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3²+5章 山高皇帝远

  这起绿帽子案件唐逸本是不想搭理,但许博文的娘跪在唐逸面前。
  磕头,
  磕得头破血流。
  所以,唐逸不得不处理。
  生为人子孝为先。
  作为一个男人,因为背叛自己而下地狱的女人,而选择待在牢房里边想要救赎自己,却让老娘在外边哭天喊叫,磕头想着救儿……真他M脑残玩意!
  两人从牢房出来,许博文披头散发,脸色憔悴、双眼无神跟在唐逸身后。
  早已等候多时的贾似言,疑惑问道:“东翁,我们这是准备去哪?”
  唐逸说道:“这苦主待在牢房里边哭哭啼啼,罪犯反而在外边逍遥快活,现在总得有人为这件命案负责。”
  贾似言脸色微变,声音颤颤道:“东翁,您这意思是准备去抓那奸夫?”
  唐逸点了点头。
  贾似言面色,一刹时地变得苍白无血。
  惊吓道:“东翁,不可啊!如今凌源村的奸杀案好不容易才处理结束,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奸夫是您绝不能去抓啊!”
  “为何不能抓?”
  看着贾似言如此惊吓的模样,唐逸微微冷笑道:“难不成这奸夫是又是哪位商贾的儿子,亦或者是哪位商贾的侄儿?”
  贾似言语气微弱,缩着脖子说道:“这…倒不是。”
  似乎知晓贾师爷如此激动,许博文神情纠结,咬了咬牙道:“多谢大人为学生主持公道。但大人您还是不要去抓为好。”
  如今连苦主都这样说,唐逸反倒有些好奇,
  他问道:“这奸夫到底是何等人物啊?到底谁是耗子谁是猫啊,竟把你们吓成这般模样。”
  贾似言正欲解释,急忙又咽了下去,陷入短暂沉思。
  他如今已是知晓唐逸脾性,这唐大人的性子有些倔强,已经决定的事情,恐怕没有人能够轻易改变。
  所以,这次他得将事情往大了说。
  想到这,
  贾似言解释道:“大人,这奸夫柳成元并非什么大人物,但柳成元的身份却是有些特殊,他乃是柳村寨的村民。”
  听到柳村寨三个字,几名衙役立马吓得脸色苍白。
  许博文气得身体发抖,眼有不甘之色。
  唐逸没想到众人反应如此之大,便向贾似言寻问这柳村寨的事情。
  听完贾似言叙述,他倒是有些惊讶到了。
  原来大乾之前的朝代名为大唐朝,而在大唐时期有位大臣名叫赵宴曾藏着凶器入朝,想刺杀大唐皇帝,而这位赵宴乃是前朝余孽,无奈事情败露。
  大唐皇帝大怒,下令将赵宴磔死,并将其家族全部株连,后来还不解恨,把与他相关的乡亲与邻居全部处死,于是整个村子变为废墟。
  接着又实行惨无人道的“瓜蔓抄”,下令“诛灭九族”,但“转相攀染”,凡村子里边,赵姓的族人几乎斩尽杀绝,还杀了赵宴的老师、亲戚、朋友、学生,直杀得尸体遍野,血流成河。
  这次非人的“瓜蔓抄”共株连了数百人,其状惨不忍睹,被称为“天下奇冤”。
  赵宴故居付之一炬,村庄成了瓦砾遍地、满目疮痍的废墟。
  当时有官员见此惨状,暗示赵姓人隐姓埋名,流亡异地逃一条活命。
  经官员这么一提醒,据说赵姓人在高处一站就姓高,在石头上一坐便姓石,这才幸存下几户人家,而现在的柳村寨便是当初赵姓人逃往而来。
  因为历史缘故,使得柳村寨的村民极度排斥外人。
  根据传闻,这柳村寨的村民曾经当过马匪,村民各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人,谁若是敢靠近柳村寨都会被打得头破血流,甚至危及性命。
  “九族之诛”尚有一个明确的打击范围,而“瓜蔓抄”则是撒开了一张无边无际的株连之网。任何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它罩入网中,而且根本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而死。无数人烟稠密的村落一夜之间变成了人迹罕至的废墟,无数欢声笑语的深宅大院一夜之间变成了空荡荒凉的鬼屋……
  远处一阵秋风吹起,凉意刺骨,脊背发寒,穿透众人身体。风刺进骨中,仿佛禁锢许久寒意突然得到释放,吓得衙役们紧拽着刑具,手心不断冒着冷汗。
  柳村寨排斥外人,但他们也像身染瘟疫,无人胆敢靠近!
