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五章 锋芒毕露 下

  许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于唐逸所作的这首闺怨诗可谓相当满意。
  许先生眯着眼,笑道:“由于方才有两位参加者,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作出诗歌,只能淘汰。
  剩下其余六人都皆是按规定作出闺怨诗,虽然一些数量词还有格律并不是特别准确,但今日老朽能够听到唐县令作出如此诗歌,实在高兴,你们便都一起进入第二轮吧!”
  几位书生先是心里还有些担心,脸色一红,毕竟有着作弊嫌疑。最后听到许先生的话语,顿时喜出望外,急忙对唐逸恭敬行了一礼,表达谢意!
  李婉儿冷哼一声,看向庞文明,说道:“只会卖弄诗词,有本事也想唐大人一般将所有数字,韵语写出来啊!”
  “就是就是,还以为多厉害,若不是唐大人,这第一轮你们就得被淘汰了!”
  “所以啊,乳臭未干就是乳臭未干!”
  庞文明气得脸色涨红,范进脸色难看,冷声说道:“先生,开始第二轮对决吧。”
  范进有些低估唐逸,想不到他能够将第一题作得如此完美。这第二轮对决,定是要狠狠力挫他一番!
  许老先生点了点头,开始介绍第二轮规则,说道:“众位竟然已经进入了第二轮,那老朽便开始介绍规则。
  这第二轮也是赋诗,诗的体裁依旧是律诗,不过是“数字花诗”的律诗。
  要求嵌有十六个不同的数字,而且,每个参加者的数字都不能相同,还要嵌十个以上的花名,每个参加者的花名也不能一样。”
  此话一出,众位才子脸露复杂神色,很显然第一轮的作弊,直接导致第二轮的难度不仅增加,而且还设置很多局限。
  换句说理解,就是前一个说的诗词,后边的人不能在重复。即便有规律,也不能在出现相同、类似的字眼。
  这第一轮还有词语提示,到了第二轮直接是随机的十六个数字了,而且要求律诗里边还要出现花名——何其难啊!
  范进脸上平静,心里却是波涛汹涌,这还是人能做到的题目吗?
  若说第一轮还可以取巧靠机智帮队友作弊通过,这第二轮直接不给活路了,数字不能相同,花名竟然也不能重复!
  范进想了想,看向唐逸,谦卑一笑,说道:“承蒙唐大人的谢意,第一轮是我们先回答问题,这第二轮回答问题的机会就先送给唐大人您了。”
  此话一出,姑娘们立马一阵鄙视。
  “不要脸!”
  “唐大人不要上当!他们明明是作不出题目,故意这样说的!”
  “就是,妄为读书人,还是个解元!题目答不出来,竟然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庞文明脸色一红,其他几位书生也是脸色尴尬。
  范进脸色自然,目光俱傲,冷笑说道:“唐大人,请。”
  李婉儿轻声说道:“唐大人,他们明显是答不出题目,故意为难你的,太不要脸了!”
  有姑娘替唐逸抱不平道:“他们原先作弊就不要脸,现在答不出题目,还想先唐大人你如何解题,根本就是连名誉都不要了。
  一个个举人、解元答不出题目,竟然还想唐大人帮你们解题,你们好意思吗?啊?!!”
  姑娘们嘲讽之意更盛,沈清柔美眸冰冷,脑海里思绪万千,这道题目即便是她想要写出来也有些为难。她想了想,若是不行的话,她就先回答题目,多给相公空出来一些思考的时间。
  就在这时,众人目光忽然向着前方望去,沈清柔若有所觉,美眸望去,只见唐逸已经站在许先生的面前。
  她芳心微颤,难不成相公已经想出了答案,准备回答了?
  许先生看着唐逸,问道:“唐县令不打算再多思考一会儿?”
