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五章 漫道此之谓,谁知恶在其!

  贾似言一头雾水,那城隍庙里边的大黄狗跟整个案件能有什么关系。但是,听到唐大人说这是线索,想起大人总是思路清奇,不与世俗同流。
  他脸色激动,连忙问道:“东翁,您方才所说的线索是何意思?”
  唐逸沉吟半会,说道:“依据你方才所说,这大黄狗是命案现场唯一的“目击者”。”
  贾似言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依据李氏的话,当天雨夜,她到达庙里的时候,除了死去的小姑子,逃跑的男人,就只剩下那只黄狗。”
  唐逸突然问道:“那么刘氏她们二人到达城隍庙之前,那只大黄狗可曾出现过?”
  “这……”
  贾似言犹豫半天,说道:“这倒是没有问过刘氏,不过这只是一只流浪狗实在不好判断。”他细细琢磨,越加觉得唐逸说得有理“这般说来,这只黄狗倒是有些蹊跷。”
  贾似言看向唐逸,忍不住又问道:“东翁,除了这黄狗以外,可还发现什么疑点?”
  唐逸想了想,说道:“你再叫刘氏过来仔细问问看,毕竟事发太过突然,刘氏可能太过着急,忘记了其他的线索。”
  贾似言连忙点头,倾盆大雨冲出屋檐,急忙命令衙役将刘氏带到府邸寻问。
  不一会儿,一位民妇被衙役带到屋里,民妇年龄约莫三十几岁,身材丰腴臃肿,衣服简陋残破,因为小姑子惨遭不幸,刘氏已经是哭得眼睛红肿,走到唐逸面前,哭泣拜见,说道:“民妇,拜见县衙大人。”
  唐逸点了点头,语气柔和说道:“李氏,当日城隍庙的经过,你再重新叙述,事无巨细越清楚越好。”
  李氏擦干眼角泪水,点头说道:“民妇的公婆下世过早,丈夫长年在南邻经商,家中只有我和小姑相伴生活。前些日子,我同小姑商量,准备前往南邻与丈夫相见,昨天路过温陵却开始下起暴雨……我听见小姑在庙内大喊救命,
  我吓得急忙向庙里跑,却在庙门口撞上个一个男人……并跟那个男人斯打起来,在他后背狠狠抓了几下,但民妇如何能够是他的对手,他抬脚踢向民妇的肚子,之后便狼狈跑掉。民妇进庙里一看,小姑衣衫不整、脖子被柴刀砍断,已经断气了。
  县衙大人,你可一定要为我那苦命含冤的小姑做主啊!”
  想起自己苦命的小姑,李氏泣不成声埋怨后悔,贾似言站在旁边气得牙痒痒,拳头拽紧恨不得抓住凶手,将他打得不能人事残废瘫在床上不能自理。
  强暴民女不说,竟然还残忍砍断脖子,简直是禽兽行径!
  唐逸问道:“那男人具体长的什么样子,你可看清楚?”
  李氏摇了摇头,哽咽说道:“当是天色很黑,加上雨幕太大,民妇没能没看清那人的模样,只知他身高力大,光着上身。”
  “当时你进城隍庙里,除了你还有你小姑之外,可还有其他人吗?”唐逸又问。
  李氏仔细回忆,摇了摇头说道。
  唐逸眉头微皱,问道:“你们到达城隍庙之前,可曾见过那只大黄狗?”
  李氏再次摇头,说道:“那只大黄狗是后来进去庙内的时候发现的,当时大黄狗全身淋湿,躲在角落里边。”
  唐逸说道:“你与凶手扭打,他匆忙逃离城隍庙的时候,那只大黄狗可曾有过吠叫?”
  李氏又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紧接着,李氏又开始大声哭泣,希望县衙能够为他小姑主持公道,哭得泣不成声,声音凄厉极了。
  唐逸目光犀利,看向李氏,之前几个案子都有目击者,能够直接确定凶手是谁。但是,这次案件却是凶手扑朔迷离。
  如今只有李氏是目击者。
  如果大胆假设李氏便是凶手?
  趁着雨幕故意勾结他人陷害?
  很快唐逸就否定这个猜测,若李氏真想要杀死她小姑,完全不必要大费周章。
  她大可趁着大雨在山路将其杀死,然后再怪罪到山匪身上,山匪拦路抢劫本就是常事,事情岂不是更加简单?
  唐逸示意衙役先将李氏带回去安置休息,待得民妇离开,贾似言连忙问道:“东翁可曾发现什么线索?”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发现了几条线索,不过,若是想要抓住凶手的话,可能还需要贾先生再做一些事情。”
  听到能够抓住凶手,贾似言心里大喜,说道:“抓捕杀人凶手,本就是咱们衙役,作为县衙先生我自当是义不容辞,只要能够抓住凶手,东翁你尽管吩咐。”
  唐逸走到贾似言身边,将心里的想法简单说给他听,贾似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极了。
  贾似言脸色难看,说道:“东翁……你这个方法,不知有几成把握,若是抓不到凶手的话,那东翁……东翁这些时日好不容易立的青天之名,恐怕会成为整个温陵的笑话!”
  “若是不成意外,有九层的把握能够抓到凶手。”
  唐逸解释说道:“只所以用这个方法,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唯一可见的线索,便是那只大黄狗,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
  贾似言无奈苦笑,想着唐大人应该不会拿自己名誉开玩笑,若是能够抓住凶手,便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
  ……
  衙役门口,两名衙役走到告示木栏,将手里的告示纸张贴在上边,看着纸张里边的内容,两人的脸色变得有些诡异。
  同一时间,远处几家酒楼客栈里边,说书先生收到来自县衙的纸条,打开仔细看了看,立马脸色变得煞白至极。
  说书先生仔细询问衙役,纸条内容可是县衙大人准许?
  衙役点头称是,说书先生立马醒木一拍,将纸条消息告诉坐下宾客。
  不一会儿,随着大雨倾盆而下,哗啦作响,一道来自县衙大人的告示消息悄然在温陵街坊开始逐渐传响。
  告示内容如下,据说最近在城隍庙发生一起强丶丶暴杀人案件。最令人们惊讶不已的是,是告示里边的内容,县衙大人明天准备在县衙里边公开审理,而审理的对象竟是一只通了灵性的——大黄狗!
  公开审狗??!!
  此消息一出,无数人哗然,认为县衙大人莫不是昏了脑袋,抓不到凶手就算了,竟然要在县衙公开审理大黄狗狗?!
  至于通了灵性……百姓直接忽略。
  了解城隍庙强暴杀人案件的人,都知道这次凶手乃是一个年轻男子作案,再加上死者的嫂嫂也亲眼见到凶手,。
  在这个唐大人却突然瞎了眼睛似的,竟然要在县衙里边审狗,即便抓不到凶手,也不能如此荒唐做事啊!
  温陵百姓,可谓是扼腕叹息愤怒不已,原本以为这唐大人是难得的百姓父母官,现如今却为了能够草草断案,竟出此荒诞下策,莫不是要把百姓当成傻瓜来戏耍!!
  抓不到凶手便抓不到凶手,竟然还将百姓当猴耍!
  于是,爱憎分明的温陵百姓悄悄地称呼唐县令为“民之父母”时,又冷嘲热讽说了一句话:“漫道此之谓,谁知恶在其!”
  直接讽刺唐逸是好官为时过早,本质上金絮其外败絮其中,依旧是个无能的官婿!
  便是在无数潮水般骂声,以及接连滂沱大雨当中,唐县令审理大黄狗一案终于是离开序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