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七章 《葵花宝典》的第一步是什么?

  (谢谢别闹丶我腰不的打赏!)
  许府的大厅内。
  沈清柔看向唐逸,柔声问道:“相公怎么会突然进来?”
  她一袭白衣的站在许府大厅,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大厅里边,不时有书生、商贾流转在她那秀丽的容颜之上,众人心里边啧啧称奇。
  这沈清柔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
  尤其当她看向身边的男人时,托腮凝眸,若有所思。那份温柔、那份美感、那份妩媚,使众人久久难以忘怀。
  旋即,众人目光落在唐逸身上,脸上布满艳羡之色。
  唐逸无视周围目光,解释说道:“方才一个人觉得有些无聊,便在这府内走走,没想到走着走着就遇见你们了,便走进来看看。
  刚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想起方才幽静小道偶遇许先生,唐逸心里可谓是一阵头大。
  幸亏他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番许蛮蛮这话里边‘跪’这个字的含义。
  如若不然,被误认为在许府草丛瞎搞不说,对象还是人家的侄女,许先生还不将他生吞活剥了。
  在这之后,许先生送完李大夫离开,许先生便诚邀唐逸进入府内,并提及许老夫人一直都在念叨着他。
  今天是许老夫人寿诞,若是不去拜见一番也说不过去。唐逸便跟着许先生进入府内,没想到立马见到沈清柔和小果儿身边围满了人,唐逸猜测肯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赶忙过来看看。
  沈清柔抿嘴一笑,将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唐逸听完之后,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小果儿如此袒护她,以后就不给她将鬼故事了,讲电影剧情吧……《午夜凶铃》不错。
  唐逸正想着事情,许先生从后边走了过来,唐逸急忙给许先生介绍沈清柔,并刻意强调了一句:“这是我的未婚妻。”
  许先生喜上眉梢,心里边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是落了地,想来唐逸有如此漂亮的媳妇,定是不会再打自己侄女的注意了。
  许蛮蛮从许先生身后冒出一颗醉嘘嘘的小脑袋,嘻嘻一笑道:“哇!原来这位就是前辈的未婚妻,好漂亮啊!!!”
  许先生脸色一板:“蛮蛮,不可无礼。”
  蛮蛮吓得赶忙又将脑袋缩了回去。
  许先生将唐逸领到老母亲面前,许老夫人一番寒暄过后显得非常高兴。
  见到老母亲露出开心的笑容,许先生眼眶一阵湿润,说道:“娘,孩儿知道您喜欢观看船舫诗会,今天娘您大寿,孩儿广邀温陵才子,特地给您举办了一场寿宴,名为寿宴诗会。”
  许老夫人慈眉善目,点了点头笑道:“有心了。倒是这几日天气严寒,还是早些举办完,让大伙好好回去歇息才是,可别冻着了,不好。”
  许先生连忙点头答应。
  他转身叫人将李大夫的送来的药材拿去厨房煎药,待得亲自见到老母亲将药喝完,这才又叫人将火炉起好,又拿来厚厚的棉袄给老母亲盖上,一切准备完毕,他这才走到前院戏台上边与众位文人才子见面,并介绍此次寿宴诗会的内容。
  此时外边天色暗沉,已经停歇几天的雪花,开始又下了起来。
  唐逸走到沈清柔身边,故作疑惑,问道:“媳妇,你有没有觉得,刚才许先生照顾许老夫人的画面……好像有点似曾相识哦?”
  沈清柔急忙低下头,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
  而后,
  沈清柔忍不住抬起美眸,佯装生气瞪了唐逸一眼。
  当初唐逸染了风寒症,沈清柔便是这般无微不至,贴心的照顾着他。
  相公怎可以说出这般羞人的话!
  我明明是他的妻子!
  ……
  天上雪花纷飞,许府灯火璀璨。
  戏台上边,许先生一袭盛装,脸上布满欣喜之意,对着场间才子们拱手行礼。
  他激动说道:“养育之恩如滔滔江河不绝,寸草之心难报三春艳阳光辉!
  诸位!今日乃是家母七十寿辰,许某自知家母喜好热闹,便举办此番寿宴诗会。
  如此百忙之际,许某谢谢各位文人、同僚能够光临家母寿筵!
  还望诸位今天晚上能够不醉不归!”
  文人墨客纷纷还礼,祝贺致词随处响起。
  酒桌之上许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眼眶竟是微微有些湿润,在看向台上的许先生时,她露出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那脸上条条皱文,就好像是在回忆起过去的往事。
  许先生说完便从戏台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到老母亲身边,果真是半步不敢远离。
  唐逸心里有些唏嘘,前世的他经常从网络新闻看到,许多子女因为房产、钱财、争执、等等一系列原因将老母亲赶出家门的例子,倒想不到这位许先生竟然有着如此孝心。
  许蛮蛮迈开大腿,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她手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酒壶,忍不住打了个酒嗝,看向唐逸,问道:“前辈,您什么时候可以教我练《葵花宝典》?”
  唐逸眉头一挑,想不到这许蛮蛮酒量如此之好,不知道明日酒醒之后,想起自己这般狼狈样子,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沈清柔眼神疑惑看向唐逸,小果儿眉头微蹙,轻声问道:“姑爷,什么是《葵花宝典》?”
  唐逸解释说道:“这是一种武功。”
  小果儿问道:“姑爷竟然会武功?你是什么时候练的《葵花宝典》”
  唐逸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缠,他看向许蛮蛮,认真说道:“蛮蛮姑娘,你要知道,我辈江湖人士修炼功夫岂是能够一步登天?
  凡事都需要讲究循循渐进,一步一个脚印,不可燥进。”
  “晚辈懂了!”
  许蛮蛮点头如捣蒜,急忙乖巧地坐着。
  她露出可爱的笑脸,说道:“晚辈不会燥进,请问前辈,《葵花宝典》的第一步是什么?”
  唐逸:“……”
  ……
  ……
  Ps:来啊!互相伤害啊!不就是更新!只要书友大大们敢打赏,我就敢肝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