  这道题目陷阱很多,而且数字跟花名都要齐全,短时间想要作答可谓难如登天。
  唐逸温和一笑,看着许先生,说道:“晚辈,已经想好了。”
  许先生脸色微愣,而后展颜一笑,说道:“请。”
  唐逸目光扫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这一幕落在范进眼里,心里边不由得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唐逸目光如刃,淡淡念道:
  “十姐妹寻九里香,八仙带路到三江。
  半支莲映一山灿,六月雪遮千日红。
  五色梅知七叶胆,零陵香爱几方风。
  百合花笑二心应,万寿菊恭四季青。”
  ……
  唐逸所念诗音,荡荡回响,余音犹在,围观的书生才子瞬间一阵鸡皮疙瘩,却不知是寒风吹拂,还是被唐逸这首诗词所吓。
  整个街道都荡漾着唐逸不卑不亢的声音。
  作答完成,众人震惊。
  众位书生再一次露出激动的神色。
  范进跟庞文明直接是傻眼了。
  姑娘们细细品味,而后噤若寒蝉,最后再爆发出掌声。
  “好词!!”
  “真不愧是唐大人!”
  “这下轮到他们傻眼了吧!”
  只听许先生点头盛赞,赞叹说道:“唐逸公子念的此“数字花诗”好啊!”
  “虽然第一句孤平,但全诗含数字零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几共十六个数!
  含数字花共十二种:零陵香、半支莲(垂丝杜鹃)、四季青、五色梅、六月雪、七叶胆、八仙花(粉团花)、九里香(满山香)、十姐妹(姐妹花)、百合花、千日红(千金红)、万寿菊。
  虽然说此诗犯忌,但实属上乘!”
  若是平常时候,许先生是不会主动解释这一番话语,更不会解释唐逸所作的诗词如何之好。
  但今天实在是高兴极了,唐逸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他忍不住便主动解释给旁边的路人听,原本心里困惑的路人听完老先生的点评之后,纷纷鼓掌叫好。
  不愧是唐大人啊!!
  听完老者对唐逸所念“数字花诗”的评价,众人皆是轻声低吟几句而后摇头赞叹,实乃佳句!
  李婉儿还有诸位姑娘纷纷鼓掌,大声说道:“什么举人解元,在诗词歌赋上唐大人才是当之无愧的温陵第一大才子!
  原本面色平静的沈清柔,听到众人发自内心的夸奖自己的相公,她小脸立马变得通红,眉宇之间泛出淡淡的笑意犹如一朵正在盛开的紫罗兰。
  她的美眸看向唐逸,满是小女子的骄傲之意!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不过是一道题目,许先生言重了。”
  许先生摆了摆手,说道:“你又何必谦虚,写得好就是写得好!
  此诗作得可谓极有章法,尽管第一句孤平,但能够将所有的数词,还有如此繁杂花名有条序的融进诗里边,且又运用了景中有人、景中有物、景中含情、将三者情景交融如此高超的手法,实在令老朽惊喜万分!
  如此诗词当属一等佳品!”
  唐逸行了一礼,说道:“老先生过奖了!”
  有书生脸色复杂,惊讶道:“据我所知,许老生在温陵书院里边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性格古怪行事作风都是直来直去的,就连平时院长遇见他也得礼让三分才行。
  而且,温陵学院里的学生都知道许老先生对于诗词一道非常讲究,若是落不得他眼里的诗词,只会被他喷得狗血淋头。
  此番唐大人所写的诗词,定是写得非常好,才会得到许先生如此盛夸!”
  这是第二轮比赛了,按照诗会的规则大家必须通过签名处所出的题目,才能前往船舫诗会的决赛,如今唐逸已经作完题目,该轮到其他书生了。
  可是,半盏茶的时间已经过去,众人面面相觑,面露苦笑,无奈摇了摇头。
  他们都不敢作答,这位许老出的第二轮出的这个题目,实在困难。
  范进跟庞文明几次想要上前作答,但即便他们已经作出诗来,却发现或多或少都会跟唐逸一样。第二轮规则已经明确说明,不可重复第一个人说的数字跟花名。
  就在这时,许老先生突然缓缓站了起来,瓮声瓮气笑道:“今年的船舫,果真是人才辈出,精彩连连啊。
  老朽这段时间一直待在温陵学院里边,若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坐在这里,想来今天也没有这个机会,见识到唐公子作的这首“数字花诗”,实在快意!”
