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3²+3章 老实人活该被人欺负吗?

  竖日清晨,唐逸从睡梦中醒来,立马急匆匆地离开沈府。
  沈清柔长得很美,却是一位典型的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姑娘。
  儒家认为,男女尊卑有别,作为女子,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便有着属于自己的位置与天职。
  要求女子要温柔顺从,笑不露齿,坐不摇身,勤于女红,相夫教子,做一位贤妻、良母的形象。
  若是违背了她们自己的位置或者天职,做出一些出格之事的话,便会遭到百姓唾骂与白眼,甚至威胁到她们的性命,直接将其杀死都不会触犯律法。
  对于儒家这类思想,唐逸不想做过多评析。
  他心里边想着,若是有一天沈清柔主动提出退掉婚约的话,他或许会对更喜欢她一些。
  唐逸刚刚走到衙门,便看到贾似言正欲一位老妇孺说话。
  那老妇一头白发像是罩一了一层白霜,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嘴里牙也已经快脱光,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像是年轻的时候活得非常辛苦。
  “我给您跪下了!我给您跪下了!我求求您了!”
  老妇声音沙哑,跪在贾似言身前,大力磕着青石板,激动说道:“我就只见青天大老爷一面就好!”
  贾似言脸色难看极了,说道:
  “我也是无能为力啊!大人他真的不在县衙。
  再说,你儿子那事。我也想帮您啊!
  可是,
  是您儿子自己承认杀死你儿媳妇的啊!”
  老妇声音一嘎,声嘶力竭,怒道:“我儿子没有杀人!是那淫丶丶丶妇心虚自己摔倒,被门板上的门刺给刺死的!是门刺将她刺死的!!!!”
  贾似言一阵头疼不已,急忙安抚老妇的情绪。却见远处正站着一道身影,他立马眼睛一亮,大声叫道:“唐大人!”
  那老妇闻声,年迈身体转身向唐逸跑来,急忙跪在他的面前,浑浊的眼神布满一层水雾,哭喊道:
  “青天大老爷!我给您磕头了!我儿子真被是冤枉的!我求求您放了他吧!”
  唐逸将老妇小心扶起,看向贾似言,问道:“什么事?”
  贾似言看着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急忙示意唐逸先回县衙再说。
  等到安抚好老妇情绪,并命人先送她回去之后,唐逸跟随贾似言两人这才向着县衙牢房走去。
  方才贾似言已经简单的将案件说了一下。
  根据刘氏的述说,刘氏有一位儿子名叫许博文,乃是一位读书人。
  这许博文曾接连两次科考可惜都没有中,后来便在刘氏安排下取了现在的妻子吴氏。
  这吴氏性格骄纵,喜好钱财,更是好吃懒做,因为许博文性格老实,不善言语,夫妻二人竟然一年到头都说不上几句话语。
  一日许博文因事离家,后来因为赶不上商船,便又折返回家,想不到半夜回到屋里,竟然听到屋里有别的男人的声音,气得许博文将房门踢倒,见到屋内妻子吴氏竟然与人私通,那私通之人仓皇逃窜,只留下吴氏一人在床。
  性格老实的许博文,气得脸色发青,最后似乎是吴氏理亏,吓得想要逃跑,却是脚底一滑,整个人栽倒在地,身体刺中门板上的木刺,当场流血身亡。
  但许博文却上衙门自首,说吴氏是他杀的,衙门不得不将他抓来,关进牢房里边。
  了解大概之后,唐逸忽而问道:“衙役当时到场时,吴氏死状如何?”
  贾似言说道:“吴氏的腹部的确是被门板的木刺刺穿身体。”
  唐逸摇了摇头,这吴氏死了便死了,如今还要祸害许博文一番,果然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啊。
  牢房有些潮湿,唐逸来到许博文的牢房外边,从外边一看,发现许博文脸型消瘦,双目黝黑无光,整个人蹲在角落边,身子微微倾斜,像是在听着什么。
  唐逸命人将牢房打开,来到许博文身前,也学着他的样子,将耳朵靠近墙边,像是在听着什么。
  良久,
  良久。
  “那天晚上我在外边听了他们一夜,一夜。他们干了五回。”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许博文忽而说道:“干完,他们没有立马睡觉。而是开始说着话,他们一夜说的话,比她跟我一年说的话都多。”
  唐逸说道:“他们都说了什么。”
  “他们什么都说,什么都聊。我羡慕极了,我曾想试着跟她那样说话的……但我最后还是把她杀了。”许博文情绪有些激动。
  唐逸淡淡一笑:“不就是杀了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许博文神色微滞。
  贾似言目瞪口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
  平日里边唐大人都是在嘲弄杀人凶手,没想到现在他会忽然这样说。
  “人么,就是这样,杀个鸡,宰个牛,偶尔还像这样偷丶丶丶情什么的。”唐逸笑说着,就像是在唠家常。
  “可是我杀了人,我杀了可是我的妻子啊!”他低下头,目光逐渐晦暗。
  唐逸语气淡淡,说道:
  “你的妻子?
  你不就是杀了一个丶丶丶妇。
  你们这些榆木书生就是这样,路边若是有个蝴蝶死去,花朵凋谢就悲天伶人仰天长叹,
  若说带你去青楼乐呵乐呵时立马屁颠屁颠的跟着。”
  许博文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贾似言也愣住了,唐大人怎么可以这样说!
  他可是杀了人!
  唐逸忽而问道:“你认为你杀了人就是错误的?”
  许博文点了点头,杀人可是大罪。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
  “你错了,敌人或许不该死,但坏人就必须死!何为好?何为坏?角度不同。
  就比如,狮子跟老虎搏斗!其他狮子觉得老虎坏,其他老虎觉得狮子坏!
  这就是敌人,因为他们立场不同。
  但坏人就不一样了。
  他们从骨子里边就淌着坏的血水,
  难道作为老实人你就活该被他们坏人欺负到死?”
  “可我真的杀了人了。”许博文激动说道。
  他虽然木讷但到底是个书生,苦读圣人贤书听取教法礼仪。
  唐逸好像十分惊讶说道:“啊?杀人了?你说吴氏么?”
  他十分讶异道:
  “我不是说了吗!她可是荡丶丶丶妇啊!
  按照大乾刑律,“私通”定以极刑,且可“人人得以诛之”,格杀勿论。
  可以不告而杀,私刑、极刑可都是合法。你这是我温陵的良好百姓,肃清温陵的荒诞风气。
  本官心里边欣慰极了!
  你可是帮本官处理了一件大好事啊,要不我明天张榜广而告之,让大家知晓此事如何?”
  书生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贾似言:“……”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
  “而且,吴氏死了和你真的有关系吗?
  这一切其实都是那奸丶丶丶夫造成的!”
  许博文忽而崩溃大哭,说道:“可是是我害死她的!”
  唐宇摇了摇头,老实人真的活该被人欺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