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九章 她的好,只对他好.

  烛光闪烁摇曳,照在了沈清柔那白皙的脸上,把她的五官衬得更加立体。
  她很美。
  她有着一双令人心动的眼,但当她闭上眼时,也丝毫不折损她的美。
  她斜斜靠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担忧。
  唐逸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
  或许是烛光在调皮地跳动,所以沈清柔的眼皮也动了动,
  她那长长的睫毛也随之轻轻眨着,小巧而挺直的鼻子又将她的美貌多加了几分,樱桃红唇不抹自红,看起来特别柔软,令人想趁她睡觉时想偷个香。
  但是,
  这个诱人的想法也就一闪而逝,唐逸已经受了风寒,可不忍心让沈清柔也跟着受罪。
  唐逸扯起一条被褥准备盖在小小腹的身上,虽然他已经刻意的控制动作的幅度,但当被褥盖在沈清柔身上时,还是将她惊醒了。
  “相公!”
  沈清柔惊呼一声,待得看清周围,注意到手臂僵在半空,手里还拿着一条被褥有些尴尬的半躺在床上,她立马意识到唐逸这是怕会着凉所以准备盖在她身上,她的美眸逐渐变得柔和了。
  沈清柔忽然目光一紧,赶忙伸出玉手,轻抚他的额头,唐逸感觉额头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
  发现唐逸已经退烧以后,沈清柔手放在胸口,松了一口气。
  “娘子,我有些口渴,想喝一些水。”
  唐逸最先打破沉默,现在沈清柔已经醒了,他便将被褥轻轻的放边,躺了一天了感觉嗓子有些沙哑。
  沈清柔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带起一阵香风,来到桌上旁边到了一杯热茶,唐逸批了一件外衣,也走了过来。
  沈清柔柳眉微蹙,柔声说道“大夫说,相公你要在床上多躺下休息。”
  “都躺了一整天了,再躺下去会生锈的。”
  “生锈?”
  沈清柔绣眉微蹙,说道:“罢了。妾身先去厨房将汤药拿来。”
  “你乖乖坐在那里,可不能再随意走动,今天晚上又开始下寒霜,天气变凉了。”
  “没事的,这房间没透风,你看我身上穿了怎么多,娘子若是不放心,那要不我将床上的被褥也一起披上……”
  听到唐逸这样说,沈清柔嘴角微抿,打开房门向着厨房走去。
  唐逸这才发现夜已经深了,沈府里的大家早已经睡着了,屋外的院子里寒霜落了一片,四周黝黑而静怡。
  按理说应该由果儿照看自己,但沈清柔似乎是因为心里放心不下,所以才亲自留下来照顾。
  没过多久,沈清柔捧了一碗汤药放到唐逸面前,中药的味道不是特别好闻,空气中弥漫着酸辣还夹杂着一丝丝苦涩的药味。
  大夫说等相公醒过来,这碗药汤得先喝下才行。”
  沈清柔又从怀里取出几块甜糕,“若是太苦不好喝,就先吃块糕点再喝下去,这样就不会太苦了。”
  唐逸点了点头,将药汤喝下,又将几块甜糕一并吃了下去,虽然汤药的确很苦,但就着甜糕的确不那么难喝了。
  如此细致的小媳妇,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此时天还未亮,除了晋江河畔对岸的怡红院歌舞升平灯火璀璨之外,整座温陵被天幕覆盖只有零星的几处房屋闪出微弱的灯火,更远处的温陵郊外只有极个别的商人在赶路赶货。
  这个时代,三更才结束宵禁,五更便又开始早市,马夫车上挂着灯笼,轻轻挥着马鞭隐约传来长声吆喝,车子压着泥泞雪道向着紫竹林深处而去,慢慢的沉浸在黑暗里,微弱莹莹的灯光摇晃。
  一丝寒风透过紧闭的木窗,偷偷吹进屋里,桌上的烛火轻轻摇曳忽明忽暗,烛光跳跃,寒风掠进,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唐逸的心也静了。
  沈清柔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热茶,走到屋子的一角将放在推车的小火炉推到离唐逸较近的地方,用火折子点燃火炉的竹炭,最后又走到床沿拿起斗篷披在唐逸的身上。