  见大片许老先生突然发出感慨,众人皆是一头雾水。
  不过有几个书生眉头紧皱,露出悲伤之色,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遇见唐逸,自己等人也算输得心服口服,谁叫自己才华不济,只能是自认倒霉。
  现在又听到许老先生如此高兴,不断盛夸唐逸所作的诗词,众人想到,看来今年船舫诗会的头魁非唐逸莫属了。
  这时,许老见众人一个个杵在原地犹如一根根冻僵的冰棍。
  他眉头皱起,大声说道:“你们这是作甚!船舫诗会还不参加了不是?还傻愣的站在这里干嘛”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
  “许老先生……您的意思是?”有个书生试探着问道。
  许老先生说道:“什么我的意思,你的意思。这个签名处已经通过了,你们直接去参加决赛吧。”
  “可是,我们并没有回答出第二轮的题目。”庞文明说道。
  许老先生一改和蔼慈祥的面容,冷哼一声,说道:“回答?你们还想怎么回答?
  你们现在最应该感谢的便是眼前的唐逸了!”
  庞文明眉头紧皱,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老先生目光幽幽,冷笑说道:“老朽方才已经说明这第二轮的规则,乃是作“数字花诗”的律诗,要求嵌有十六个不同的数字,要求每个人的数字不能相同,还要嵌十个以上的花名,花名也不能一样。”
  “偏偏唐逸似乎有意为难老夫出的这道题目,你们仔细凑凑唐逸方才念的数字花诗,
  就会发现即便你们凑来凑去都不下二十种花,其中几句诗句还有好几种数字相同的,加上平仄的限制,唐才子所念的这首诗几乎是极限了。
  即便你们能够作得出来,也是与唐逸一样,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范进跟庞文明听了许老先生的话,皆是脸色大变。他们仔细想了下,果真如老者所说即便能够作出诗歌但总会出现相同的数字或者花名,这显然不符合通过规则。
  沈清柔脸色温柔,这许先生意思是,相公已经将题目的所有答案都说出来了,即便别人想要写出答案,最后也会跟他重复一样,是不可能通过的!
  自家相公向来行事低调,更未曾主动害人,这次可谓是锋芒毕露,不想跟这些人过多废话,完全是用才华去碾压一切冷言嘲讽!
  “许老先生您现在的意思是我们都通过了,可以直接去参加船舫诗会的决赛,是吗?”一位书生不敢相信,试探着问道。
  许老先生泛白的眉毛隐隐约约,幽幽的目光更是时大时小,听到书生的询问顿时眼睛瞪得圆圆的:“老朽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的,既然已经说让你们通关,自然是直接让你们通关。还不赶紧离开,一个个杵在这里作甚!”
  几位书生点头如捣蒜,生怕老者会反悔似的,又对着唐逸行了一礼表达感谢之意,这才急忙离开。
  范进跟庞文明心有不甘,却也不想放弃这次通过的机会,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李婉儿声音不大,嫌弃说道:“有能耐就自己答出题目?更有能耐你就别参加啊?真是不要脸!”
  噗!
  范进走得太过匆忙,竟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而后狼狈逃离。
  这一幕立马引得身后一堆女子笑得花枝乱颤,骂他活该!
  李婉儿心有疑惑,说道:“唐大人,你为何要帮他们?”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是他们不要脸,我明明是帮我娘子的。”
  沈清柔听完,脸色一红,心里非常高兴。
  唐逸笑道:“他们第一轮可以作弊,这第二轮我自然也是可以。”
  许先生眉头一挑,脸色诧异,问道:“你又如何知晓老夫会放过他们?”
  唐逸眨了眨眼睛,说道:“先生第一轮不是已经放过他们一次了。
  我猜想先生是个惜才之人,又喜欢看热闹,自然是不希望他们在船舫诗会之前全军覆没。”
  许先生脸色微滞,而后哈哈大笑道:“有理,有理。诗会快开始了,你们快些过去吧。”
  唐逸还有沈清柔几人对着许老先生行了一礼,而后便开始前往决赛的位置。
  夜色喧嚣,月色蒙蒙。
  许先生目光幽幽,尽管眼角的位置布满密密鱼尾纹,但他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看着前边离开的人群,尤其是唐逸的背影,意味深长道。
  “这就是……你来温陵的目的吗?”
  ……
  ……
  ps:谢谢书友3236的打赏。临近新年,我没有新的案件。所以今天提早更新,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