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九章 攀今揽古 下

  酒楼外人声嘈杂,喧闹非凡,小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酒楼内热闹非凡,来往的才子文人甚多,上下楼层底下一层皆是书生墨客吃饭之处,小二忙得焦头烂额,众人却是目瞪口呆,脸上布满惊讶的神情。
  诗会第一轮,唐逸接连几次胡乱对答,令众人意为他就是个挑梁小丑,胸无点墨。
  但是,当唐逸跟庞文明两人行令对峙,你来我往,毫不退让!
  这个时候,酒楼里边的文人墨客望向唐逸时,不像是讥讽与嘲笑,而是充满了震惊与复杂。
  众人终于是意识到,唐逸之之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对待,不是因为他胸无点墨,毫无才学,而是唐逸压根就没有将庞文明视作同等的对手——在逗他玩!
  庞文明发现众人目光都落在唐逸身上,心里边怒火更盛,即便是他也是非常惊讶。
  原以为唐逸不过是个无能官婿,毫无诗才,但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
  或许是因为饮酒过盛,庞文明已是酩酊醉意,心里更是知晓唐逸是在戏弄自己,所以看向唐逸时的眼神多了几分怒意。
  此时,酒桌之上,只剩唐逸跟庞文明两人,此时已是进行到第九圈,但两人依旧没有分出高下,似乎陷入僵局。
  陈掌柜走到二人面前,试探道:“唐大人,庞才子,今日诗酒风流,可谓酐畅淋漓。想来唐大人跟庞才子也是饱满畅快,不如……这诗会就这样结束如何?”
  庞文明眉毛大挑,心头大怒,如何肯善罢甘休,他赤红着脸色,说道:“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既然是举办诗会,自然是要选出个诗魁。否则,算什么诗会?”
  陈掌柜脸色纠结,这庞文明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不服气。陈掌柜脸色拘谨,看向唐逸,恭敬问道:“唐大人,您看这……”
  唐逸淡淡一笑,看向庞文明,笑道:“不如这样如何,这最后一轮,考题有你来出,内容由我来定。
  直到最后,若是谁提不出来,或者谁答不出来,那一方便输。如何?”
  庞文明脸色狐疑,生怕唐逸出什么诡计。但仔细一想,这考题由他出,他自然是要出自己擅长的;内容由唐逸来定,自然也是他所擅长的。如此想来,对于两人来说,倒也是公平公正。
  “好!”
  庞文明发怒时,眼珠就像要跳出来似的,这一声应和更像是打雷般让人觉得震撼。
  唐逸脸色狐疑,心中笑道,这庞文明当个书生才子的确有些不伦不类,若是穿上战袍,再拿个丈八蛇矛,配合他那燕颔虎须,活脱脱就是个张翼德!
  既然唐大人已经答应,陈掌柜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今日这场诗会,因为唐大人跟庞文明的对峙,无论今日谁赢谁输,恐怕过了今日之后,醉仙楼的名气将会更具盛名!
  先吩咐小二不要怠慢酒楼里边的客人,而后陈掌柜走到客厅中央,大声笑道:“诸位,陈某虽然是个商贾,却是极其羡慕诸位,尤其是听闻古人,他们利用曲水流觞的形式,尽享天然之美,流水、饮酒、赋诗的机会,抒发自然、表达志向、以及自身的胸怀。
  他们这种诗会形式既高雅又快乐,使得陈某非常羡慕!”
  陈掌柜微微缅怀,而后激动说道:“今日醉仙楼能够举办如此诗会,多亏各位才子佳人的照顾。尤其是唐大人,可谓是令醉仙楼蓬荜生辉!
