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六章 你比畜生还不如!

  竖日响午,大雨倾盆。
  县衙外边聚集了无数听闻告示内容的百姓,众人蜂拥而来,将县衙挤了个水泄不通,皆是想要亲眼见识看看,这个糊涂县官是如何公开审理这只通了“灵性”的大黄狗!
  温陵县衙。
  啪!
  公堂之上,唐逸不怒而威,惊堂木一拍,怒声喊道:“升堂!”
  衙役手中的水火棍立刻敲了起来,声音沉闷道:“威武——!”
  唐逸脸色不变,怒道:“带疑犯上来!”
  两边衙役面色古怪,向着外边走去。
  县衙内外挤满围观的百姓,某一瞬间,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人群里边突然爆发出哗然的笑声,只见远处一只倒霉的大黄狗被两名衙役牵了出来,这只大黄狗早已吓得缩成一团,眼神无辜,浑身发抖。
  啪!
  唐逸一拍惊堂木,大声喊道:“肃静!”
  围观人群立马止住笑声,只是一个个脸色憋得发红发紫,看向唐逸的时候,眼里边尽是嘲讽之意。
  角落边上,贾似言愁眉苦脸,若不是唐逸已经明确告诉他,抓到凶手有九层的把握,他是绝不可能做出如此荒唐举措。
  唐大人竟然在公堂之上公开审理一直大黄狗,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眼下,他却只能硬着头皮去选择相信唐大人,如今强丶丶丶暴杀人案件已经过去一天。
  命案一日未,必是会闹得百姓人心惶惶,若是上面了解情况之后,定也在会不断施压,所以如今但凡还有一丝丝破案的可能,贾似言还是愿意去做的。
  贾似言看向唐逸,目光又落在大黄狗身上,心中一沉,大人真的能抓到凶手吗?
  堂下那只缩着脖子的大黄狗,瑟瑟发抖。
  唐逸脸色阴沉无比,看向大黄狗,大声呵斥道:“该死的大黄狗!”
  他一拍惊堂木怒声大喝:“城隍庙有女子无辜被人奸杀,作为本案唯一的目击者,你却知情不说,见到贼人行凶,你却不出手制止,竟放任他人行凶,你可知罪!
  是不是该杀!”
  大黄狗被吓得连忙后退,准备仓皇逃跑,但县衙外边围满人群,无路可退,它只得把尾巴夹住,身体缩得更加紧些。
  县衙外边,看热闹的人群,虽然没有大声笑话,但目光所过之处,一个个为了防止自己笑出声差点憋出内伤。
  但小孩子如何能懂,他们被大人抱着看热闹,见县衙大人在跟大黄狗说话,认为非常滑稽,直呼爹娘快看,开心大笑。
  百姓心里边对这位唐县令可谓是失望至极,认为这他莫不是犯了傻,或是犯了糊涂。
  他人犯罪,竟然让一只黄狗背锅?
  有书生摇头愤怒,认为无能官婿这是在草菅人命,袒护凶手,纵容犯罪!
  有秀才则是扼腕叹息,想起前些时日,唐逸还是一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之人。
  未曾想,不过几日竟是变得如此糊涂,果然一入官场深似海,从此半点不由人!
  县衙外边人声嘈杂,喧哗不断。就在这时,唐逸目光犀利,怒声大喝道:“把外边那些吵闹的孩子都给我赶出去!”
  两名衙役高声领命,立马把又笑又叫的孩子赶了出去。
  几位民妇正抱着孩子凑热闹,见衙役突然走出来要将孩子赶出去,她们赶忙抱着孩子离开,嘴里边还不忘低声嘲笑几句,认为唐逸抓不到凶手拿他们撒气,果然是个无能官婿!
  唐逸大声怒喝:“公堂之上,不得喧哗!把那些女人也都给我赶出去!”
  衙役领命,立马将围观民妇赶走,嘈杂县衙立马变得安静许多。
  县衙里边只剩下一堆男人在好奇围观,唐逸目光看向躲在角落的贾似言,贾似言目光在人群里扫视一遍,微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
  唐逸怒声说道:“把衙门都给我关上!”
  “咣啷!”一声巨响,两扇大门被大力关上。
  突然被关在县衙里边的男人们,脸色惊讶显得惊慌失措,大家面面相觑,心里升起一阵恐惧。
  这县衙大人公开审狗,再看他如今的行事作风,这姓唐不会是在发疯吧?
  唐逸起身而立,走到一百多位男人面前,冷声说道:“现在,本官命令你们,给我面对着墙站好,将上衣全部给我脱掉!”
  有秀才心里非常气愤,认为唐逸这样做是违反律法,简直是徇私枉法,胡作非为!有书生吓得双腿发软,却迟迟不肯脱掉上衣。
  躲藏在角落的贾似言眉头微皱,走到旁边命令一名衙役几句,那衙役从角落走了出来,拿起一根水火棍,当着大家的面,手掌直接劈向棍子,拳头粗的木棍,“啪”的一声脆响,立马断成两半。
  贾似言冷眸扫向人群,寒声说道:“你们若是不将上衣脱掉,可别怪我让人亲自动手了!”
