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八十九章 老娘就敢跟你撕破脸皮!

  说起许府的许先生,名叫许一问。
  名字倒是有些奇特,唐逸只见过他一面,是在船舫诗会的时候,老先生态度和蔼,脸上满是笑意,但对诗词一道却是极为的侵淫。温陵书院的院长虽然不是许先生,但这位先生的地位却丝毫没有输给院长。
  不过,许一问最为令人津津乐道不是他的身份地位而是他的一颗孝心,这些年许家老夫人因为顽疾在身经常身体不适,所以许一问一直亲自贴身照顾,即便是沈夜降临也是铺席在旁一步都不敢远离。
  这次许老夫人寿宴,前些时段老夫人在房间里听闻街上热闹喧嚣,又看到木窗外边璀璨烟花,叹息自己有好些时间未曾见识过船舫会的热闹,但碍于身体病重天气严沈所以不能离开。于是,趁着春节未到,众多文人才子还滞留温陵,许一问便广发请柬,邀请他们前来许府参加宴席。
  作为船舫诗会的诗魁,唐逸自然也是收到了请柬。
  想起沈荣富特意要求唐逸去参加诗会,唐逸心里边不免觉得好笑。
  他觉得己这个便宜老丈人,似乎不像是他所认为那么刻板,反而有点喜感。
  想来这段时间沈荣富受的憋气跟嘲笑也不比唐逸来得少,现在老丈人想要面子唐逸作为上门女婿的总不能不给吧?
  再者,现在吃喝住行都是沈家给的,就连单身的问题也一并解决了。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人家老丈人连媳妇都替他准备好了。
  沈荣富想要让他出去许府显摆显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吧?
  竖日傍晚,唐逸回到房间,便将大氅脱掉,准备穿上那套放在床上的灰白宽厚长服。这一套衣服是小媳妇特地为他准备的。
  据说还是老丈人特意给他订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今天晚上能够风风光光的出场。
  沈清柔从屋外走了进来,见唐逸正在穿衣服,淡淡笑道:“相公,衣领这边应该还要再按下去一些才行,这样穿起来脖颈上边才不会漏风。”
  一缕幽兰的香风袭来带着些许的沈气,沈清柔款款走到他的面前,抬起纤细如玉的手臂帮唐逸整理衣领。
  因为她靠得很近,所以唐逸能够清楚的看到她脸色细细绒毛,还有长长睫毛的眼睛轻轻眨动、那眼神优雅、娴静、双眼回盼流波,倒像是俏丽的江南女子,如若不是冰冷的眸子里边偶尔露出的冷意,想必任何人见到都会忍不住心动。
  就是因为沈清柔这一双冰冷的眸子,外边的书生才子忍不住退避三舍。
  但每一次见到唐逸,沈清柔的美眸都会忍不住融化,就像春天的消融的雪水,柔和极了。
  “下了一天的雪终于停歇了,现在天色也不早我们去参加晚宴刚刚好。”
  因为离得很近,所以沈清柔说话的时候,可以看到她朱唇轻起,饱满欲滴的鲜艳红唇实在是非常诱人。
  唐逸突然说道:“娘子……我嘴唇有些干。”
  有些干?
  沈清柔微微一愣,待她怔住还未来得极反应之时,唐逸双手一伸,迅速地吻上小媳妇的朱唇,深深吻了下去。
  久久过后。
  沈清柔脸色发烫,她倒是没想到唐逸会突然亲吻自己,微微怪罪道:“相公!还是快些穿好衣服,莫耽搁了时间,马车在府门外边等着,我们快些过去吧。”
  唐逸点了点头,沈清柔转身逃跑似的赶紧离开,唐逸淡淡一笑感受着萦绕在嘴唇上边的一丝甜意,这才跟着沈清柔一起走出庭院,
  来到沈府外边的时候意看到一个粉嘟嘟的小倩影。
  小果儿脸蛋红彤彤的,身上披着一件粉色的外套,模样就跟瓷娃娃似的非常可爱,见到唐逸她那白皙的脸蛋露出可爱的笑意。
  唐逸意外道:“小果儿也要跟我一起去参加寿宴?”
  小果儿开心一笑点了点头,沈清柔说道:“等会寿宴结束,相公还有果儿,我们便到外边湖畔游玩一番。”
  唐逸点了点头,此时温陵的街头年味非常浓,的确是个游玩的好地方。
  车轱辘在泥泞湿滑的雪道行驶,因为接连几天的大雪,所以路上过往的商人游客明显减少,就连书生文人也大都蜷缩在火炉旁边谈笑风生,
  不过,温陵街上依然热闹,舞龙舞狮、叫卖吆喝、杂技卖艺、顽童嬉闹。毕竟,现在年关将至,春节的气氛渐渐燃起。
  马车里边,小果儿脸色忧愁,唐逸问道:“果儿,你怎么了?”
