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八章 冰火两重天!

  漆黑的天幕之下,映照出整座灯火通明的温陵城,无数的林琅满目的彩灯在夜空中摇曳,偶尔能够看到几位才子解出诗谜欢喜的笑声,偶尔也会传来懊恼不解的困惑声。大街小巷游客络绎不绝,小贩们脸上笑得合不拢嘴。
  远处晋江河畔,船舫之上灯火璀璨,歌舞升平,热闹非凡。
  游客从旁边的街道路过,能够清楚的听到船舫里边习姑娘嬉闹的声音,偶尔还能够几位才子高声赋诗话语。
  而此时,船舫的甲板上。
  凌冽的寒风从远处的山间吹起,船外挂着的珠帘发出清脆的撞响,犹如水花在敲击石板清脆悦耳,珠帘慢慢回合,从船舫里边走出来一位曼妙的红色倩影。
  习姑娘身着一袭红色的纱衣,外边则是披一件火红的外套,仿佛暮色之下的一抹红火,又像似黑夜里绽放的焰火,最为吸引人的是她那犹如美伦美央的戏服也是红如焰火。
  如果在在黑暗里边跳动的话,就犹如一撮小火焰在跳舞似的。
  习姑娘柔柔浅笑,缓缓抬起螓首,淡淡一笑,右手轻抬,微转螓首,甩出水袖,玉指轻扬,露出纤细白皙的玉指,抚上琴面,凝气深思,琴声徒然在甲板之上响起,琴声委婉却又刚毅,券券而来,又似高尚流水,汩汩韵味。
  不一会儿,许多才子慕音而来,将此处甲板围得水泄不通。
  有才子吟诗赞颂:
  轻抚心弦琴音炫,曼舞婆娑夜月缘。绕梁余音思醉影,仙子飘炫荡箴言!
  这段时间温陵城最为有名的戏子当属习姑娘,一曲动听娴熟的戏曲能够令听客迷醉流连忘返,尤其是习姑娘她那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的干净眸子总能给人美的享受。
  对于美丽的事物,人们总是喜欢无限的遐想,终于在一部分书生才子赋诗赞叹的舆论发酵下,这位坐落在西熙园的大乾一女戏子响彻温陵。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慕名而来的贵族商贾,官宦子弟在早已踏破西熙园的门槛,纵有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戏音一笑,无奈任凭少爷们如何放开手脚大掏荷包,习姑娘却不曾有过些许回应。
  时间推移到几天之前,习姑娘初到温陵便引起百姓轰动,街头巷尾纷纷前往,最后听说乃是一位温陵县令大人获得习姑娘入幕之宾的资格,书生才子无不唏嘘扼腕叹息,此事一时间也被争相流传,由于船舫诗会的关系,使得消息被顶替了。
  唐逸和沈清柔一同走出船舫,看着甲板上此时正弹奏琴曲的习姑娘。唐逸想了想,有些不明白习姑娘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目光瞥向远处,却发现王阳明正不断的向自己招手。
  他顿时心中了然。
  绚烂璀璨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响,五颜六色的迷虹光芒浸染在晶莹的琉璃瓦上,烟花带着璀璨柔和的光晕,点点滴滴的落在梅花树上,落在彩灯之上,落在梅花酒里,等等等等……整个夜空就像是在下着金色缤纷的雨滴,如此古色古香的画面就如同一幅色彩斑斓的水墨画,赏心悦目。
  然而此刻,众人却无心顾暇。
  众人将身心沉浸在习姑娘的琴音当中,某一刻琴音噶然而止,但当众人睁开眼睛,却发现习姑娘已经离开位置,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走到一位俊朗公子的面前。
  习姑娘走到唐逸面前,抿嘴微笑,说道:“妾身见过唐大人。恭喜唐大人参加诗会的决赛。”
  唐逸笑道:“纯属运气。”
  “唐大人自从那日离开,再不曾来过西熙园了。”
  “诸事繁忙,不便脱身。”
  “妾身近几日可是学得了几首琴曲,他日唐大人若是有空希望可以品鉴一番。”
  “一定,一定。”
  唐逸皮笑肉不笑,故意问道:“习姑娘也准备参加船舫诗会?”