  看了看身上的斗篷,感受火炉传来的热感,唐逸心里一阵温暖。
  “现在深夜天很冷,相公若是不困便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将唐逸照顾好后,沈清柔说道:“妾身先到厨房给相公你煮些吃的东西。相公早上只吃了一些,现在定是饿坏了。”
  沈清柔手里提着灯笼,走出院子,穿过长巷,再绕过一片草地,寒风迎面吹来将她乌黑秀发吹起,终于来到厨房,将角落油灯点燃,走到厨灶将火生起。
  她似有有所察觉,转过头发现唐逸正站在门口。
  沈清柔绣眉蹙紧,说道:“妾身方才不是叫相公待在房里,今天气温这般冷,相公怎又自己跑出来了,还是快些回……相公定是饿坏了吧,相公先回去,妾身很就煮好了。”
  原本想要埋怨唐逸,但想到相公可能是饿了,话到最后也变得温柔许多。
  唐逸掀开身上的被褥,微笑道:“我现在都裹成粽子了,不冷的。”
  他发现自己生病后,平时说话比较简短的沈清柔,一口气说了好多。想来自己生病,把她吓坏了吧,毕竟自己前几个月刚昏倒,这么担心也是可以理解。
  沈清柔赶忙让他进来,又让他坐到灶口的位置,那里生着火比较温暖,一切安排妥当,她便开始煮东西。
  唐逸对于沈清柔的印象一直都是处于古代女子的温婉端庄,一颦一笑都透着淡淡温柔的气息。
  比如若是雨天时候沈清柔会坐在屋里刺着红绣,偶尔还会弹弹琴音,写字也是她的一大爱好,对于诗词更是极为擅长。
  最初时候,唐逸觉得沈清柔犹如仙女一般,每一个动作都仿佛透着一股空灵的仙气。
  但是,
  随着这几个月跟她相处下来,唐逸发现自己错了,沈清柔还是那个沈清柔,对待陌生人仍然是犹如冰山女王一般,但对待唐逸却是如沐春风充满了温暖。
  她的好,只对他好。
  然而,当看到沈清柔煮着食物,热气腾腾的油烟冒出她却面不改色的忙碌着,唐逸发现自己对于沈清柔还是了解太少了。
  或许,在外人眼里沈清柔是温陵第一才女,是无数文人仰慕的仙女,但在唐逸面前她不是仙女,仍然是只对他一人好的小娘子。
  沈清柔煲了一碗粥,又炒了道青菜,还蒸了几块热乎乎的甜糕。
  清淡香甜。
  唐逸的食欲立马就起来了,一整天没吃东西,原本还没什么感觉,看到眼前热气腾腾香气弥漫的饭菜,忍不出咽了咽唾沫。
  沈清柔将饭菜放到桌上,说道:“甜糕还有些烫,相公可以先喝一下粥再就着吃。”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晚了,小娘子应该也饿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不饿,相公快些吃。天冷,菜待会就凉了。”
  唐逸便开始动筷,先喝了一口粥,又夹了青菜放进嘴里,吃得模样就跟吃山珍海味一样看起来那叫一个香。
  沈清柔嘴角微抿,慎怒道:“相公吃慢些,吃东西哪能这样吃法,待会噎着了。”
  “不行不行,娘子煮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嘴巴控制不住。”
  沈清柔目光温和,见唐逸迅速喝完一碗粥,便又给他盛了一碗。
  吃完饭菜,唐逸又重新躺回到床上休息,闭着眼睛却是一点困意都没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让他对沈清柔的了解又更深了一层。
  便在这时,屋外传来轻微敲门声。
  唐逸起身,打开房门,发现小娘子脸色羞红,正站在房间外边。
  唐逸脸色疑惑,问道:“娘子,怎么了?”
  沈清柔脸色微红,显得有些拘谨,轻声说道:“妾身……晚上便在相公房间休息吧。”
  唐逸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随即,
  他脸色愣住:“——啊?!”
  ……
  ……
  ps:今天提前更新!谢谢八云隐的打赏!承蒙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