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四章 城隍命案!

  写话本小说之事,唐逸并非开玩笑。这个时代书籍可谓一本万利,按照王阳明说法,每部书籍可纹银三两。其他书籍相对便宜,但少说也有数钱之价。比照一两银子可以买三百多斤大米,上好猪肉可买八十多斤。
  一本书三两银子可谓是暴利中的暴利行业了!
  有人曾经说过,经商最害怕是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当一件商品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值得你去铤而走险;若是百分之一百的利润的话,就足以去践踏一切人间律法。
  若是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即便是冒着绞死风险也是值得的!
  根据王阳明介绍,如今大乾的书商们,销售渠道非常畅通,销售理念还算先进,制造成本十分低廉,利润十分巨大。
  可他们如今最缺什么呢?
  俗话说,赚钱门道非常多,但赚钱点子非常少。
  唐逸发现天都的书商面临的情况非常多,但最主要的就是缺好稿子。
  就是会缺少足够吸引人的好故事!
  大乾的书商们可谓无所不印,经史子集、医书农书,道藏佛典等等,时人诗文乃至高考作文精选,每年刊行数量巨大。
  但他们很快发现,大乾的老百姓、尤其是皇城底下的老百姓——最喜闻乐见的竟然是各种通俗小说。书坊里卖的最好的,永远都是奇闻秩事,皇宫秘闻之类的畅销书。
  所以有人笑话说,卖古书不如卖时文,印时文不如印小说。
  这便是如今大乾书商的经营理念。
  只要一本书卖点足够,便是一本万利。书商们看到这种巨大利益,自然不会不心动。
  所以他们才会决定要把这个市场做大做深,所以如今反的风气就是写各种新鲜东西!
  但写作之事作者得有才气、有学识才行。
  要知这个时代识字率低,有文化的人都得从士林里找,可偏偏此时士林风气视小说为小道,都不愿意写,愿意写的也不敢露名。
  唐逸便是看重了这一点,才会直接选择涉足话本领域。
  利润大,渠道多,市场广,销售大,最主要是竞争小!
  王阳明听完唐逸所说的故事,兴奋极了,大声说道:“唐兄,这本书我再多打磨打磨,到时候若是写出来,你再给我把把关。
  你放心,分账的时候五五分账!”
  唐逸笑道:“把关之事没问题。至于分账之事不用了,我过后会自己再写一本,到时候还需要王兄多多引进认识一些商家。”
  王阳明拍了拍胸脯,大声说道:“唐兄放心,只要唐兄将书写出来,这些都不是问题。这下咱们可真是发大财了!”
  唐逸不以为意,所谓挣钱,银两没进到自己口袋之前都是虚的。而且,写书一事就好比吃饭一般,不同的人,口味不同,品味不同,这事还得再多琢磨琢磨才行。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只要简单做个市场调查,到时候自然知晓这个时代人的口味,唐逸有信心,只要给他足够时间,定是能写出一部大杂烩,保证看着流泪,闻着伤心的话本。
  但写书之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时间的积累,还得花心思去写才行。所以,十月月底,接连下了几天寒雨,县衙无事,唐逸直接藏在书房里边开始撰写。
  温陵冬天的雨是裹着风,风携着雨。风从四面八方而来,穿堂而过,或是从巷道里斜洒过来,而这种雨最是阴冷,人即便藏在屋檐底下,躲开了雨,却躲不开那股寒,寒气是藏在雨里了,所以即便人躲在屋子里边,也会浑身冻得瑟瑟发抖。
  县衙书房里边,灼热的火炉使整个书房一下子变得暖和起来。
  这些天唐逸做了些简单调查,所以今日坐在桌前准备开始撰写。
  他的第一话本便是《西厢记》。
  古语有云: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
  作为相国小姐的莺莺和书剑飘零的书生相爱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以门第、财产和权势为条件的择偶标准的违忤!
