礼这才慢慢退下,众人掌声如雷动,纷纷叫好。
  角落处,许蛮蛮轻声惊呼,见到小生平安无事这才轻按扁扁的胸口,问道:“前辈,方才那口吞宝剑,也是功夫吗?”
  唐逸点了点头,口吞宝剑不仅是一项非常危险的技术活,还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撇开对宝剑做了某些手脚不说,若是实打实的生吞,的确需要魄力跟技术,这戏班子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一位老生走上戏台,身穿白色戏服,挂着白须,先是舞步唱和,身后几位小厮摆来一口大锅,众人无不挑眉,只听“哗”一声,几位小厮往锅里倒入一堆油,底下竹炭剧烈燃烧,大锅里边开始往外冒白烟。
  油锅摆到众人面前,坐在前边的的观众纷纷后退。
  若是被油水溅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众人新生疑惑,不知老生摆出这个油锅是作甚?
  老生示意小厮将油锅摆到众人面前,说道:“诸位,下面我将表演的是油锅取钱!”
  哗!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一变,顿时惊声四起。
  看着滚烫冒烟的油锅,许蛮蛮激动得大长腿绷得紧紧的。
  她看向唐逸,问道:“前辈,你也懂得油锅取钱的功夫吗?”
  唐逸笑道:“当然了,上刀山,下油锅,那都是小功夫,根本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许蛮蛮眼睛水灵灵的像闪亮的墨玉,嘴唇因为惊讶张开,似乎变得有些大,但大得很可爱!
  看着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眸,唐逸难得心里愉悦,
  不就是吹牛,
  别说是上刀山,下油锅,
  就算是上至九天揽月,下到五洋捉鳖,他有啥不敢吹的?!
  吹!使劲吹!
  ……
  ……
  ps:来啊!打赏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