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二十四章 吃醉蟹,喝秋茶,论天下! 上

  王阳明已是在县衙待了五天,刚开始时,唐逸语气还会带着客套的语气,到最后发现这混账真的是个自来熟。
  每天都囔着要吃海鲜,唐逸不得已,便叫下人送来醉蟹。
  温陵地域物种优良、衍生各种海鲜名食。其中“温陵醉蟹”尤为著名,温陵红蟹盛产于附近海域,是温陵最佳海蟹。温陵百姓捉回红蟹,便用酒糟存入土坛内,浸至逾月取出即可食用,饶有风味,谓之醉蟹。
  岭南状元林召棠为此还曾作了醉蟹诗一首,其中“执杯持螯螯,足了一生事,况此酒兴蟹、酝酿使之醉”。此之佳句,脍灸人口,足见醉红蟹之风味,沁人心扉,吃后可是三月不知肉味!
  王阳明将醉蟹送入口服,意犹未尽,下笔写到:【温陵人藏盐酒蟹,凡一器数十蟹,以皁荚半挺置其中,则可藏经岁不沙。醉蟹个体完整,色泽青中泛黄,具有肉质细嫩、味极鲜美、酒香浓郁,清香肉活,味鲜吊舌!】
  唐逸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看着王阳明的评析,心里想到,虽然这家伙看起来不靠谱,但写起美食游记还挺不错。
  此时唐逸喝着秋茶,王阳明吃着醉蟹,落在府里边丫鬟小厮眼里,这画面到有些滑稽,想不到自家唐大人如此厉害,与这位王御史竟然能如此谈笑风生。
  唐逸说道:“阳明兄能游历山河,记录美食,实在令人艳羡。”
  王阳明听到唐逸直称自己名字,笑意更盛,问道:“唐兄,不知你是温陵本地人氏?还是哪里人氏?”
  唐逸拿起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秋茶放进盖碗,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上升,
  他淡淡一笑,说道:“事实上我乃是被人收养,若问哪里人氏确实不知,但却是温陵土生土长。”
  依照书生原来记忆,唐逸自幼被人收养,养父母在书生成年之时,因身体病重离开人世。有关书生身世,温陵百姓都已知晓,所以,唐逸并没有刻意隐瞒。
  王阳明将一根蟹棒夹碎,抽出里边的饱满嫩肉,咬了一大口,含糊说道:“想不到唐兄身世如此颠沛。”
  他重新打开一只醉蟹,嘿嘿笑道:“我呢被世人称为“铁面阎王”,但在此之前,我不过是一名管理典籍的小小御史,偶然发现顶头老大私底下是个贪赃枉法,偷玩妇孺的混蛋玩意。
  你是知道的,我修的是不动心,但一想到我每天埋头抄袭,记录典籍,这混账倒舒服,每天吃香喝辣,还能玩姑娘,这心里边立马就不舒服了。
  怎么着我也是咱大乾王朝的一名御史,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乃是我的职责,凡大臣奸邪、小人构党,作威福乱政者,劾!
  嘿嘿嘿……顶头老大也就移位了,后边,新来老大人不错,至少看着挺顺眼。”
  想不到王阳明做事如此果断,唐逸疑惑道:“你难道不怕会有人私底下打击报复?”
  王阳明抖了抖眉毛,冷笑道:“他们倒是想,但他们不敢。”
  唐逸略微思量,说道:“因为小报?”
  王阳明目光微凉,激动道:“不愧是唐兄啊!这一猜就立马猜着了!”他眼神微冷,笑道:“宫廷秘史,宫闱秘事,行迹谄谀,偷奸贪污这些大事小事,平日里边因为无事可做,所以我也喜欢去探听探听,也好写些东西,赚点钱财补贴家用。”
  唐逸点了点头,这王阳明倒也是个人才,若是放到现代的话,定是微博狗仔第一大V。
  唐逸说道:“你就不怕惹火烧身?”
  王阳明摇了摇头,说道:“正如唐大人前些时日的一番言语所说,这凡事总有个度,我呢没将他们逼上绝路,他们自然也不可能跟我鱼死网破。
  再说,我如今承蒙被圣上钦点担任御史之职,掌记录朝廷动静,纠弹百官朝仪,虽不是圣上身边的红人,但平日里边若是有官员想要好好表现一番……我或多或少还能谏言几句。
  所以自然有人愿意保我。”
  唐逸倒是略有知悉,所谓权力只对权力的来源负责,大乾的御史乃是由皇上任免,所以直接对皇帝负责,不受同级、上级行政长官的干预,甚至不受御史台长官左右。
  御史出巡回天都,或露章面核,或封章奏核,直接向圣上汇报,无须经台主转呈,哪怕台主转呈也不能拆阅。同时,皇帝还赋予御史大事奏裁,小事立断的尚方宝剑,在特殊情况下,御史可以“便宜从事”,先斩后奏。
  换句话说,凡事有利有弊,有人讨厌御史,便有人攀附御史,这御史虽比不上皇帝的枕边风,但若是哪位御史谏言某位官员廉政清洁誓忠大乾,引得圣上注意的话,这一生不得扶摇直上,辉煌无限。
  “嗯。”
  唐逸脸色平淡将一杯热茶喝了下去。王阳明脸色微滞,眼神狐疑的看向唐逸,却是微微愣了愣,
  随后无奈说道:“怪哉!怪哉!不对啊,唐兄。你心里边难道就没有一丝丝小激动吗?”
  唐逸说道:“为何激动?”
  王阳明说道:“你我二人如今交好,我若是向皇上谏言的话,保不准唐兄你就鲤鱼跃龙门了!”
  “机率太低了。”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且不说会不会引起皇上注意,整个大乾有如此多的御史,去掉御史部分还有文武百官,朝廷每日奏折更是多得数不胜数,想要看到我一个芝麻官奏折这机率太低了。”
  有人曾做过统计,某位圣上在位十三年大概写下了五百万字到一千万字的批语,换算的话平均每天要写两千字到五千字的批语。
  撇掉那些问候、关心、八卦的奏折,再加上他即不是重要大臣,也没有卓越功绩,大乾圣上凭什么将目光聚焦到他这位南方温陵一位小小的芝麻官县令身上。
  王阳明意兴阑珊,问道:“唐兄难道就没有什么能引起你的兴趣?”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有。”
  王阳明眼睛一亮,问道:“什么?”
  唐逸说道:“黄金白银,珍宝手饰,字画美玉,良田地契。”
  王阳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