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二

  船舫上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裁判老头说完比赛规则跟题目,众人也已经提前做好准备,但是,桌上的诸位却并没有着急上前赋诗。
  毕竟这卦名诗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再者能够参加这最后决赛的可都是最有名的角逐者,都不是省油的灯!
  庞文明有些沉不住气,先是眼神轻蔑的看了唐逸一眼,心里早就忍不住想要嘲讽一波了,便在众人佯装沉思之时站了起来,对着四位大人行了一礼,道:“学生庞文明,卦名诗一首:
  栉比园花满,径复水流新。(比,复)
  离禽时入袖,旅谷乍依苹。(离,旅)
  丰壶要上客,鹄鼎命嘉宾。(丰、鼎)
  车由泰夏闼,马散咸阳尘。(泰、咸)
  莲舟虽未济,分密已同人。(未济、同人)”
  哗!
  此诗一出掌声如雷,观众席上边纷纷应和,众人或多或少都是懂得诗词文学的,这庞文明做的这首诗不算最佳,但却赢在应时应景,直接将船舫诗会的盛景表现了出来。
  庞文明脸色得意,看向唐逸,眼神充满挑衅之意。
  几位大人互相对视一眼微笑点头,这庞文明他们三人早就略有耳闻,虽然生得粗狂,却是温陵有名的才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当即三位大人举起手上的木牌,上边都写着:过!
  裁判老头立马大声报道:“庞文明,过!”
  接下去轮到范进,他态度恭谨站了出来,对着三位大人俯身行了一大礼,
  说道:“学生范进,亦有卦名诗一首,请三位大人品鉴一番:
  蓬莱遯羽客,岩穴转蒙茏。(遯,蒙)
  云归仙井暗,雾解石桥通。(井,解)
  影带临峰鹤,形随杂雨风。(临,随)
  寻师不失路,咸欲驭飞鸿。(师,咸)”
  范进这一首诗念完,观众席上边大家先是一愣,而后掌声更加激烈。
  两位院长喜笑颜开,很明显比起庞文明,这位范解元所作的诗,更加富有内涵,蕴含某些哲理,云归仙井暗,雾解石桥通。
  不愧是范解元,这首诗的确佳品!
  范进目光幽幽,看向唐逸,一句话都没说。
  四位大人旋即举起手中的牌子,裁判老头一看,喜笑颜开道:“范进,过!”
  接下便是温庭易,他看着酒杯,不舍说道:“酒兄,你先稍等片刻,我且作诗一首,我俩再继续痛饮。”
  唐逸觉得好笑,温庭易这话,说得倒是潇洒,颇有一副江湖剑客的味道:你先稍等片刻,我且先杀几个人头,再与你闲叙几句。
  好生有趣!
  “嚯”的一声,温庭易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似乎站不稳身子,唐逸见着他这样子,心里暗道,这家伙晚上到底喝了多少。
  三位大人眉头紧皱,他们似乎对这位大才子温庭易印象都不怎么好。
  温庭易久负盛名,又是此次秋闱考试解元最大竞逐者之一,但令人万万没想到考试时候竟然敢喝酒,直接确立第二的名次。
  见温庭易已是喝得酩酊大醉,所以裁判老头也不好出言催促。
  据说这位大才子随性而为,随性而安,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诸位参赛者都是正襟危坐目露紧张之色,偏偏只有这位大才子却是摇头晃身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
  唐逸本就是个放荡不羁乐意逍遥之人,今日见到温庭易行为举止这般潇洒感觉顺眼多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同流合污”。
  坐在观众席前边的两位院长面色早已被罩着一层阴影,碍于怎么多观众在场他们也不好发飙,再者乾朝兴盛诗文歌赋,像温庭易这样的大才子本就是极具名望也不好发难。
  最后,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温庭易晃悠完,浩然书院的院长咳嗽一声,裁判老头心神领会,大声说道:“温大才子,请!”
  “好!”
  温庭易答应一声,而后双手伸出行了一礼说道:“学生温庭易,卦名诗一首:
  节变忽惊春,临风骋望频。(节,临)
  支颐倦书幌,步履整山巾。(颐,履)
  时鸟渐成曲,杂芳随意新。(渐,随)
  曙霞连观阙,绮陌丽咸秦。(观,咸)
  天地今交泰,云雷昔遘屯。(泰,屯)
  中孚谅可乐,书此示家人。(中孚,家人)
  两位院长皆非等闲人家,作为游园赏诗大会的评审自然具备一定的文学底蕴,听完温庭易的诗词,两位院长同时眉头微皱,却没有一人主动出声评价。
  犹豫了会这才互相对视一眼,举起手中的牌子,裁判老头立马堆出笑容道:“温大才子,过!”
  唐逸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温庭易,这首诗虽然称不上最佳,但与前边两人相比意义内容却是更加的深重,似乎诗里边隐约多了一些家国情怀的味道,但却没有人主动点出来,只是粗略的将内容当做是“悲天伶人”的主题来看待。
  酒后失言,果真如此。
  前边三位主动先作出卦名诗都已经过了,众人对于这个结果也没有什么意外,轮到沈清柔赋诗的时候,她上前简单的作了一首较为清新的卦名诗。
  有些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沈清柔做得这首诗与温庭易相比似乎逊色了一些。
  范进嘴角满是嘲讽之意,原本他对沈清柔还是有些好感,但现在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毕竟,对于一个只看重面子的男人来说,女人反而只是他的一种陪衬。
  第一轮比赛继续进行着,最先赋诗的四位都是本次诗会最有力的的竞争者,且都拿到了晋级第二轮的资格,这意为着后边三人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剩下的三人,除了唐逸尚未赋诗,剩下的其他两位才子脸色显得非常紧张,他们上前分别作了两首卦名诗,因为是即兴发挥再加上心态不稳,所以两人所作的卦名诗都不算很好,最终只有一人进入第二轮,其他一人都被淘汰。
  最终,剩下的最后一个晋级名额落到了唐逸的身上。
  唐逸轻抿一口茶水,三位大人目光期待,裁判老头犹豫了下,说道:“唐公子,请!”
  看到唐逸走到三位大人面前,众人的目光此刻都注视着唐逸。
  观众席上习姑娘美眸微微抬起,那美丽的眸子似乎也在看着唐逸,便听到唐逸淡淡一笑,问道:“诸位,敢问有谁知道八卦的本质是什么?”
  两位院长觉得疑惑,唐逸既不报名号,也不作卦名诗,上来突然问这个问题是为何?
  范进原本就看唐逸不顺眼,正愁着找不到理由跟他发难,见唐逸迟迟不说以为他是在拖延时间。
  他冷哼一声笑道:“这第一轮乃是作卦名诗,你当是在解答题目不成?唐大人若是作不出诗来,还是赶紧离开,可别待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庞文明见得唐逸处境难堪,脸上喜意更盛,上次醉仙楼诗会他自诩才识胜过唐逸,今日一见果真如自己心中所想,这唐逸只是行酒令稍微厉害一些,想来诗词一道不过尔尔!
  温庭易却是坐在一边自斟自酌,似乎对唐逸能否做出诗词漠不关心,只是偶尔看了他一眼。
  唐逸瞥向范进,再次问道:“范才子,八卦类万物之象,八卦寓意深远。
  那么,请问,八卦的本质是什么?”
  ……
  ……
  ps:稍等,第二更马上送上!求票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