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公,登徒子……

  小雪纷飞,带着一种空冥的感觉拉近了河畔与闹市的距离,河水如此的沉稳安然,不露丝毫的慌张,静谧中清浅闲雅,清姿款款,温淡素洁。
  河畔边,一声寒风吹起,沈清柔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冰冷的风情。
  她那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说完这句话的很适合,带着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白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唐逸看着她的美眸,认真问道:“能告诉我原因吗?”
  按照唐逸本来的安排,等到新年过完,便带着小媳妇一起去江南。
  沈清柔将一缕秀发挽过耳际,柔声说道:“我若是离开了,温陵便只剩下爹爹一个人。虽然爹爹未曾说过让我留下,但妾身知道,若是连妾身都去了江南,那就真的只剩下爹爹一个人生活了。”
  “爹爹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若我时常叮嘱的话他连吃饭都会顾不上。我有时候回想,爹爹这般忙于商事,或许怕是会想起娘亲。”
  唐逸佯装委屈,说道:“我也是个工作狂,若是媳妇你不跟我一起去江南的话,我会非常孤独的,夜不能寐,饭不能食,也会非常伤心的。”
  沈清柔“扑哧”笑了出来,随即又觉得有些失态,白皙的脸蛋羞得泛出殷红之色,犹如润玉的脖颈不知天冷的缘故,还是害羞的原因,变得通红极了。
  沈清柔说道:“相公离开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的学习经商知识,我听王大人说过,相公跟王大人准备在江南开书坊,到时候相公便好好的当官,我便好好的经商。然后啊,相公赚得钱财,都要乖乖的落到我的口袋里边。”
  唐逸眉头一皱,郁闷说道:“娘子,我们两还没成亲,你就开始管我的私房钱了?”
  沈清柔皱了皱鼻子,笑道:“对!妾身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管家婆,我已经原形毕露了。现在相公跟我订婚,已经是上了贼船,想要后悔已是来不及了!”
  唐逸哈哈笑道:“那我就当个苦工,好好当官,好好赚钱,然后钱财全部都交给娘子你保管!”
  沈清柔笑容逐渐收敛,认真说道:“谢谢相公。”
  唐逸刮了下小妮子的琼鼻,说道:“我说过,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旋即,唐逸话锋一转,说道:“等到江南都稳定了,娘子你定要过来江南。到时候你若是不过来,我便亲自过来将你五花大绑,抗回江南!”
  沈清柔脸色羞红,轻声应道:“嗯。”
  将面线糊吃完,两人顶着寒风,回到沈府院落,房门外边,小果儿摆了张椅子,正坐在上边打着瞌睡,她原本是要等小姐回来的,但小姑娘一直坐着等,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听到响声,果儿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姑爷跟小姐回来,高兴说道:“小姐,姑爷!你们回来啦!”
  唐逸脸色微笑,关心说道:“下次如果如果这么晚,我们还没回来的话,你就先回厢房里边休息。现在天气这么冷,在这里睡着的话,很容易就着凉的。”
  听到姑爷关心的话语,果儿心里温暖极了,脸蛋通红说道:“姑爷,你先这里稍等会,我去给你拿热水过来。”
  唐逸连忙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小姑娘脸色挂着笑容,屁颠屁颠的向着院外跑去。
  今天两人都累了半天,沈清柔叫唐逸早些休息,便向着二楼的走去,唐逸则是回到房间,不一会儿,果儿提了热水进来,说道:“姑爷,我服侍你洗漱吧。”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简单清洗一下就好。”
  见到唐逸起身走过来,果儿嘟着嘴,像是在生气似的,说道:“姑爷,还是让果儿服侍你,若是小姐知道了,会怪罪我的。”
  唐逸笑了笑,说道:“你不要告诉小姐,小姐不就不会知道了。”
  果儿拘谨说道:“是不是果儿笨手笨脚的,所以姑爷嫌弃果儿。”
  唐逸苦笑说道:“没有的事,只是姑爷以前没被人服侍过,现在也不怎么习惯被人服侍。”
  尽管来到沈府已经快要半年,但唐逸跟果儿的相处模式,已经处在服侍与不愿被服侍的拉锯战中。
  果儿柳眉微垂,似乎有些不高兴,轻轻嘟囔一声,向着屋外走去。
  唐逸简单的洗漱一下,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房门外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响,还有果儿的惊呼声,唐逸走到外边看了看,原来是小姑娘不小心摔倒了,拿着的水桶倒在了地上,热腾腾的白烟往外冒着。
  唐逸将果儿扶起,关心问道:“没事吧?”
