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六章 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沈府走廊,寒风萧瑟。
  沈清柔身着一袭白色繁花抹胸,外披一件白色纱衣,那若如雪的肌肤透亮,三千发丝散落在肩膀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发饰,只是带了许多繁花,红白的繁花衬托着哪张雪白透晰的脸庞,身上缠着白丝带,显得十分妖艳迷。
  但是,此时的沈清柔站在漆黑的走廊里边,在近约黄昏的走廊中显得十分忧郁,令人怜惜的感觉。
  女人是这世上最奇怪的生物之一,平常时候,沈清柔清纯美丽如春日滟滟之湖水,笑容总能给人如沐春风温馨之感。
  但当沈清柔听到唐逸这的话后,她的眸子变得冰冷,憔悴、难受、热泪盈眶,随即又开始变得慌乱不已,充满迷茫。
  某一瞬间,她开始心里反省,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相公曾是书生,如今是温陵县令,他有着光明仕途,如今还要到江南当官。而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贾之女,就身份而言遭受相公嫌弃也是应该的。
  而且,平日里边虽然相公没说,但沈清柔知道,女子熟读诗书懂得文学,这本身就是不对的,女才无才便是德。
  沈清柔曾经幻想过属于她跟唐逸两个人的未来,相公是个温柔体贴的人,而且入赘之名将会很大影响相公未来,若是相公愿意的话,她也甘愿嫁给唐逸。
  甚至,她有过许多小期待,比如两人将会成亲,有了属于两人的家,她会好好当一个贤内助,好好照顾相公,好好教育孩子。
  她知道自己有时候也会有小脾气,有时候也会像其他姑娘一样耍任性,甚至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想要依靠相公……但她到底是个姑娘,心里边怀着这些憧憬也是应该的。
  然而,当沈清柔听到唐逸那一句话语,她的脑海中千思百转,想来自己定是有什么地方让相公不满意,所以他才会不愿意吧。
  她到底还是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不然相公又怎会拒绝呢!
  待得稍许,
  沈清柔慌乱的心逐渐变得平静下来,脑海中混乱的终于平息。
  沈清柔莲步款款,走出走廊,院落外边一阵凌冽的寒风吹起,脸上的泪痕变得干而冰冷,她轻轻的扶了抚耳畔有些散乱的发丝,那是一双像冬日的天空一样明澈的眼睛,那双眸子虽然淡淡的,但很淡然、勇敢。
  最后,她心里想到,相公不会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他,相公说这句话,一定有他的原因。
  唐逸这个回答无疑是非常突兀的,这完全是出乎沈荣富的意料。
  沈荣富脸色愣了一下,听完唐逸的回答,胸口处有怒火在燃烧。
  他可是记得前天晚上,唐逸跟柔儿才感刚刚发生关系,想不到这唐逸如此狼子野心。
  在沈荣富看来,两人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快慢与否都是要在一起的,早晚都是要成亲,这又有何区别呢?
  除非是他唐逸想要反悔了!
  沈荣富压抑着怒火,事关女儿的婚姻大事,这不是生气大怒就能解决的事情。
  他试着让语气平静一些,看向唐逸,倒想听听看,他会如何解释。
  沈荣富脸色一板,咬着牙,说道:“唐大人,不知道我这女儿到底有什么令你不满意的?
  如今你们两人的婚约已订了半年,时间上来看已是迫在眉睫之事。
  你若是想要以升官之事搪塞我,沈某已然说明,等到了江南之后,你们二人再开始成亲。
  我们沈家待唐大人你可不薄,当初你前往天都考试,我沈家接济你盘缠,这会儿中了举人,你有了官位,那也是我们沈家找寻关系帮忙才得以让你回到温陵当个县令。
  如今你们两人婚约已定,成亲之事迫在眉睫之事,你却说太快了?照唐大人这意思……你是想悔婚不成?!”
  悔婚?
  虾米鬼!
  唐逸脸色愣住,这老丈人貌似误会他的意思了!
  唐逸如今是恨不得赶紧跟小媳妇成亲,这么好的姑娘他可不会拱手送人啊!
  唐逸见沈荣富怒意更盛,急忙解释道:“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能娶到柔儿这样的漂亮妻子,那绝对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我又怎会去拒绝这件婚事!”
  沈荣富脸色微滞,声音带着怒意,疑惑说道:“那你方才说太快了,是何意思?”
  唐逸说道:“我方才之所以会说太快了,主要还是想听一听柔儿她的意见,毕竟我们两人当时订婚的时候,我未曾寻问过柔儿的意见。要知道这到底是我跟柔儿两个人的事情,我得先尊重柔儿的选择。
  我们何时成亲,在哪里成亲,她想要什么样的成亲服装,又想要我怎样的穿着,成亲时想要什么样的乐曲……诗词……歌赋……亲戚……等等,这些都是夫妻之间需要好好商量的事情。
  成亲是两个人的事情,父母只是帮我们提供机会,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两个人参与,然后让柔儿体会这个一生只有一次的过程,
  当初柔儿会选择跟我订立婚约,主要还是因为听取了您的意见。但是,这个结果却因为我是无能官婿的原因,使得柔儿遭受了一大堆人对她的谩骂与嘲讽。”
  “您刚才也说了,沈家待我不薄,柔儿更是对我如此之好,我自然是不可能会辜负月儿!
  再者,这段时间柔儿因为跟我订婚被如此多的人嘲笑,受了那么多的苦。所以,我想给柔儿一个惊喜,我准备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我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柔儿的选择没有错!”
  唐逸的想法非常简单,沈清柔喜欢他,他就要给沈清柔最好的。
  社沈荣富眼眶湿润,点了点头,说道:“你能为柔儿如此考虑着想也好,这样也好,倒是我的确着急了些,此事的确得慢慢商计才是。”
  漆黑走廊的尽头,沈清柔披着一件单薄的斗篷双肩颤动,她双手捂住不让哭出声音,眼眶湿润脸色通红,心里可谓是悲喜交加。
  ……
  ……
  ps:保底两更结束!来啊!互相伤害啊!只要有打赏,加更!均订涨十个,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