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三章 姑娘的手……软吗?

  沈清柔俏脸微滞。
  蚕花璨落进孱流,孱流蚕花润残土。
  从字面看,蚕花本是作为个体,因为凋谢而璨落进溪流,但即便落进溪流,依然随着溪流,而滋润出土地,使得自己的生命在下一代群体身上得以延续,体现出真正的生命价值——终将孕育出一个繁花似锦、绚丽灿烂的春天!
  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却将诗人自己内心情怀,可谓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沈清柔美眸颤颤,想不到相公随意作得对联,竟是如此的出其不意,令人深思。
  便在这时,远处传来几声娇呵,唐逸抬头望去,发现几位姑娘相继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边,便是当日在醉仙楼认识的李婉儿。
  李婉儿早已听闻沈清柔身染风寒,急忙走过来寻问沈清柔病情如何。
  随后,还有几位姐妹相继走到沈清柔面前,脸带忧色询问着沈清柔有没有事。而后,姐妹们开始眉头舒展热络地窃窃私语,她们美眸如水时不时、偷偷地看向唐逸的面容,而后竟是脸色羞红掩嘴偷笑。
  沈清柔不知道听闻什么,耳根子竟也是跟着发烫。
  此时,在几位姐妹互相轻轻推搡之下,一位身材娇小、面色红透的小姑娘,莲步轻移走到唐逸面前。
  她轻声问道:“唐大人,今夜是船舫诗会不知、不知可否……”
  她羞涩、嗫嚅了半天,却是一句话都也没敢问全。
  唐逸眉头微皱,这小姑娘怕是准备一同游玩诗会。或者说,在眼前这些大姑娘唆使这位小姑娘,她们想要一同参加诗会。
  小姑娘低眉垂眼,心里小鹿乱撞,抬头偷看唐逸的反应,眼里满是希冀。她们几位姑娘上次已在醉仙楼亲眼目睹过唐逸的风采,因为碍于颜面、又因唐逸县令的身份,不敢唐突。
  今日得到沈清柔的答允,小姑娘这才敢主动上前寻问。
  “唐大人,诗会盛景一年一度,不知可否跟大人一同游玩诗会。”
  小姑娘像是用尽毕生的力气在说这句话,说话以后身体无力竟是面红耳赤的躲进几位姐妹的怀里。
  都说万事开头难,这第一句话刚问完,剩下的几位姐妹胆子便大了起来,纷纷附和。
  “唐大人,我与柔儿乃是好姐妹,不如我们一同参加如何?”
  “唐大人才华横溢,想必也会参加船舫诗会,不如妾身也一同参加。”
  “柔儿乃是温陵第一才女,此番又有唐大人陪同,这诗会头魁肯定非你们夫妻二人莫属,我们也好沾个光!”
  姑娘们忽然如此热络,主动上前交谈,莺莺燕燕的笑声令唐逸一阵无语,他果然不是特别擅长应付女人。
  唐逸求救的目光看向沈清柔,小媳妇抿嘴微笑,佯装没有看到。
  这些姐妹素来跟她很好,又是极其喜欢玩闹,但都是言有所戒,行有所止,不会过分的开玩笑。
  再说,谁叫她方才问相公的时候,他犹豫了半天才告诉自己对联的下联。
  就当自己偷偷地任性一下。
  唐逸无奈笑道:“几位姑娘若是不嫌弃唐某才学浅陋,那便一同参加游玩船舫诗会吧。”
  轰轰轰!
  就在这时,一声声巨响,烟花在空中炸开,焰火璀璨,随着烟花不断盛开,整个温陵城出现一道道花灯飞上天空,灯火明黄,瞬间照得犹如白昼。
  “船舫诗会开始啦!”
  远处的城墙之上有人高声叫喊,只见一道道火光犹如暗夜里的一颗流星,悄然的升上夜空之中,而后在夜空中绽放开来,璀璨极了!
  原本隐没于云层当中的寒月,再一次露出半边圆脸,月光倾泻而下,与璀璨的灯火交相辉映,整座温陵城如梦如幻。
  无数温陵学子今天晚上本就是为了船舫诗会而来,看热闹是一回事,但比起船舫诗会来说,后者更加重要,这可是“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机会。
  毕竟,作为读人争得不就是一口才气!