  果儿全身湿透,打个喷嚏,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没事,不小心吵到姑爷你休息了。”
  唐逸问道:“现在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房间里里边休息。”
  果儿解释说道:“这些热水是要给小姐洗漱的,我方才走过来的时候太过着急,不小心绊倒门槛上,所以才会摔倒。我得赶紧将这些水渍清理才行,不然管家要是看到,会骂我的。可是小姐那里还等着热水……”
  唐逸敲了一下小姑娘的脑门,果儿吃痛一声,眼角带着泪珠,说道:“姑爷,你为什么突然打我?”
  唐逸说道:“你现在全身都湿透,应该是先回房间将身上衣服换掉,不然等会真的会着凉的。”
  “可是,小姐上边还需要热水洗……”
  “小姐需要洗漱的热水,我等会会拿上去的,你先回房间换衣服。”
  “不是,小姐现在……”
  “快去吧!”
  果儿无奈的转身离开,唐逸将地上的木桶拿在手上,到厨房装好热水之后,向着二楼的房间走去,房间的门是被虚掩着,有白色烟雾从里面冒出,唐逸将房门轻轻打开,整个人不由得定在原地。
  只见璀璨灯火闪烁的房间里边,一个褐色的大木桶中烟雾缭绕,女子黑色秀发犹如绸缎一般、正背着身缓慢梳洗着每一寸细腻的肌肤。
  女子的后背非常好看,线条均称,肤白细腻,娇小玲珑,有柔骨感,可谓是白皙滑润,婀娜多姿!
  唐逸原本以为沈清柔只是简单洗漱,没想到会是在房间里边沐浴,他心里轻声默念几句非礼无视,非礼无视,待得情绪稍微稳定了些,他这才便抬起脚步,想要准备轻轻的离开。
  “果儿,热水现在已经够多了。别再盛热水过来了,你今天一定也累了,还是早些回房间里边休息吧。”
  沈清柔梳洗细腻如雪的肌肤,轻声说道。
  却是无人回答她的话语,沈清柔眼神疑惑,转头向着身后看去,此时唐逸手里拿着木桶,正蹑手蹑脚的向后退去,模样颇有些滑稽可笑。
  见到沈清柔突然转过身来,唐逸身体直接僵住,两人大眼瞪着小眼,白色烟雾腾腾冒出,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沈清柔绝美身段。
  沉默的对视几秒,皆是不言不语
  稍顷,
  唐逸咳嗽一声,尴尬说道:“我说这次又是误会……你信吗?”
  沈清柔白皙的脸蛋,顿时变得滚烫极了,相公怎么会突然进来屋内?她略带慌张,将小脑袋藏进木桶里边。
  唐逸冷汗涔涔,实在是没有想到沈清柔会在这个时候沐浴,他目光微微抖动,眼神所过之处皆是细腻如雪的美景,在烛火璀璨薄雾冥冥的照应下美艳极了。
  唐逸神色微紧,小声解释原因,却听房屋外边传来小果儿的声音,唐逸心里暗道一声糟了,毕竟事关沈清柔的名誉问题,若是被小果儿发现还没事,但若是被其他丫鬟发现就糟了。
  “小姐,我方才拿水桶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姑爷又重新帮我提了一桶上来。”小果儿站在外边,轻声说道。
  唐逸急中生智,转身跑了出去,顺手将房门关紧。
  小果儿刚刚走到房门,见姑爷急忙出来,疑惑问道:“姑爷?”
  唐逸擦了擦额头,笑道:“热水我刚才已经提上来了。柔儿现在已经在准备洗澡,现在夜色已经深了,果儿你也累了一天,先回房间休息吧。”
  小果儿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姑爷为何会如此紧张,她想了想,又轻轻点了点头。
  唐逸跟着小果儿下了楼,二楼的房间里边,沈清柔美丽的娇躯全部泡在冒着白雾的热水里边,听到房门外边脚步声音越来越远,这才轻轻的从热水里边冒出一个可爱的小脑地。
  此时沈清柔的神色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忽然,沈清柔想起唐宇方才慌乱的样子,竟是觉得有些忍俊不禁,想不到相公也会有如此慌乱的时候。
  她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轻微弧度,而后她像是意识到什么,眉目如画,羞涩通红,赶忙将脸蛋藏进水面,通红的脸蛋顿时变得滚烫极了。
  沈清柔美眸颤颤,看这房门的方向,皱了皱鼻子,柔声说道:“相公,登徒子……”
  ……
  ……
  ps:今天依旧是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