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媳妇的小时候

  车子缓缓的向着沈府的方向而去,马车里边沈清柔轻声说道:“婉儿说话素来都是直来直往,心里边也不容易藏住事。她方才说的话,并无恶意。”
  唐逸轻轻地吸了一口香气,此时马车里边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而这香味便是由沈清柔身上散发而出,味道淡淡的犹如碎花芬芳。
  唐逸笑道:“我知道。”
  马车里边又陷入短暂的沉默,两人心里边此时都藏着心事,若是平常在饭桌上话,都能够多聊上几句趣话,但今天彼此却是久久没有言语。
  忽而,街道外边传来喧哗声响,唐逸将帘子微微掀开,刚好能够看到热闹的温陵夜市,因为春节的关系,自西街开始到晋河沿岸,耀眼而璀璨的灯火犹如长龙在街道两边蜿蜒曲折。
  两人沉默的看着夜景,稍顷,沈清柔开口轻声说道:“想不到这夜色会如此的美。”
  “冬天的夜色都挺美的,更何况是春节的时候。”
  唐逸看着倒映在晋河底下的璀璨灯景。忽而,发现沈清柔平淡的美眸正看着自己,似乎是有话想要跟自己说。
  “相公,妾身有些饿了,我们去吃面线糊吧?”
  “恩?”
  唐逸脸色微微一愣,这时一股香风绕过耳际,绫罗绸缎划过他的面容,沈清柔突然从马车跳下去,吓了唐逸一跳,连忙将缰绳拉紧。
  唐逸将马车放在一边,按理说小娘子应该不会在外边吃东西才对,想不到今天竟然会主动邀请。
  见媳妇已经走远,唐逸这才紧跟在沈清柔身后,两人一前一后沿着晋河,向着远处的摊位走去,自湖面吹来凌冽刺骨的寒风,冻得沈清柔的娇躯微微发颤,将披在身上的白色大氅又裹紧了些,但还是忍不住颤抖身体。
  忽而,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一件较为暖和褐色大氅,披在了她的身上。
  唐逸说道:“这边比较离晋河近,湿气较重,风也较大,还是快些到前边的去。”
  沈清柔微微点了头,耳根不可察觉的有些发烫,不知是天冷冻着了,还是害羞的缘故。当唐逸忽然牵着她的手,向着远处的摊位走去,她的嘴角微微的溢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相公总能够给她一些细致的温暖。
  面线摊的小贩早已认得沈清柔,毕竟像她如此秀丽的姑娘,在他这面线摊里,可是不多见的。
  待得点完想要吃得食材,两人寻了个位置坐下,目光不时互相对视几眼,沈清柔看着热闹喧哗的夜色,轻声说道:“以前每到冬天晚上的时候,娘亲会经常带我到外边玩。之前桥头上边还有人在表演耍杂技,所以每次娘亲带我出来,我都是在旁边看得入迷,久久都不肯离开,每次离开都会闹情绪,哭得很大声。”
  “有一次,也是像今天这般的寒冷,娘亲带我到玩边游玩,但天气降温得厉害,娘亲便将身上外衣给我披着,又把我抱得紧紧的,生怕我会受到风寒。那天夜里,很温暖很温暖,我看完桥头上边杂耍,才跟着娘亲离开。
  到了第二天娘亲便染了风寒,躺在房间的床上休息,把我吓得直哭鼻子,那时候我不停的怪自己,不该任性让娘亲陪着我看杂耍。”
  “还有一次,跟娘亲一同做了个风筝,但就是飞不起来,我扯着线跑了半天,就是丝毫没有动静,我气得将风筝丢在地上,娘亲过来安慰我,将地上的风筝捡起,然后自己拉起线来,真的将风筝放飞起来,我高兴得乱蹦乱跳,却不知道,当时娘亲已经开始咳嗽得厉害,那天陪我放完风筝之后,娘亲回到府里休息,到了晚上半夜时分,却是急忙请来郎中诊治。”
  沈清柔说到这里,有些触景伤情,眼眶里边有些晶莹的泪珠在打转,说道:“后来……娘亲咳嗽变得更加厉害,最后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都说人的性子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我一开始并没有发觉,直到娘亲病倒之后,原本疼爱我的婶婶再没有跟我说过话,同我一起玩闹的几位弟弟、妹妹逐渐远离我,几位叔叔再没有对我和颜悦色……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了像是在怪罪我的任性、不懂事。
  这或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变化吧。不过,好在还有娘亲陪我聊天……还有小婉陪着我,还有爹爹照顾这我……”