  唐逸面无表情,瓜蔓抄的确有些了解,乃是连坐犯罪刑罚的一种俗称,是族诛的一种。意即一人犯罪而诛灭亲族,甚至朋邻乡里,如瓜蔓辗转牵连。
  贾似言皱纹绷得紧紧的,继续说道:
  “大人,此事还需多多商权。根据我所了解,这柳村寨乃是由村长主持,这柳寨村可谓是村长一人独大,而柳村寨的村长,贵为里正,年轻时因为懂得拳脚功夫,也深得村落的民心。
  而且,这位柳村长跟温陵城主走得非常近,可谓心腹兄弟。据说,当初作为马匪抢夺的钱财,也都悉数分给城主。
  所以,这些年他才能稳坐柳村寨的村长。”
  唐逸淡淡一笑,天高皇帝远,像柳村寨的人一般都是聚族而居,所以村长才能成为真正掌握权力的人。
  贾似言哭丧着脸,说道:“如今这柳成元躲在柳村寨,这柳村寨的人极其护短,想要抓柳成元可谓难如登天。
  若是冒然前去的话,大人,您可能会有危险!”
  许博文脸色微黯,却是无奈叹了口气。恐怕,就连县衙大人也不可能为了他与一村为敌,替他主持公道。
  便在这时,唐逸淡淡一笑,看向许博文,问道:“许博文,现在你是老实人吗?”
  许博文脸色微滞,眼眸微颤,顿时牙齿一咬道:“学生不是!”
  唐逸又问道:“真的不是?”
  许博文似乎要将牙齿咬碎,怒道:“我不是!”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走吧。”
  贾似言无奈的叹了口气,唐大人果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
  眼看着唐大人带着许博文向着城外走去,贾似言气得直跺脚,心里犹豫,想要转身离开,最后又跺了一次脚,急忙又追了上去。
  “大人,您这次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
  ……
  秋初黄昏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清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
  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村庄上,阴影越来越浓,整个村寨犹如废墟,荒无人烟,一片死寂。
  唐逸站在村寨门口,发现村寨旁边是条宽河,河岸边上长满渐渐枯黄的柳树。
  从门口看,柳村寨与普通村落没有什么差别。但仔细一瞧,可以看到家家户户外边都悬挂弓箭、大刀、长矛、野兽骨骸。
  似乎是发现有外人靠近村寨,立马有村民面色不善靠拢过来。
  村民一个个眼神凶狠,看着唐逸等人时,像饿狼盯着猎物似的。
  “大人,这这这……此案还是从长计议,下次再来吧?”贾似言吓得双股颤颤,心里后悔不已。
  几名衙役手里拿着刑具,忍不住直颤抖。
  唐逸面无表情,对着柳村寨的村民,大声说道:“我是温陵县衙的县令唐逸,你们柳村寨的柳村长在哪?”
  话落,
  无人应答。
  乌泱泱的村民将村口围得水泄不通,看向唐逸时更加凶神恶煞。
  便在这时,村民们的中央被让开一条小通道,一位脸上满是皱纹的老人在村民恭谨地注视下,慢慢走了出来。
  老者走到唐逸面前,没有行礼,目光淡淡看了唐逸一眼,
  声音沉闷,问道:“原来是县衙大人,有失远迎。不知唐大人来我们柳寨村,所谓何事?”
  唐逸没有丝毫胆怯之意,抬头扫了村民们一样,笑着说道:
  “本官,是来抓柳成元的!”
  唰!
  立马有村民将明晃晃的大刀亮了出来。
  刀口锋利,
  渗人至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