  小果儿犹豫了下,说道:“姑爷,我一点都不懂得诗词文学,真羡慕你跟小姐。”
  唐逸无奈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喜欢诗词,反正现在还没到地方,要不我们现在就去街上看杂技表演,方才看到有人喷火吐水有趣极了!”
  小果儿眼睛顿时一亮,旁边,沈清柔眉头微蹙,说道:“相公,不可。”
  唐逸只好对着果儿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们等会再偷偷跑出去。”
  马车停在了许府的门口,看到门庭若市灯火璀璨的许家,唐逸微微有些惊讶。
  沈清柔走在前边将两张红色请柬递给许府小厮,那小厮抬头一看目光惊讶,自知有些失礼又慌忙低下头,说道:“唐公子,沈姑娘,请、请里边请!”
  唐逸三人正准备走进许府,只见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肥胖丰腴的姑娘,那姑娘目光狠毒的看向唐逸,眸子里边满是怒火,随后冷眸瞪向沈清柔,像是遇见生死大敌一般。
  肥胖女子眸子看向唐逸,冷笑说道:“呦!这不是唐大才子吗!”
  唐逸眉头微蹙,貌似未曾见过这个女子,问道:“姑娘是谁?”
  那肥胖女子冷笑一声,说道:“你不认识本姑娘也是自然,本姑娘乃是温陵第一商贾的女儿。
  我爹爹就是醉仙楼的大老板——林天傲,
  我相公乃是温陵第一大才子范解元——范进!
  我就是温陵第一大家闺秀——林巧巧~!
  现在认识本姑娘了吧?”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不认识。寿宴已经开始,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便先进去了。”
  林巧巧脸上冷笑一声,却是没有让开半步。
  旁边,小果儿有些生气,说道:“没看我们家姑爷要进去,干嘛故意挡道!”
  林巧巧脸色横肉一推,说道:“今天许府寿宴,我乃是受到邀请,什么我故意当道?
  你会不会说话!小丫头片子,再敢胡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小果儿吓得脸色煞白,躲到唐逸身后。
  林巧巧得意一笑,看向唐逸,说道:“府前一扇门,门在府中央。我若先不入,傻狗甭进出!
  哎嘿嘿嘿……唐大人,小女子可没有指名道姓哦。”
  后边,众人一听气得脸色煞白,这无疑是将他们也骂了。
  沈清柔眉头轻皱,小果儿立马生气,虽然她不懂诗词,但这人摆明了就是在骂姑爷!
  有人已经认出林巧巧的身份,这林巧巧乃是温陵有名的疯婆子,刁蛮无礼至极,就连她老爹也得对她客气三分。
  很快众人之间就传出关于林巧巧的丈夫范进与唐逸斗诗之事,众人这才明白这林巧巧这是冲着唐逸来的,冤家路窄,故意辱骂!
  唐逸心里冷笑,丈夫被人欺负了,所以当老婆来找回场子?
  唐逸想了想,正准备说话。
  一袭香风飘过,沈清柔站在唐逸身旁。
  她冰冷眸子看向林巧巧,声音淡淡,说道:“人从府门入,狗挡人出入,若非不是狗,为何挡门路!
  不过,自古就只听说过狗给人看门,但这胖猪看门倒是第一次见识。
  真是新奇得紧!”
  林巧巧气得脸上肥肉乱颤,龇牙咧嘴。
  沈清柔身着白色素衣,不惹半点尘埃。
  盘起的发髻和那双鬓的细长发丝衬托着那绝世的容颜,细细柳眉,应是款款温柔,却是微微皱起,显得冰冷而拒人于千里之外!
  尤其是她双冰冷的眸子,没有起一丁点波澜,婉约的脸蛋,看不出半点情绪,红唇粉嫩,却无倾国之笑,
  只是,
  冷冷地点缀在那冰冷的脸上,
  带着从未有过的骄傲,不带一丝温度地看向林巧巧,
  她那冷冷的气质,
  无疑在说,
  这是咱们女人的战场,不适合男人参战,
  既然你敢骂我家相公,
  老娘就敢跟你撕破脸皮!!!
  ……
  ……
  ps:上一章写懵了,应该是参加许先生的寿宴,脑袋一抽,写成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