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六章 让他身败名裂、将他挫骨扬灰!

  呯!
  许府花园,贺知文将手里斟满的酒杯狠狠砸在桌上,杯上的酒水立马洒了一桌,身旁跟着的几位公子也是一脸怒意。
  “荒谬!强词夺理!欲盖弥彰!区区一个小姑娘竟然敢如此谩骂于我!”
  贺知文怒火中烧,拿起酒杯仰头一灌,却发现已经没酒,顿时,额头上的青筋又冒了几根,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旁边,一位才子脸色难看,劝解道:“贺兄何必如此与她们置气,那无能官婿才智如何,能力如何,诗文如何,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即便她们极力想要替他辩解,但现在温陵城谁会相信他唐逸有资格能够夺得诗魁,不过是靠旁门左道的技能而已。”
  另外一位才子点了点头,说道道:“李兄说得对,那唐逸才学如何,整座温陵城谁人不知?傻瓜多年,未曾读书,半字不识,竟然能够一朝写诗,甚至还夺得游园赏诗大会的诗魁……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谁能相信!”
  贺知文脸色稍稍缓和,痛心疾首道:“我这是替咱们天下文人气不过啊!”
  “几位在说的可是沈家官婿的唐逸?”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道好奇的声音,林巧巧莲步款款走到几人面前,只是这动作配合她那丰腴身姿,显得不伦不类有些滑稽。
  看到林巧巧肥胖的身体,贺知文脸色一紧,心里想到,这……这不会又是哪个姑娘准备替唐逸辩解吧?
  要是刚才那个小姑娘的话,贺知文还能据理力争一番,但要是眼前这个胖女人,别说是距离力争,只要她撞自己一下,不出半盏茶的时间,定要跪在地上求自己醒过来!
  于是,他们几位才子互相对视一眼,直接是低着头,喝闷酒,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林巧巧被人无视有些不悦,不过很快便露出一副温和的笑意,说道:“不瞒各位,我家相公与那个唐逸也是有些纠葛。
  方才听闻几位所言,觉得有理有据。”
  贺知文眉头一挑,原来这个女的跟唐逸也有纠纷,忍不住问道:“敢问姑娘,你家相公是?”
  “范解元,范进!”
  贺知文脸色骇然,而后有些狐疑,想不到竟然是这个胖女人的丈夫是范进,这范进可是秋闱考试的解元,这口味竟然是如此独特。
  贺知文急忙起身行礼,说道:“原来是范兄的妻子,失礼失礼。”
  林巧巧笑了笑,说道:“诸位也知道,我家相公乃是秋闱考试的解元,但那唐逸不过是个举人。
  论才学我相公赢他一百倍,论功名我相公赢他一万倍。”
  林巧巧越说越是伤心,说道:“原本船舫诗会之后,若是赢得诗魁,我家相公将会迎娶我作为最大的礼物。”
  “可是那唐逸沽名钓誉,私底下与许先生买卖题目,更是与温陵学院的裁判串通一气,……而且,我听闻公子因为这件事情还被人无故谩骂,顿时觉得有些气人,简直是荒谬至极!”
  贺知文脸色一喜,歉意说道:“原来如此,是在下失礼了。”
  林巧巧摆了摆手,又迟疑了下说道:“无妨无妨。实不相瞒,在下来到许府之前,有听闻一件事情。据说许院长之所以此次会广邀温陵才子,目的就是想替许老夫人举办一场类似船舫诗会,名为寿宴诗会。”
  贺知文几人自然也有所耳闻,却不知眼前的林巧巧为何会突然提及这件事情。
  林巧巧继续说道:“那唐逸作为船舫诗会的诗魁,此番宴会定然是受到邀请必须参加的。
  几位公子,方才义愤填膺也说过船舫诗会唐逸并不是靠着真本事,只是投机取巧而已,那……何不在此次晚宴上边试探一番,若他真是金絮其外败絮其中,刚好可以狠狠的羞辱他一番!”
  贺知文目光一亮,说道:“好办法!好办法!”旁边几人纷纷附和,表示赞同。
  林巧巧神色忧伤,伤心说道:“可惜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不好抛头露面,更不好与人相争,如若不然妾身定要同各位一起搓搓那唐逸的锐气,替我们家相公好好出这一口恶气,这诗词一道怎能投机取巧!”
  贺知文脸色诡异,尤其是看到林巧巧脸上肥肉乱颤露出忧伤之色,又看到她伸出比大腿还粗的胳膊时,她如果是弱女子的话……那他们算什么?
  不过,林巧巧倒是提醒了贺知文,他想了想,说道:“姑娘放心,在下定会在寿宴诗会上好好试探唐逸一番!若他真是个废物,定会狠狠的羞辱,替范解元出一口恶气!”
  贺知文将酒杯放下,眼看寿宴快要结束,便向林巧巧行了一礼,而后带着几个才子匆匆向着远处的走去。
  后边某处阴暗角落,范进慢慢走了出来。
  他脚步徐徐,走到林巧巧身旁,疑惑问道:“娘子,你何故要找那个唐逸麻烦?”
  “你说何故?!”
  待得身边无人,林巧巧一股无法控制的愤恨的情绪不断在心里翻腾。此时的她,恨极了沈家,恨极了沈清柔,恨极了唐逸,恨得直翻白眼,恨得牙根发麻,手指骨节发痒!
  林巧巧怒极反笑,说道:“相公,你可知晓,这些时日温陵一直不断在盛传那唐逸是个窝囊废,毫无才识,无能官婿,不过是买卖题目,才得以获得诗魁。
  你猜这些消息都是从哪里开始传出来的?”
  范进若有所思,说道:“难道这些都是娘子所为?”
  林巧巧脸色扭曲,怒声说道:“唐逸竟然敢抢走相公的诗魁之名,我就要让唐逸身败名裂看,将他挫骨扬灰!
  我要让唐逸,让沈家永远在温陵抬不起头来!”
  范进脸色犹豫,说道:“可是……娘子,你确定方才那几人能斗得过唐逸?”
  林巧巧冷哼一声,娇声笑道:“斗得过也好,斗不过也罢,只要妾身能够恶心一下唐逸,能够恶心一下沈家,我这心里边就舒坦极了……”
  范进看着林巧巧脸上堆起的肥肉乱颤,心里边五味杂陈,甚至觉得非常反感。
  但是,范进很好的掩饰住,佯装跟着大笑,没有对林巧巧露出一丝丝的反感之意,他还要借着林家财势,踏上青云之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