  但莺莺和张生始终追求真挚的感情,最初是彼此对才貌的倾心,经过联吟、寺警、听琴、赖婚、逼试等一系列跌宕起伏的事件,彼此感情内容也随之更加丰富。
  而且符合时下百姓的品味,再者前世已经证明《西厢记》,几百年来曾深深地激励过无数青年男女的心,这证明的确是一部足以打开市场的小说,唐逸没理由再废着心思重新撰写一本。
  因为,唐逸在撰写故事时,整个情节脉络大略相同,但他将题材更将集中,将男女主的个性变得更鲜明,又改写了曲文,增加了宾白,剔除了某些不合理的情节,这使得故事节奏变得更加紧凑,又将一些典型的狗血情节加了进去,使得文章更加通俗易懂。
  就在唐逸闭门写书之时,书房突然被人推开,贾似言淋着一声雨,气喘吁吁说道:“大人,出……出……”
  唐逸已是习惯贾先生的一惊一乍。
  他将墨笔放下,笑着问道:“出什么事了?”
  贾似言慌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出事了,是出人命了!”
  唐逸眉头微皱,示意贾似言先坐下休息,再慢慢说清楚。
  贾似言忍不住打了个抖擞,祛除身上寒气,这才开始说明案件情况。
  原来是有个名叫李氏的民妇,其丈夫在南邻经商,家里面只有她和小姑子两人。
  前些天的晚上,李氏准备跟小姑子一起搭温陵的商船前往南邻与丈夫见面,路过温陵的时候却突然下起暴雨,当时天色已晚,两人路过城隍庙的时候,只能先跑进庙里边躲雨,由于两人都还未吃东西,刘氏不忍小姑子饿肚子,便冒着大雨出去买吃的,回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城隍庙里有人喊叫,她急忙往庙里跑时,在庙门口与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撞在一起。
  李氏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抓那男人却没抓住,那男人慌忙将李氏推倒就跑了,李氏连忙跑进屋里察看,却见小姑子衣衫破碎,下体流血,脖子处更是被一把柴刀砍断,当场死去!
  唐逸听完事情经过,看向贾似言,问道:“当时庙里边,除了那位小姑子之外,再没有别人在吗?或者是流浪汉?”
  贾似言想了想,说道:“根据李氏的回忆,城隍庙里边还有一只大黄狗。”
  “一只大黄狗?”唐逸紧追着问。
  “对。”
  “那来人跑时狗叫了没有?”
  “没叫。”
  唐逸又问道:“那男人长的什么样子,看清了吗?”
  贾似言说道:“若是看清楚面容,我只是不会再来找大人您。当时天色混黑,庙里更是漆黑极了,刘氏没看清脸容,只看到那男人光着上身,个子很高,其他就没有了。”
  唐逸点了点头。
  贾似言急忙说道:“如今命案已经发现,大人您还是亲自过去察看一番才行。”
  贾似言这般着急唐逸倒是能够理解。
  这个时代,对于命案还是相当重视的。尽管有句成语叫“草菅人命”,这是用以形容古代官吏对百姓性命的漠视,对百姓随意加以判罚、摧残。但事实上,草菅人命只是古代官吏在行政运作中的个例,就总体氛围而言,官方还是很重视命案的,所以才有“人命关天”一说。
  按照大乾律法,明确要求,地方若是发生命案,县官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到受害者被害现场或尸体发现之处亲自验尸,短时间之内还要将案件调查清楚,尽快将命案凶手捉拿归案。
  若是县官延误破案,导致破案的难度增加,县官也将受到严厉的处罚。
  现如今,这起命案已经发生,而且就目前情况来看,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贾似言心里担心极了。
  屋外寒雨纷飞,屋内热气腾腾。
  唐逸静静坐在桌子旁,想着案子的种种细节。
  贾似言无奈叹了口气,即便自家大人英明神武,但之前几起案件都是直接知道凶手,但如今这起案件却是无缘无故毫无头绪可言,再加上天色黝黑,又是下着大雨。
  贾似言无奈叹了口气,说道:“大人,如今一点线索都没有,这该如何破案。”
  “线索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唐逸脸色平静,轻声说道。
  贾似言懵住了,派过去的衙役已经全部排查过了,不可能会有线索的。
  他看向唐逸,好奇问道:“大人,您说的线索是?”
  唐逸说道:“那只黄狗便是线索。”
  贾似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