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1+2+3章 劝人大度,天打雷劈!

  唐逸神色纠结,说道:“下官的确是想要彻查此事,但不瞒大人您说……实在是下官不敢。”
  “有何不敢?”陈知府虎目一瞪,怒道。
  唐逸佯装苦笑,为难道:“知府大人有所不知,下官乃是一介上门女婿,当初若不是沈家供读,下官此番何德何能能够成为温陵百姓官。
  沈家对在下一直重情重义,此番这起案件……即便遭受非议,沈家更是依旧护着下官,并且私底下与陆家磋商。
  然而,陆家却是三番五次为难沈家,更是咄咄逼人,最后闹得沈家生意难做,之后陆家家主陆辰石直接大闹县衙,直言若是下官胆敢伤他一根毫毛,他就杀了下官。
  还说,还说要……”
  陈知府怒目圆瞪,怒道:“陆家还说了什么?”
  唐逸脸色纠结,跋前疐后道:“陆家家主言明,其一位幕僚乃是知府大人您身边的红人,更是疑犯陆文远的叔父。
  只要这位叔父亲自出面,知府大人肯定会斥责下官渎职,立刻罢免。”
  “这几日下官终日不敢出门,心中惶恐不安,抑郁成疾,一则愧对温陵百姓,二则难以面对沈家,三则乃是因为陆家家主胁迫。”
  啪!
  陈知府怒拍桌子,气得火帽三丈,原来一切都是陆辰石这个老匹夫弄的!
  他怒声说道:“这陆家当真是反了天了!此案有本知府在背后为你撑腰!我看还有谁胆敢非议!若是谁敢在此事徇私枉法、食子徇君,本知府第一个拿他是问!”
  唐逸脸色担忧,看着知府大人,再次问道:“知府大人,您不会因为下官渎职而罢免下官吧?”
  陈知府义正言辞,大声说道:“此案你尽管大胆去查,本知府也会亲自督办此案,所谓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百姓的事无小事,更何况是奸杀案件,绝来不得半点敷衍塞责!
  任何人胆敢作奸犯科,伤害百姓,本知府第一个不让!若是胆敢仗势欺人,威胁朝廷命官,本知府第一个问责!”
  唐逸将上尚有余温的茶水,摆在知府大人面前,朗声说道:“下官谢过知府大人!知府大人能够时时刻刻都为我们百姓着想,此乃是温陵百姓之福啊!”
  房间外边,贾似言听得是一愣一愣,惊讶得像半截木头般地戳在那儿。
  今日,不应该是知府大人问责唐大人,现在怎变成是知府大人为唐大人撑腰了?
  关键是沈家不是一直在责骂唐大人,为何大人要说沈家一直在背后支持他?
  而且,
  就目前的情况,知府大人貌似是站在唐大人的这边的!
  贾似言自认心思细腻,能够洞察局势,但今日却是有些怀疑人生,甚至陷入了迷茫当中。
  他实在是不明白,本该斥责唐逸渎职之罪的知府大人,现在竟然会对唐大人如此上心。
  陈知府将茶水饮尽,润了润喉咙,他心里始终记得陆柏赋的安排,除了要为唐逸撑腰之外,还有探查惨遭玷污、遭受冤枉的民女。
  他稍稍沉吟,温声问道:“唐县令,不知那位惨遭贼人玷污的民女在哪?若是方便的话,本官想亲自询问一番。”
  “下官这就命人将遭受冤枉的民女请来。”唐宇说道。
  稍顷,
  民女严凤凤被人小心翼翼扶到县衙,跟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严凤凤的婶婶跟叔父。夫妇二人唯唯弱弱,惶恐不已,严婶婶不知为何哭得泪流不止,严叔父却是神情坚毅,似乎心里边下了很大的决定。
  见到唐逸,夫妇二人立马吓得身体颤抖,急忙跪拜行礼。严凤凤脸色憔悴,似乎有所察觉,双眼无神,看向唐逸,她的眸子忍不住轻颤,两行清泪便又开始流了下来。
  唐逸脸色柔和,说道:“严凤凤,今日乃是知府大人主持,听闻你的凄惨遭遇,当日你在公堂昏倒,今日特地前来关心你的身体状况。”
  严凤凤戚戚哀哀,哭着说道:“若是民女能够直接昏倒过去,一命呜呼该有多好。”
  说完这句话,严凤凤一双悲凉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唐逸:“民女自问这辈子未曾做过任何坏事,为何老天爷要这样惩罚我?
  他们为何要说我不知廉耻?我上山捡柴,难道这样也是错吗?”
  “老天爷……为什么好人总是命苦!总是命苦人!我上辈子是遭了什么孽,要让我此生这般的不公平!我那可怜爹娘!”
  严凤凤说到最后泪水已经消失殆尽,她就像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自言自语道:
  “我活该!父母都是我害死的!”
  “我活该!我不该抛头露面的!”
  “我活该!失了名节,不知廉耻!”
  “我真的该死!”
  ……
  陈知府目光淡淡,瞥了一眼严凤凤,说道:“严姑娘,你且放心,本府会为你主持公道。若是有何冤屈,尽管跟唐县令说。
  陆文远本府定是会严惩不贷,绝不宽恕!
  虽然你父母已经死了,但也勿许太过伤心,节哀顺变。本知府不仅会严惩陆家恶少,还会让陆家赔偿你的损失,若是你愿意的话,自可远走他乡,另寻一出无人相识的地方安居。本府保证,此后定是无人知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
  当然,你若是愿意的话,也可以选择息事宁人。在这件事情上边,陆家肯定会赔偿你更多钱财。
  你就念在陆文远年少无知,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又是喝醉了酒,不小心冲动害死了你的家人……情有可原,姑娘你大度一些,原谅他吧?”
  “我不会原谅他的!”
  严凤凤嘶声力竭,青筋遍布,含泪说道:“我也不需要他肮脏的钱财!
  我只要青天大老爷还民女一个公道!
  还我那惨死爹娘一个公道!!!!”
  唐逸看向陈知府,冷声道:“知府大人,可曾听过一句话?”
  陈知府脸色愣住,疑惑问道:“什么话?”
  “劝人大度,可是会天打雷劈。”
  陈知府:“……”
  其实唐逸非常厌恶那种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人一定要大度的人,离他远一点,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你!
  人有时候不用太大度,什么恨不用恨,原谅不原谅的。讲白了都是这些人,想要标榜自己是个圣人,感觉反过来说,也可以在纵容那些无耻的人,继续挑战着道德无底线的犯罪和犯贱!
  要知道,故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是命运。世间的伤害不仅是以恶为名,有时候更多伤害都是以爱之名。
  感同身受再深刻也只是“感同”而已,如果没经历过别人的苦,无法承担别人的命运,不能替对方承受实际的痛苦,就不要想象别人的苦难,不要劝人大度。
  所以,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人一定要大度的人,定是要离他远一点。
  因为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