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章 在下人格魅力太盛!

  唐逸从睡梦中醒来,觉得全身无力,想要试着伸手,发现身上被人绑着绳子。他抬起头,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房间里,此时习姑娘站在他的眼前,一双美眸正盯着他。
  唐逸没有丝毫慌乱,淡淡一笑说道:“今日来习姑娘的房间不是要看话本小说,交流如何撰写小说才是,怎么变成五花大绑了?”
  习姑娘抿嘴微笑,说道:“妾身乃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戏子,都说戏子无情,怎配与大人您的青梅煮酒,笔墨丹青。”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习姑娘这一出倒是演得极好,就连唐某也是着了道。”唐逸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杯,赞扬道:“不愧是响彻大乾的女戏子。”
  习姑娘冷冷一笑,说道:“妾身整日演着闹剧,唱着哑戏,一边看一边丢。为的是博人一笑,使人忘怀。今日能够骗过唐大人,也算是妾身的褒奖。
  让大人您见笑了。”
  唐逸略微沉吟,说道:“我与习姑娘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可以说是素未平生,若是唐某有哪里得罪习姑娘的,现在这里陪个不是。”
  习姑娘看着唐逸,“你这是在求饶?”
  唐逸点了点头。
  习姑娘有些意外:“我还以为铁面无私的唐大人是个刚正不阿之人。”
  唐逸憨厚一笑,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习姑娘笑容微敛,看着唐逸:“那我若是毫无理由,单纯以杀人为乐呢?”
  唐逸摇了摇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直接说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习姑娘笑容微滞,说道:“你怎知道我不是?”
  唐逸耸了耸肩:“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可否先问一句,现在是什么时辰?”
  习姑娘淡淡说道:“子夜。现在你可以回答了?”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因为你需要我,至少习姑娘是带着某些目的,才会又是下迷药,又是五花大绑将我绑在这里。
  若是单纯以杀人为乐,直接在我昏倒时捅了我便是。
  所以,在你目的为达到之前,我肯定是不会受到伤害的。”
  习姑娘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唐逸醒来会露出慌乱之色,可是唐逸不但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是脸色淡然竟然没有丝毫胆怯之意。
  习姑娘冷哼一声,笑道:“唐大人,作为戏班子的一员,妾身今生今世都只是一个小戏子,只能永远活在别人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所以妾身总该为自己的人生做些什么。”
  唐逸略微沉吟,说道:“有理。所以习姑娘抓我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需要我的帮忙,但说无妨,只要不是调戏良家妇女,不是道德沦丧,不是犯奸掳掠之事。
  唐某定是愿意鼎力相助。”
  哗!
  一把寒刃出鞘,带着渗人寒光,架在唐逸的脖颈。
  习羽翎靠近唐逸,一股香气袭来,她吐气幽兰,柔声笑道:“你不会天真以为我这是在演戏吧?”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人生如戏,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大舞台。我们都是戏子,演绎着各自不同的角色。”
  唐逸说完便闭上眼睛,将身子慵懒的靠在木椅上,竟是大嗤嗤准备睡过去。
  习羽翎冷声说道:“你当真不怕我杀你!”
  唐逸闭着眼睛,没有回复。
  习羽翎看着唐逸,心里边竟是有些无语,这唐逸根本就像是个不按照行使之人。
  玉手伸出,手中寒剑一闪立马回到剑鞘当中。
  动作迅疾,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这一幕落在唐逸眼里,心里不由得产生某种念想。
  唐逸好奇问道:“习姑娘不杀我了?”
  习羽翎说道:“不杀了。”
  “为何?”
  “不想杀了。”
  唐逸摇了摇头,嫌弃道:“人心不古,说好的杀人为乐。”
  习羽翎:“……”
  ……
  夜色已深,寒风透过木窗呼呼作响。
  整个房间的温度骤然有些下降,气氛压抑而冰冷,房间里边习羽翎一袭红衣,肌肤胜雪。若说方才是个娇羞的邻家姑娘,现在的她就是雪山之巅的冰冷女王,眼神桀骜,冰冷至极。
  习羽翎美眸紧盯着唐逸,忽然间,她觉得此次将这位温陵县令抓来似乎是一件非常巨大的错误。
  唐逸的言行,以及反映,完全是超出了她的掌控。
  习羽翎强行压下心头那份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情绪。
  她试着让声音显得柔和一些,说道:“你与王阳明是什么关系?”
  听到王阳明,唐逸的本是慵懒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唐逸说道:“所以你的目标不是我,而是王阳明?”
  习姑娘再次问道:“你与王阳明是什么关系?
  你不过是个芝麻官凭什么他对你如此客气?
  为何他这段时间都是住在县衙?
  这些时日他都同你聊了些什么?”
  听到习羽翎的问话,唐逸陷入短暂的思索。
  他与王阳明的结识本就是毫无逻辑,非常茫然。
  某一天王阳明突然就出现在县衙外边,拿着一块鱼符说自己是御史,要在微服巡察温陵,还自来熟的居住在温陵县衙里。
  王阳明对他如此客气,这也是唐逸心里边一直琢磨不透。他可不认为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吸引到王阳明,所以这也是唐逸的疑惑。
  至于这些时日唐逸同王阳明聊了些什么,两人偶尔会聊些朝政时局之外,基本都是在扯淡闲聊。
  唐逸直接说道:“他是御史,我是县令,按照关系他是我的顶头上司。他想要住在县衙,我一个芝麻县令自然不敢说不。
  王阳明除了是御史之外,私底下还是天都一位“小报”的作者,经常会写些地方游记奇闻。
  平日里边我们也都是以聊这些为主。
  至于他对我如此客气……如今只有一个原因解释得通。”
  习姑娘美眸一亮,说道:“为何?”
  唐逸脸色严肃,看向习羽翎,认真说道:“在下仪表堂堂,满腹诗书,言谈举止,风度翩翩,使人相对,如坐春风之中。
  想来定是在下人格魅力太盛,所以直接是将他征服了。”
  习羽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