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贾似言的一天 上

  贾似言将几枚亮闪闪、银灿灿的银锭仔仔细细地,像是专业考古人员一般,手里拿着一块干净洁白粗布轻轻地擦拭着。这是贾先生的娱乐方式,也是他能够消解压力的唯一方式。
  贾先生将几枚银锭擦干净,又转身取出一个面相普通、外边罩着一层灰土的木盒子,这个木盒子很旧且旧得让人瞧一眼就不想再瞧上第二眼。
  他将银锭小心翼翼的放进木盒子里,又轻轻地像是怕惊吓谁似的将盒子关上,外边又锁上一个小铜锁,这铜锁也就锈迹斑斑,毫无亮点可言。
  “银子啊,银子啊。如今也就只有你愿意不离不弃的待在我的身边了。”
  所有工序完成之后,贾先生斑驳的嘴角终于是露出一丝丝苦中作乐的笑意。最近这一段时间,作为县衙先生的贾似言日子过得非常辛苦,想到这,他的鼻头忍不住一酸,险些流下凄惨、哀婉、幽怨的泪水。
  大乾为官,尤其是知县,便要掌一县之政:凡赋役,岁会实征,十年造黄册,以丁产为差。赋有金谷、布帛及诸货物之赋,役有力役、雇役、借请不时之役,皆视天时休咎,地利丰耗,人力贫富,调剂而均节之。岁歉则请于府若省蠲免之。凡养老、祀神、贡士、读法、表善良、恤穷乏。
  这话什么意思,通俗易懂理解的话,那就是县长、律法、检督、教育、农业、民生、安保等大权全部集中到县令一个人身上,若是论细的说,就连老王隔壁家的人生孩子都得管上一管!
  由此可知,大乾一个县官的职责可谓是十分繁重,也不难看出,大乾国家政令政务与各项制度最终能够落实于基层社会,依托的正是县制官司的具体实施。只有县制官司认真履行了职责,把各项工作做实做细,才能够实现社会基层治理,进而实现大乾安定的治理。
  对于县制官司职能的这种重要作用,有朝政者总结了一句话——“郡县治,则天下安”。
  所以,大乾县制政务错失实行长官问责制,即主要问责县令,其他僚佐受连带处罚,以保障县制官司的廉洁清正。律法还规定,县令就任后必须坚守工作岗位,不得擅离县境,也不得在非节假日内宴会宾客和游玩观光,要忠于职守,认真履责。
  但是……想到这,贾似言鼻头酸涩极了,三个月了!整整三个月!唐大人不理县衙政事已有三个多月!
  如今这些事情全部都有贾似言一人承担,只从唐大人当起甩手县令之后,贾先生便是承担起县衙主要事务,贾似言倒是想甩手不干啊!但是,他如今已是一个老头,满鬓斑白不说,若是离了县衙,他便什么都不是,就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继续。
  这几天是春节放假,贾先生才得以乐得清闲。大乾不但法定假日多,春节安排也十分合理。与其他朝代一样,春节虽然也是只放七天假,但是按“元正前后各三日”放的。也就是说,以大年初一为中心,初一之前放假三天,初一之后放假三天,加上初一,刚好七天假。
  这七天时间贾似言得以好好的、陪一陪房间里边那些偷偷藏起来的银子。贾似言没有妻儿老小,年轻时候科考不利,最后便当起师爷。只从当了师爷,贾似言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按照他心里的标准:
  “这师爷必须胸中有经济,通达时务,庶有文藻,肆应不穷。又必须十二内外,记诵难忘,举一隅二反三。更须有天生美才,善于应酬,妙于言论。”
  换句话理解,识时务者为俊杰!
  ……唉。
  贾似言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将木盒子、小心翼翼的藏进木床底下的一个暗格子里,确认万无一失之后,这才将房门打开,准备到外边走走。
  迎面立马碰见一个小衙役,名为张虎,手里正捧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来带贾似言面前,笑容可掬道:“贾先生,这是婆娘昨日亲手宰杀的土鸡汤,听闻贾先生这段时间忙于案牍,所以特地给先生你准备的。”
  贾似言眼睛一亮,远远的闻着一股特别醇香的香味飘来,顿时令人食欲大开,端着那精致的瓷器小碗,拨开那些属于土鸡特有的,如黄金般色泽的鸡汤汁油珠儿,雪白的汤顿时浮现在眼前。
  贾似言笑道:“真是给我的?”
  张虎点头如捣蒜,说道:“这是当然。”
  贾似言欣喜一笑,心里暗道,这混小子还挺上道,也不枉平时对他的照顾。贾先生捧起鸡汤,浅尝一口,浑身一颤,唇齿间荡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香味,久久不能散去,待吞下去以后,回味悠长,隐隐还带着一股党参黄芪的药香,混着鸡肉的独特味道,浑身精力充沛!
  “好汤头!”
  张虎欣喜一笑,说道:“先生您喜欢就好。”
  贾似言点了点头,将汤勺放下,问道:“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张虎扰了扰头,尴尬笑道:“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就是我有一个远亲的表侄子,想要到咱这县衙里边当个下手……贾先生放心,我这表侄子脑袋灵光,能吃苦,能耐劳,而且他啊……”
  “让他春节过后,便直接过来县衙吧。”
  不待张虎说话,贾似言温和一笑说道。
  张虎脸色愣住,紧接着欣喜说道:“谢谢贾先生!谢谢贾先生!”
  “不对!”
  贾先生摆了摆手,看着张虎,叮嘱说道:“你要谢的话,应该是谢谢唐大人。我只不过是一县衙先生,这温陵县衙里边大大小小的事务、甚至一役一差,都得经过唐大人的把关。
  我现在不过是帮唐大人处理一些杂事而已。。”
  张虎笑容微滞,而后连忙点头,大声说道:“多谢唐大人!多谢唐大人!多谢贾先生。”
  待得贾似言将土鸡汤喝完,张虎略微思量,犹豫了下,说道:“贾先生,我听闻隔壁邻县的县衙大人升迁了。”
  贾似言略微诧异,这段时间他都在忙于案牍,消息反而有些蔽塞。他说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昨日!”:
  王虎说道:“已是传得沸沸扬扬!”
  王虎说完,笑了笑,问道:“您说咱们唐大人乃是温陵的青天大老爷,不知何时能升迁?”
  贾似言一股愁绪挤压在心头,这唐大人都已经当起甩手县衙,三个月没有处理政务,
  他摇了摇头,重重叹息一声,说道:“唐大人升迁……”
  “难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