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八十四章 唐兄决定如何,我便如何!

  看着王阳明激动的样子,唐逸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却是出声阻止道:“王兄,切勿激动,具体事情等过后,咱们再仔细商议。”
  唐逸倒不是刻意避讳沈清柔,而是沈清柔一直希望唐逸从事仕途,若是唐逸经商,例如写书贩卖,小媳妇心里边可能会有些伤心。
  士农工商,地位区别。
  即便是沈清柔也不能免俗。
  王阳明似乎明白唐逸想法,便将羊腿丢进嘴里,开始品尝起来。
  小果儿扑在唐逸的怀里早已哭成了泪人,晶莹的泪水将他白色的斗篷浸湿一大片。
  小果儿的反应完全是出乎唐逸的意料,想不到小妮子竟然如此敬畏鬼神。
  沈清柔走过来轻声安慰,疑惑问道:“发生什么事,果儿怎么突然哭了?”
  唐逸一阵头皮发麻,总觉得自己做错事了。
  听到沈清柔的声音,小果儿浑身颤抖得更厉害。
  她轻轻将姑爷推开,转身躲进沈清柔的怀里,眼帘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只见泪水顺着泛着红晕的脸颊流下来,柔软的纤手拭去脸上的泪水……但是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擦都止不住。
  小果儿怯生生,声音颤抖道:“姑爷太坏了,故意将鬼故事吓我。”
  看向唐逸的时候小果儿没有哭出声,紧接着,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后紧紧憋住了小嘴,另一只手则是不停的去抓住衣角,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再哭出来。
  小姑娘的情绪终于是稍稍稳定了下来。
  黝黑的天幕,雪花又开始下着,不大,但是很快小果儿粉色的斗篷上边开始落满了纯白的积雪。
  唐逸还是第一次见她哭得这般厉害,原本她那充满灵气的眼睛,就好像这世间只有这双眼睛是才是真实的,笑起来眯成弯弯的月牙儿似的,眼眸此时看向唐逸的时候充满了……小幽怨。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小果儿哽咽颤抖得不那么厉害了,沈清柔这才轻轻的拍掉她身上的积雪,微笑道:“相公是在跟你开玩笑。”
  沈清柔看向唐逸,说道:“相公,果儿还小,不能吓唬她!”
  “小姐,我先出去忙活了。”
  小果儿声音清脆,说完转身离开,刚下过雪的泥路仿佛像是沼泽一样非常湿滑,小姑娘还没走几步差点就要跌倒的样子。
  小姑娘忽然站定,转过身,声音颤颤道:“我不是被吓摔倒的,我是……我是不小心滑到的。”
  唐逸:“……”
  她浑身仍然在哽咽颤抖,突然一个踉跄,‘噗’的一声跌倒在雪堆里,混和着雪水的泥巴和混合着泥巴的雪水,直接将她那粉色的斗篷全部弄脏,身上已经湿透。
  看着小果儿这般可怜,唐逸心里边充满了罪恶感。
  小果儿从地上爬起来,此刻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上边都是积雪显得有些狼狈,她继续向着房间走去,沈清柔瞪了唐逸一眼,这才紧随过去柔声安慰,要小果儿赶紧洗澡换衣服免得待会着凉了。
  ……
  ……
  房间白雾弥漫,整个房间都是腾腾的水蒸气氤氲茫茫。
  沈清柔身上披着一件薄薄纱衣,灼热的水温将她的脖颈覆盖上一层薄薄的水珠,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红晕。
  她走到大木桶的旁边,轻轻试了试水温,然后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在水面上轻轻的游动着。
  旁边,小果儿将长发放下,又将身上穿着的粉色衣裳一件件脱掉,然后小心的跳进大木桶里,溅起了一小片的水花。
  感受着温暖的水温,小果儿露出瓷娃娃般的小脑袋嘻嘻地笑着。
  沈清柔笑道:“雪儿,小心一些,衣服都湿了。”
  小果儿脸颊泛红,还是有些生气,委屈说道:“小姐,姑爷真的太坏了,整天就知道欺负果儿!下棋不让着我,还讲鬼故事吓我。””
  沈清柔说道:“鬼故事?”
  “对啊,叫做《聊斋志异》,里边的鬼还会挖人心吃。”
  沈清柔抿嘴一笑,玉手取过手帕在小果儿细腻的肌肤上轻轻的擦洗着。
  “相公是在跟你闹着玩的。”
  小果儿脸色微红,轻声说道:“果儿知道姑爷是在跟我闹着玩……但我还是怕。”
  果儿小手“哗啦”带出一大片水花,木桶里的水不小心洒道沈清柔的身上,水渍将她白色的衣服全部浸湿。
  由于水温太高的原因,沈清柔的脸颊泛红,连同白皙脖颈都红彤彤的。
  小姑娘目光颤颤,尤其是看到自家小姐柔美身段,再低头看自己……平平扁扁。
  现在已经成年的小果儿,可惜该发育的地方还处于待发育的阶段。
  小果儿声音颤颤,说道:“小姐,你真的好美。”
  沈清柔将木桶里的手帕取出,轻轻拧干上边的水珠,擦拭着小果儿晶莹后背。
  她柔声说道:“果儿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肯定也是很美的。”
  小果儿摇了摇头,认真说道:“小姐才是最美的!”
  ——阿秋!
  小果儿正说着话,忽然一阵寒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个小喷嚏。
  沈清柔赶忙去过布巾,让小果儿起身将她身子擦干,穿上温暖的衣服,又给她披上一件厚厚的粉色衣裳,又连忙倒了一杯热茶给小果儿。
  沈清柔轻声说道:“都怪我,顾着跟果儿你说话,可别着凉了。”
  小果儿将茶热一饮而尽,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还是小姐对我最好了。”
  沈清柔刮了小姑娘的琼鼻,柔声说道:“傻妮子,我们从小就在一起。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
  沈府庭院。
  王阳明将最后一根羊腿吃完,擦了擦油腻嘴唇,笑道:“唐兄,现在咱两这发财大计可以好好商议商议了吗?”
  扯到银两钱财上边,唐逸脸色骤然严肃,他可是视财如命之人。
  唐逸脸色微沉,问道:“如何商量?”
  前世唐宇在意气风发的年纪,财富上创造出远超同龄人的成绩,胜过老一辈人的努力,更是被无数人誉为商界妖孽。
  唐逸只是轻轻地瞟了王阳明一眼,那股运筹帷幄,掌控无数权财的气势,使得王阳明忍不住一机灵,眼神微眯。
  怎会有一种如临大敌之感?
  王阳明咽了咽唾沫,扯出一个笑脸,笑道:“唐兄决定如何,我便如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