  这一幕落在唐逸眼里,倒有几分欣赏之色,果然吓唬的本事贾似言挺有造诣的。
  书生秀才心里屈辱,但又碍于拳头威胁,只能硬着头皮将上衣全部脱掉,既然已经有人开始脱衣服,商贾农夫也开始脱掉上衣,赤裸着上身,背对着唐逸。
  唐逸走到每个人的身后,仔细的巡视察看一遍,生怕自己会遗漏掉什么。
  就在这时,当他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时,看到那男人的后背,唐逸冷笑一声:“把这个人给本官抓起来!”
  在旁边等待良久的贾似言,立马应声答应,走到那男人的身后,看了一眼他的后背,目光骤然乍寒,叫来几名衙役将男人掌捆住,直接拖到公堂下边。
  啪!
  唐逸惊堂木一拍,怒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人跪在堂下,迷茫不解,慌乱失措道:“大人,小人名叫李二,不知小人所犯何事,大人为何突然要抓我?”
  唐逸目光如刃,冷笑说道:“为何突然抓你?我问你,城隍庙强暴杀人案件被害的姑娘你可认得?”
  李二额头冒汗,说道:“大…大人,小人怎可能会认识,小人就是一个打猎的,怎么可能会认识。”
  “打猎的?那本官问你,脊梁上的爪印是怎么来的?”
  李二脸色苍白,支支吾吾解释:“前些日子……前几天小的出去打猎,不小心被猎物划伤。”
  “一派胡言!”
  唐逸将惊堂木一拍,李二立马吓得不知所措。
  唐逸看向旁边的黄狗,道:“这只黄狗你可认得?”
  “不认得!不认得啊!小的是第一次见到这只黄狗!”
  贾似言脸色煞白,眉头拧紧,李二不断否认,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大人吓他一下,就会全部招出,现在李二不承认,那整个事情就立马僵住啦!
  围观男人也是面露疑惑之色。
  贾似言心里着急,却见唐逸起身走到大黄狗的身边,将绑在它身上的链子轻轻解开,那大黄狗见到唐逸惊慌不已,脖子上的链条解开立马准备逃离。
  它脑袋在四周轻微扭头,忽然,它见到李二的面容,立马将缩着的尾巴伸出,急急忙忙摇晃起尾巴起来,亲昵地跑到李二面前。
  啊!
  见到这一幕,围观的秀才书生们顿时犹如潮水般爆发出哗然!
  李二脸色惨白,吓得满头大汗。
  他急忙将大黄狗大力踢开,大黄狗哀嚎一声倒在地上,而后爬起来舔了几下伤口,又蹒跚回到李二旁边。
  唐逸瞥了他一眼,冷笑说道:“众所周知,黄狗向来怕生,现在这只黄狗却对你如此温顺,李二你作何解释?”
  李二摇头说道:“大人!小的……小的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只黄狗。”
  “还敢狡辩!”
  唐逸冷声说道:“大庭广众之下,你背上那显眼刺目的留有被害姑娘嫂嫂抓的手印,竟然说是猎物所伤你当众人是瞎子不成?
  如此铁证如山,你竟然还想抵赖?
  那本官问你,事发当天,你人在何处?正在做什么,又有谁能够证明?
  你若不说个子丑寅卯,就别怪本官用刑了!”
  李二跪坐在地上妄想准备抵赖,但经不住唐逸连珠炮式的究问,最后越说越乱,却始终无法解释背上的抓痕,唐逸突然大怒,说道:“若是你再不解释清楚胡乱狡辩,我便叫县衙大人,给你杖打五十大板,直到你解释清楚为止。”
  李二脸色惨白,原本就是恐惧的心理,又被唐逸接连寻问,心里早已到达崩溃边缘,再听到要杖打五十大板,心里瞬间崩溃,立马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
  并将整个事件交代清楚,原来李二那天带着黄狗出去打猎,半路碰到大雨便躲进城隍庙内,因垂涎庙内姑娘的美貌,便趁着雨天没人,欲行不轨。
  但姑娘誓死不从,大呼救命。李二见状惊慌失措,拿起手中柴刀砍断少女脖子,遂想杀人灭口。
  旁边,
  唐逸目光如刃,看着护在李二面前的大黄狗,冷声说道:“你比畜生还不如!”
  ……
  ……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我就不建交流群了,我这人不擅长说话,也不擅长聊天,各位喜欢就多多支持谢谢。因为兼职写书,这几天都是双更,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就好。
  目前设定是会有很多有趣的人物跟故事出现。我喜欢慢慢穿针引线,但又爽点兼顾,最主要的是你们能看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