  沈清柔晶莹颤动的眸子,明净清澈,似乎是想到幼时的趣事,嘴角不经意间露出淡淡的笑容。此时的她,一改往日的平静神色,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安静恬然邻家妹妹的感觉。
  唐逸看了看沈清柔,或许眼前的沈清柔才是她真实的样子,平日里边戴着沉默面具的她,只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后来娘亲生病越来越严重,叫来几次郎中都是摇头叹息,那时候看到娘亲如此痛苦,心里想着,若是躺在那床上是自己该有多好。”
  沈清柔说这些话的时候,美眸看着晋河沿岸的风景,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
  “直到某天晚上,已经昏睡很久娘亲突然醒了过来,我原本以为娘亲的身体快要好了,没想到的娘亲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摸了摸我的脸,娘亲说她不忍心离开,想要再多看我一下。”
  沈清柔稍稍停顿,眼眶逐渐变得有些湿润,白皙的脸上稍微挤出一些笑容。
  “后来娘亲就这样离开了我,我心里清楚,虽然爹爹未曾说过,婶婶他们也没有说我,但府里边大家都在怪罪我,就连我都在怪罪自己为何如此任性不懂事。”
  “庭院是娘亲特地给我建的,她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吃龙眼,便叫人在院落里种了几颗龙眼树,每每到了夏季时节,娘亲便会让人爬上树给我摘龙眼,有次我偷偷自己爬了上去,因为脚滑了还把自己摔倒了。幸亏爬得不高,所以并有伤到骨头。”
  唐逸安静的听着沈清柔讲话,小摊送来两份冒着热气的面线糊,小心翼翼的放到两人面前,唐逸取了勺子,说道:“先吃点面线糊,比较暖和。”
  “嗯。”
  沈清柔点了点头,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然地披落下来,像黑色的锦缎一样光滑柔顺。她将几缕秀发向着耳际绕过,鼓着腮帮子吹了吹有些发烫的面线糊。
  “娘亲离开的时候,我还没懂事,对她的记忆也较为模糊。大多数时候都是娘亲在陪着我,我哭闹的时候她陪着我,我开心的时候她陪着我,我受了风寒卧床的时候也是娘亲陪着我,我……”
  在眼眶久久打转的泪珠,终于是从白皙的脸颊轻轻滑下,沈清柔酥胸微微起伏,稍微调整了下情绪,笑道:“有次生了大病,郎中说不能吃糖葫芦,可我那时候性子不好,喝药的时候太难受,便吵着要吃,娘亲不答应,我便大声的哭……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真的太不懂事。”
  “娘亲离开以后,爹爹便一直忙于家里的各种事务,我见他如此辛苦,也曾想过要帮忙。但可惜的是,我太笨了。”
  沈清柔露出无奈的神色,唐逸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毕竟本来是一个懵懂的小姑娘,突然要她学会经商实在是有些勉强。
  “我也曾犯过几次错误,其中一次将货物运送的地址搞混,使得整个交货期延迟了几天,这件事被府里人知道后,有人几个叔叔私底下也曾取笑过我,但爹爹却是对我笑了笑,说没事。。”
  沈清柔说得轻描淡写,但唐逸猜测,沈府那些七嘴八舌最为擅长的七大姑八大姨,肯定会借着机会好好的嘲笑沈家大小姐一番。
  “后来爹爹事务繁忙,又没有人教我经商之道,那我只能自己拿着书籍学习,不知道货物运输的整个过程,便跟着货船到处游走,又生怕布坊的货物没有交接清楚……然后某一天,爹爹说让我不用这般辛苦。”
  唐逸脸色温和,说道:“你不用这般辛苦的,做自己喜欢做的,想要做的,我都会支持你的。”
  沈清柔脸色认真,看着唐逸说道:“从小到大,我从未跟人谈起过这些,就连果儿我怕她担心,也很少提起过。而所以跟你说这些,便是想要感谢笑相公你陪着我……”
  只从娘亲离开时之后,沈清柔仿佛孤身一人,即便是爹爹有些时候因为事务繁忙两人也很少交流,但唐逸出现以后仿佛一切都悄然变化了。爹爹脸上的笑容变多了,沈家上下也变得热闹了,就连她也有一个人可以放心的倾诉,理解自己。
  沈清柔嘴角微抿,唐逸指了指碗里的面线糊,说道:“还是赶紧趁热吃才好,不然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沈清柔点了点头,喝了几口热汤,犹豫了下,忽而说道:“相公去江南上任的时候,妾身可能无法陪你一起过去。”
  唐逸脸色愣住,问道:“为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