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六章 如临大敌!

  “春泉垂春柳春染春美。”
  沈清柔轻声细语念道,声音淡淡语速自然。与那位公子不同的是,她在念出对联的时候,没有疑毫犹豫,仿佛胸有成竹。
  那才子笑容一僵,其他几位才子心里边更是讶极了,这沈清柔不仅念出“九体对联”,而且还工整的对出了诗句:
  春泉旁边垂春柳春柳染尽春意!
  短短数语,便将春天美貌,百花开放、垂柳漂摇的景致铺陈开来。
  唐逸淡淡一笑,跟随众人的目光看向酒楼的正中央。
  今日沈清柔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
  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
  细致乌黑的长发,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别样的风采,可谓是由可爱风变得成熟风。
  这般严肃高冷的美貌,令唐逸目光微亮。
  要知道沈清柔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小鸟依人般的柔美,突然走高冷御姐风,即便唐逸性格淡定,也不由得有些惊艳之感。
  此时酒楼中央,有才子对着眼前沈清柔行了一礼说道:“沈姑娘不愧是温陵第一才女,文才之高,庞某今日能够亲自见识,佩服佩服。””
  如今有个新名词很流行,叫做“颜值”。譬如面容姣好的人,可以称呼“颜值爆表”。反之,容貌不佳者,难免被人一脸嫌弃地说,颜值负分,丑男。有意思的是,丑男这名号,若移至古代,倒也不是五大三粗的蛮汉、武夫们专有,譬如在文化圈里,却也盛行。
  在诸多文艺分子里,沈清柔眼前这位庞公子,应该算是丑的大有名气的一个。
  思貌丑悴,不持仪饰,胡子邋遢,不修边幅,名为庞文明,文学圈却称奇为庞莽汉。
  沈清柔还了一礼,说道:“庞公子过奖了。”话落,莲步轻移,转身回到位置坐下。
  她刚刚坐下,有位姑娘脸色犹豫,来到沈清柔身边,说道:“清柔姐姐,今日幸亏陈姐姐寻你过来帮忙,要不然我们可就闹出个大笑话了。”
  沈清柔佯装生气,说道:“现在还不是笑话吗,醉仙楼不过是为了生意而举办诗会,即便只邀请这些才子来参加,那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这头奖乃是去怡红……婉儿,你们怎可如此冲动。”
  沈清柔俏脸染上一层粉红,话到嘴边,却不好将奖项内容说出口。此次诗会乃是淘汰赛,最终获胜之人,将有酒楼赞助银两,前去怡红院里边吃酒。
  怡红院是何场所,沈清柔自然是知晓。
  李婉儿顿时不敢说话,今日这事的确是她太冲动了一点。
  原本她同几位姑娘路过醉仙楼,见人群热闹便靠近观看,听闻外边的人在讨论,说是醉仙楼在举办诗会,广邀文学才子来参加赋诗。
  李婉儿出身于书香门第,素来便喜欢诗词歌赋,听到举办诗会便准备参加。
  可是,当李婉儿进去酒楼,才发现竟然没有邀请姑娘参加,便寻问缘由。
  有人暧昧一笑,这酒楼的头奖乃是怡红院吃酒,若是女孩参加岂不是闹了笑话。
  李婉儿性格骄纵,又是大大咧咧,凭什么女孩参加就闹了笑话?
  女孩子怎么了?
  女孩子吃你家大米了?
  凭什么就不能参加诗会?
  大不了我们赢得比赛头奖不要!
  她一气之下便带着几位姑娘进入醉仙酒楼,让姑娘们一同报名参加诗会。
  但是,令李婉儿万万没想到,她们最后会落得如此凄惨的地步,参加的几位姑最后只剩下她留到了最后,其他几位姑娘经过几轮的对决也都被淘汰。
  李婉儿不甘就这般认输,便叫人寻沈清柔过来帮忙,沈清柔与她关系真切,又是温陵第一才女,定是能够好好的力挫这些才子。
  李婉儿轻声解释道:“都怪那个小二欺负人,说什么姑娘不能参加。既然是诗会哪有姑娘不能参加的道理!”
  沈清柔说道:“今日诗会人数众多,皆是文学才子,我们不过只有几名女孩,几番比赛下来,比他们人少也是正常。
  听你意思,难不成你还真要获得这头奖不成?
  若是最后真获得这头奖你们是去还是不去?”
  旁边的一位女孩替李婉儿解围道:“清柔姐姐,你就莫怪婉儿妹妹了。婉儿妹妹性格素来冲动,今日事出有因,清柔姐姐你既然都已经参加,便替我们姑娘争一口气。”
  李婉儿点了点头,激动说道:“对啊!对啊!清柔姐姐,参加诗会之前我都已经打听好了,今天来参加这诗会的,除了庞文明之外,没有特别厉害的才子参加。”
  方才解围的女孩目光严厉瞪了李婉儿一眼,李婉儿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便低头不敢再多言。
  沈清柔绣眉微蹙,无奈摇了摇头,说道:“罢了,今日便参加这一回吧。”而后,她似笑非笑看向李婉儿,说道:“若是真赢了这头奖,便叫你这妮子去怡红院里边好好的带上几天!”
  李婉儿吓得脸色苍白,连忙摇头拒绝。她一个大家闺秀家若是跑去怡红院里边的话那还得了!
  众位姑娘嘴轻笑,纷纷应和,李婉儿这才连忙给众姐妹赔不是,毕竟方才也是她拉着她们参加的。
  沈清柔也忍不住笑了,这一笑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众位才子不由得看得呆住了。
  便在这时,众人发现沈清柔笑脸微滞,美眸落在人群当中一道身影,众人微有察觉,寻着沈清柔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那公子相貌俊朗,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略显秀气。身着一袭白衣,长发随意束起,外表看起来有些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这些才子平日都在书院读书,所以对眼前公子有些疑惑。
  只见沈清柔本是冰冷的眼神,但看向唐逸时,美眸如春日里还未融化的暖雪,晶莹、柔和。
  她的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轻声说道:“相公……怎么来了?”
  沈清柔声音不大,但才子们却听得清清楚楚,顿时目光惊讶地看向唐逸,
  如临大敌!
  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