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3²章 她是英雄!

  ——轰!
  雷声炸鸣,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
  从清屏横扫着整座温陵城池,遮天盖地地卷了起来,雷在厚厚的云层中间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地响。八月的雨,依然倾泻如注。
  尽管百姓都躲在衙门底下,但肆虐而起的狂风,使得雨渍依旧洒落在百姓们的脸颊。
  县衙外边,看着高座大堂之下,面无表情的唐逸时,百姓们心中无数情绪如洪水奔涌而来。
  呆板木讷,瞠目咋舌,大惊失色,难以置信!
  要知道,类似案件并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时代,如果强暴未婚女子,且情况非常严重。这样案件牵扯到女子名誉问题,地方官一般会秘密审问。然后上报朝廷,这样的罪案基本上都会被斩首。
  其他罪犯不同的是,强丶丶丶暴妇女的罪案是秘密处决,主要还是为了维护受害妇女的形象和名誉。
  像严凤凤这样的可怜女子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估计她这辈子都很难嫁出去。这是最大的问题,由于她没有丈夫,在家庭中会受尽白眼,更是会遭受世人唾弃,即便去世之后连贞节牌坊都得不到。有这样一则故事:一位妇女被恶少强暴,随后这个妇女跳井自杀。她的丈夫没有阻拦,而是说了一句,让她死,死了干净!
  所以,若是此案唐逸从一开就不作为,甚至不审理。温陵百姓顶多恶骂几句,唾几口沫,这事也就过去。人家叔叔、婶婶碍于情面不得不帮严凤凤报官,他一位小小的芝麻官县令,不想惹得一身脏水也是情有可原。
  但令温陵百姓万万没想,唐逸竟然真的公开审理此案,不仅不惧怕陆家的蛮横胁迫,更无惧陆家恶少三番五次的恐吓,最后更是在公堂之上问罪陆文远,怼得他哑口无言,当场判处绞刑!
  这是大青天啊!
  唐逸连说三个绞刑,之后整个衙外的人们沸腾了起来,百姓欢声雷动,欣喜若狂,呐喊声直接盖过天上轰隆作响的冷怒雷。
  然而,当纨绔恶少陆文远被衙役拖走之后,唐逸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
  他脸色冷峻,目光冰冷地瞥了一眼衙外的百姓,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说真的,本官真的非常不屑处理这起强丶丶丶暴案件。
  从始至终,在本官看来,民女严凤凤根本就不值得去同情。
  因为,
  她活该!”
  哗!
  当唐逸冷不丁说完这句话,县衙外边的百姓听完之后,几乎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贾似言吓得头皮发麻,瞠目结舌,心里哭道,唐大人这闹得又是哪一出?
  这严凤凤的案子不是已经告破,为何唐大人要当着百姓说这句话,这是人应该说的话吗?
  事情可能要麻烦了!
  不过,
  贾似言确实很快就冷静下来,他知晓唐大人绝不是这般不识大体之人,既然唐大人说这句话那定是有他的安排。
  但衙外的百姓对唐逸却并不熟识,本是敬佩唐逸的眼神,立马布满不屑之意。各种鄙弃、嘲讽、漫骂着唐逸。
  衙役们脸色苍白,生怕温陵百姓的唾沫会把县衙大人淹死。
  唐逸面色平静,看着人们愤怒的表情,露出温和的笑意道:
  “批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它常常会伤害某些人的宝贵自尊,并激起他人的强烈反抗。由批评引起的嫉恨,只会激怒大家的情感。
  但本官觉得大家对于严凤凤的案件所蕴蓄的怒愤还不够。
  更露骨的地说,即使你们此时心万丈怒火,也不过是除弱草之外又能烧掉什么呢?
  诸位,这可是强暴案件,民女被强暴玷污,双亲惨遭残忍杀害,草菅人命啊!
  难道陆文远被本官判处绞刑,这件事情就是皆大欢喜,喜出望外了?
  难不成每一次有女子遭受迫害,都得闹得这般满城风雨才能够得以伸冤?
  若真是这样的话,还要大乾刑律作甚?岂不是如同摆设?
  这以后,只要谁有冤屈你们闹一闹不就得了?
  那还要本官坐在这个县衙里边作甚?”
  唐逸目光冰冷,看向衙外百姓,怒声说道:
  “你们若真是这样想的话,那本官便是认为严凤凤活该!
  她活该不知廉耻!
  她活该抛投路面!
  她活该惨遭玷污!
  她活该害死爹娘!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她就活该这一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入,打从娘胎生下来就得躺在床上,他父母就应该打断她的双脚,这辈子就不该让她走出房间半步,更不该让她跟任何男见面!”
  “我们遭受权贵不公对待,就一个劲的悲天伶人,唾骂老天爷对自己不公。
  然而,为何不想想到底是因何原因导致的?”
  县衙外边,有书生略微沉吟,硬着头皮问道:“敢问大人,是何原因导致的?”
  唐逸目光冰冷,说道:
  “因为你们的不作为,因为你们对大乾律法的无视!”
  试问,严凤凤无端遭受此厄运,百姓对她冷嘲热讽,本官若是对此案无视,换来的会是什么结果?
  不过是严凤凤的一具惨遭冤枉的躯壳而已。
  那么,若是下一次恶少没有收到律法制裁,类似事情发生到你们身上时,你们儿女时,你们是选择忍气吞声不上报衙门,还是像严凤凤这般跪求本官主持公道呢?”
  唐宇怒声说道:
  “大乾国盛强大,但为何守护不了善良,惩治不了罪恶?
  我们的律法为什么总喜欢充当冰冷的看客?
  当一个人蒙受冤屈时,如果有完善的法律体系作支撑时,不仅会得到百姓的赞赏与肯定,得到精神上的慰藉与满足,他也会受到律法的保护,少些后顾之忧。
  与之对应的,对那些恶人者的恶行如果及时被查处打击,自然也是一种震慑,会让那些人思考自己行为的后果和将付出的代价。”
  “所以,你们今日应该高兴的,不是本官制裁陆家恶少。而是应该感谢严凤凤!是严凤凤不惜用名誉甚至是生命来捍卫大乾的律法!
  按照普通人的想法,她本可以忍气吞声,收受陆家钱财,选择一处陌生地方安稳居住。但她却做出了不同于普通人的抉择——毫不犹豫的选择誓死替双亲寻求公道,也是替自己寻求公道!
  她是英雄!
  捍卫大乾律法的英雄!
  让你们知晓温陵是有公道正义的英雄!
  严凤凤让你们深刻的明白,你们皆是大乾子民,温陵的百姓,若是有人胆敢作奸犯科伤、胡作非为,你就应该大胆伸张正义,他要是胁迫你,大乾律法会给你提供律法援助,
  本官,会给你们撑腰!”
  县衙外边,所有人都惊讶极了,不可思议的张开着嘴巴,一脸呆滞的看向公堂之上,冷峻至极的大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