  听到诗会开始,才子纷纷向着温陵河畔靠拢,远处几个签名处,船舫诗会有规定凡是参加诗会的都必须签名报道,一方面是为了记录名字,另外一方面则是统计人数。
  沈清柔不忍心看到相公这般为难,轻声说道:“船舫诗会已经开始了,我们还是快些过去签名处报名吧。”
  唐逸点了点头,认真说道:“几位姑娘,签名报道的时间有限,我们还是在路上一边走一边慢慢聊吧。”
  姑娘们见到唐逸认真的样子,顿时巧笑嫣然。若说方才她们还有一些大家闺秀的矜持,现在与唐逸熟络之后,竟是毫不客气的问东问西八卦起来。
  温陵街道非常热闹,唐逸这边也非常热闹。
  被如此多的少女簇拥,可谓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立马就街道上的游客们看到,游客们侧视,看到有公子被如此多的姑娘簇拥着,忍不住摇头叹道世风日下,又有人看到之后满脸愤慨,极为不耻。
  有书生义愤填膺,说道:“这是诗会,又不是里屋,卿卿我我,世风日下!”
  有学子脸色傲然,说道:“不就是姑娘,跟没见到过似的。毫不炫耀的说,鄙人曾在三年前有幸牵过姑娘的手!”
  “姑娘的手……软吗?”
  那书生脸色微滞,思索半天,说道:“应该,挺软的。”
  说完之后,书生看向唐逸时满是羡慕,心里暗恨不是局中之人,更多的则是露出艳羡的目光!
  尽管只是一小段距离,但是当唐逸跟沈清柔还有几位姑娘一同走过来的时候,见到报名处已是围满了许多人。
  唐逸心里微微惊讶,这船舫诗会可谓是温陵的大手笔。
  要知道,乾朝可谓是广为认知的诗歌天堂,所谓”乾诗北词玄曲”,其中把诗归结于乾,也可看出乾朝在诗歌历史上的地位与垄断之势。
  关于大乾诗词文化如此繁盛的原因,唐逸想了想倒也是能够理解。大乾经济,政治,文化,历史这四方面都极为适合诗歌的发展,从而使得现在的大乾正处于一个空前绝后的文化巅峰。
  当然,大乾发达的经济,也为现在诗词繁荣奠定了非常稳固的物质基础。以至于不管是文学书生,还是平民百姓随便一人都能够粗略的赋颂几句诗词。
  唐逸跟众位姑娘们来到一处签名的位置,他仔细的看了下,再往别处的瞧了瞧确定没有走错之后。
  他疑惑问道:“老先生,为何这边的签名处人如此之少?
  我方才从那边走过来的时候,可是见到一大堆人在争先恐后的签名。”
  眼前的签名处与其他地方比,除了零星的几个人外,只有一位老头两鬓发白,正老神在在的坐在签名的位置上。
  听到唐逸的问话,那老头提起耷拉着的眼皮,瓮声说道:“你有所不知,老朽这个签名处与别处的不同。
  唐逸眉头微蹙,问道:“不同?有什么不同?”
  老先生和蔼一笑说,道:“别的签名处无需考校,可以直接参加诗会,只是得在船舫进行两轮比赛。
  而老朽这个签名处,只需通过老朽的考校,便可直接参加诗会的决赛。”
  就在唐逸与老先生说话之时,身后一道讥讽嘲笑之声,却是突兀的响起。
  “竟然连最基本的规则都不知道,竟然也敢来参加这船舫诗会。
  唐大人还是先到别的签名处报道吧,这里可不适合唐大人您呦。”
  这道声音有些阴阳怪气,充满傲慢之意,顿时令得姑娘们止住笑声,美眸纷纷向着身后望去。
  唐逸眉头微蹙,寻声望去,街道对面,一位身着锦衣绸缎的公子,目光俱傲,手上磨蹭着一块晶莹的暖玉,看向唐逸时,嘴角满是嗤笑之意。
  此人便是今年温陵秋闱考试的举人——范进!
  ……
  ……
  ps:谢谢书友8164的500币打赏!承蒙厚爱!求收藏,求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