  陈某非常欣赏文学诗会,认为他能抒发各位才子佳人的心志,又能使诸位聚在一起交流,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还能互相借鉴,互相提高。
  只是……既然是诗会,到底还是要选出一位诗魁。所以,唐大人同庞公子商量之后,两人决定,彼此之间再进行最后一场才华比试。”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原本以为诗会就这样结束,想不到还要进行最后一场比试,他们自然是非常愿意看到。
  沈清柔因为喝醉酒的缘故,脸色红润,煞是好看。听闻诗会加试,绣眉微蹙,美眸看向唐逸时,发现唐逸也在看着自己,唐逸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太过担心。
  她这才情绪稍安,毕竟相公没有饮酒,心里边更是对唐逸充满信心,如今相公诗才出彩,定是能够胜过庞文明!
  酒楼里边的气氛再次被点燃,方才两人行酒令可谓是不分上下,却不知这最后一轮到底谁会是诗魁?
  酒楼中央,庞文明将一杯热酒下肚,脸色涨红,大声说道:“我出的考题,考得乃是双叠宝塔词!”
  众人听闻,脸色大变。
  唐逸略微沉吟,所谓宝塔诗,乃是杂体诗的一种,是一种摹状而吟、风格独特的诗体。
  顾名思义,它形如宝塔。从一字句或两字句的塔尖开始,向下延伸,逐层增加字数至七字句的塔底终止,如此排列下来,构成一个等腰三角形,即如塔形、山形。
  起始的字,既为诗题,又为诗韵。
  而双宝塔诗,则是两塔对峙,是由单塔中的一七体演化而来,左塔不用一韵到底,由右塔充之。
  开始也是最多七字,后来发展到九字,最后可以无限延伸!
  这种诗刚出现时,首句为单字外,其后每两句递增一字。以后每两句为一组,恰似一副副对仗工整的对联,且寓意深刻。仍然首句为一字,实际是个题目,一韵到底。
  便在这时,有温陵学子大笑不已,看向唐逸时充满嘲讽之意。
  “这双叠宝塔词可是庞兄的强项!”
  “当初温陵书院入学之试,便是凭借双叠宝塔词,进入到甲班,成为许先生的学生!”
  “这唐逸如此狂妄,没想到竟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见旁人议论纷纷,庞文明喝了口酒,阴沉笑道:“唐大人,这考题的类型我已经出完,不知你这考题的内容是什么?”
  众人嘲讽不止,压根就不在乎唐逸的身份。唐逸脸色不变,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是在想考题的内容,对于外边的嘲讽置若罔闻。
  陈掌柜人老成精,可谓见人无数,但今日唐逸的变现是在出乎他的意料。
  尤其是唐逸脸上挂着的笑容,是在是令人看不出他的深浅,陈掌柜眼里闪过一丝惊咦,上前轻声问道:“唐大人,不知你这考题的内容是?”
  唐逸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将面前一杯热茶捧起,细细品味,茶香沁脾。
  但这般懒散模样,落在文人才子眼里,可谓是有恃无恐,嚣张至极,实在狂妄!立马有人讥讽笑道:“估计是不知道出什么考题内容,所以吓得说不出话了吧!”
  庞文明阴沉着脸色,冷笑道:“若是唐大人想不出考题内容也没事,将面前那杯酒水喝了便是。”
  庞文明声音不大,但众人都能够清楚听到。顿时看向唐逸时,嘴角的嘲讽之意更盛。
  啪!
  唐逸将茶杯拍到桌面,笑道:
  “你不是说本官质疑圣人妄论,数典忘祖,狂妄之徒。
  不如这般如何,此番双叠宝塔词,考题内容,就以“古,今”为题?
  你揽古之圣贤风采!
  我攀今之少年气宇!
  如何?”
  庞文明不屑地瞥了唐逸一眼,大声说道:“好!”
  此次诗会,争执发生,众人愤怒,其实已经不再是因为唐逸狂妄的原因了,而是争论本身的最主要的,问题关键:
  质疑圣贤,探寻义理,是对?
  折衷圣贤,践行言论,是对?
  如今,唐逸以攀今揽古为考题内容,
  最终以双叠宝塔词为题的辩论,定是要弥漫着古今学子的硝烟味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