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四章 晚辈愿意做任何事情!

  唐逸非常好奇,许蛮蛮为何会对这修炼功夫如此兴趣,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女孩大多数都是习惯学习琴棋书画或者针线女红,但像许蛮蛮这样喜欢练习功夫,又喜欢像江湖上的人一样喝得酩酊大醉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唐逸看着她,问道:“蛮蛮姑娘,你为何如此想要修炼功夫?就仅仅只是因为你喜欢江湖话本?”
  许蛮蛮摇了摇头,咬牙切齿说道:“因为我要报仇!!”
  “报仇?!”
  唐逸眉头一挑,难不成这陆蛮蛮身上还背负着什么深仇大恨不成?若真是这样的话,唐逸记得承认不会功夫,免得耽误人家姑娘。
  小果儿俏脸一紧,红彤彤的脸蛋紧张的看着许蛮蛮,想不到这位漂亮的姑娘身世如此凄惨。
  许蛮蛮点了点头,认真说道:“我要报仇,我几个哥哥他们总说我瓜,其实我一点也不瓜,大多时候我都非常机智!
  所以,我决定要学会功夫,然后好好的揍他们!
  我是不是非常机智!”
  唐逸:“……”
  小果儿:“……”
  ……
  ……
  唐逸觉得他有必要好好的跟许蛮蛮提醒一下,机智这个词用在她身上真的非常不适合她。
  就因为别人说她瓜,她就一个筋的想要练习武功……这样的思维逻辑,他觉得许蛮蛮这辈子基本跟“机智”无缘了。
  唐逸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许姑娘你的身上戾气如此之重,此乃习武之人的一大禁忌,这是不具备习武的资格。个人恩怨只会蒙蔽许姑娘的心,退一步才会海阔天空。”
  许蛮蛮低头思考,问道:“前辈,习武之人应当具备怎样的资格才是正确的?”
  唐逸胡扯说道:“一个正确的习武之人应当是有着百折不挠的毅力,锲而不舍的精神,勇往直前地追求和人生炼狱般的苦修,更要明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
  许蛮蛮眼里星光颤颤,一旁的小果儿,小眼睛带着狐疑之色看着自家姑爷,好奇怪哦……虾米时候,姑爷竟然懂得如此高深的习武知识?
  许蛮蛮神情激动,说道:“多谢前辈教诲!”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许姑娘,现在天色也已经不早了,还是早些回去,免得许院长担……”
  “原来前辈是认为我戾气太重了,我决定了!”
  许蛮蛮忽然大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要跟着前辈一起修炼如何修身养性,晚辈一定会非常努力的跟着前辈学习,争取早日成为一个具备资格的习武之人。”
  “啊?”
  唐逸一脸茫然。
  许蛮蛮神情激动,说道:“前辈刚才的教诲说得实在是太对了,真不愧是前辈!
  虽然前辈说得很委婉,但许蛮蛮如此机智怎能听不懂前辈话里边的意思。
  前辈的意思是,许蛮蛮现在暂时不适合练习武功,要先锻炼毅力还要进行一番地狱般的苦修才行。”
  “晚辈听说过的很多江湖故事都有这样的情节,徒弟拜师都是要先经受一番风吹雨打的考验的!
  所以,前辈肯定是想试炼许蛮蛮是否有这个决心学习武功!
  前辈放心,为了证明晚辈是真的想要学习武功,从今天开始晚辈就跟着前辈一起学习,等到哪天前辈发现晚辈已经具备学习功夫的资格,到时候再传授晚辈也是可以的!”
  许蛮蛮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前辈,我没骗你吧,他们都说我瓜,其实我一点儿都不瓜,关键时候我都是非常机智的!”
  唐逸:“……”
  ……
  ……
  庭院的屋檐底下唐逸摆起一张竹凳,旁边放着火炉,开始坐在屋檐下看书。
  远处许蛮蛮跟果儿在一起玩堆雪人,许蛮蛮手里拿着小木铲,左右来回铲着庭院的积雪,小果儿想要上前帮忙都被她严词拒绝。
  许蛮蛮嘴里念叨着:“小果儿,你用帮我,前辈让我玩堆雪人,其实是有深意的。这肯定是给我的试炼。
  我如此机智怎会不知道!
  我一定要让前辈知道,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小果儿:“……”
  小果儿无奈叹了口气,从屋子拿出来一堆请帖,找了个角落开始折纸飞机。
  看着纸飞机在空中飞舞,许蛮蛮惊讶极了,纸竟然可以在地上飞?
  她走到小果儿面前,寻问道:“果儿,你这是在折什么?纸竟然恶意在地上飞?就跟手摘飞叶一般,难道果儿你也会武功?”
  果儿摇了摇头,解释说道:“这纸飞机是姑爷教我的。”
  许蛮蛮脸色惊讶极了,心里肃然起敬,她想到江湖上听过的传闻,据说有一种功夫名为轻功,练完之后可以飞檐走壁,上天入地无所不,犹如轻燕飞舞一般。
  小果儿这请柬如此重量,却能够在空中轻盈飞舞定也是同样的道理!
  真不愧是是师傅,等他答应之后,一定要让她教自己轻功!
  想到这,许蛮蛮觉得有必要在唐逸面前表现吃苦耐劳、苦练功夫的决心,这样前辈才能知道她心中的想法。
  许蛮蛮大长腿走到唐逸面前,说道:“前辈,还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晚辈代劳行事的吗?”
  唐逸正看着书籍,看到许蛮蛮过来,顿时有些头疼,都说女孩胸大无脑,但他现在觉得这句话是错的,许蛮蛮发育不是特别丰满,但脖子以下都是腿啊,却也没见她智商上线过啊。
  唐逸笑道:“许姑娘乃是许先生的侄女,来到沈府便是贵客,岂能让许姑娘你在沈府受累。
  这若是被宋院长知道了,会怪我们唐府招待不周的。”
  “前辈尽管放心,这是晚辈自愿的,叔叔是不会怪罪前辈的。”
  许蛮蛮态度坚定,说道:“为了修炼功夫,晚辈愿意做任何事情!”
  唐逸若有所思,看向许蛮蛮修长笔直纤细的大长腿,在那紫色的碎花长裙的衬托下,美腿温润白皙,修长俏丽。
  唐逸嘴角微扬,神秘一笑道:“做任何事情……你确定?”
  ……
  ……
  ps:来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