  习姑娘轻轻摇了摇头,看向唐逸,笑道:“听闻晋江河畔将要举办船舫诗会,妾身不懂得作诗赋曲,却极喜欢弹奏琴曲。
  温陵诗会享誉大乾,每年都有好的诗歌被人争相讨论。所以,今日若是有幸获得唐大人的赋诗,也不枉妾身亲自走一遭了。”
  在这个时代,若是有人作出叫好的诗词或者曲子,不出几日便会被温陵的各式各样懂得音律的姑娘们谱好曲子争相弹唱,在一些诗会或者才子聚会当中人们更是习惯将所作的歌赋写与纸上,一方面是为了方便有戏子需要赠送传唱,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脸上更有面子。
  因此,有文人聚会也会邀请歌姬名伶参加游玩弹曲助兴。
  见到习姑娘走到唐逸面前的时候,相当多的人心里边是充满艳羡的,听闻习姑娘准备向唐逸讨得几首词曲倒是没有惊讶,以前的诗会也曾出现过这样景象众人自然是见怪不怪。
  不过,这次是习姑娘亲自讨要倒是令人多少有些惊讶,毕竟习姑娘一手琴音闻名大乾!
  这次唐逸若是夺得诗魁,再写出几首词曲被习姑娘一经弹唱传播,只怕不出几日便是在大乾风光无二,此等声名远扬在场的才子又怎能不羡慕?
  但是接下去的情况却是出乎众人的预料!
  唐逸毫不犹豫,直接拒绝道:“多谢习姑娘抬爱,唐某只喜欢听我家娘子弹唱的琴曲。”
  惊呼声四起,有人当即大叫一声:
  “这可是名扬天下的机会啊!”
  “姓唐的竟然拒绝了习姑娘?”
  “无数人巴不得获得习姑娘青睐,声名远播,这就直接拒绝了?”
  紧接着书生才子们一双双目光,瞪得犹如铜铃,犹如火炬,似乎要将包裹在唐逸外边的斗篷、锦衣,都看穿。
  纯洁的柳絮落在习姑娘长长整齐的睫毛上令它微微眨动,那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顽孩一般的笑意,弯成月牙似的。习姑娘比唐逸矮半个头,所以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唐逸上下滚动的喉结,那形状就像核桃一样大。
  对于唐逸会拒绝自己,她反倒是没有丝毫惊讶的情绪。
  习羽翎美眸看向沈清柔,抿嘴笑道:“初到温陵便已听闻,沈姑娘天姿灵秀,意气高洁,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不与群芳同列。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沈清柔目光晶莹,温柔一笑,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说道:“我相公早已盛赞过习姑娘,秀外慧中,将许多戏曲进行整理、打谱,使这些奇妙绝伦的琴曲重回人间,若是足够幸运的话,我很想听听习姑娘你弹奏的琴曲。”
  习姑娘没有答应,反而是看向唐逸,温柔一笑:“唐大人过奖了。想不到私底下唐大人对妾身如此盛夸。”
  “习姑娘谦虚了。相公并非盛夸,而是赞誉习姑娘琴艺。”沈清柔笑道。
  两位美艳绝伦的姑娘聊天的确是一番赏心悦目的美丽风景。但是,不知为何,在场的书生才子们,总感觉背后是有寒风吹过,冰火两重天,只窜得脊梁骨发凉。
  众人看向唐逸的时候,原本有些羡慕,现在反而是充满同情,任人都看得出这是典型的风流债。
  反观唐逸,却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一副索然无味的面容。
  他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他跟习羽翎没有不死不休已经不错,哪来的什么风流债啊?!
  便在这时,李祝荣站了出来,大声宣布道:“诸位,此番船舫诗会的决赛,八位候选者已经产生!
  请准备开始参加船舫诗会的决赛!”
  ……
  ……
  ps:放假了,准备过春节了!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