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有人愿意投怀送抱!

  李玉姑娘见才欣喜,沈清柔可以理解,毕竟唐逸与徐寒山的对峙,不仅没有落到下风,更是狠狠的将对方羞辱。若唐逸真的是一名小小的马夫,拥有这样的才识,任人看来只要机遇得当,定是难得的人才!
  但是,唐逸并非是一个马夫,为了不让李玉太过失望,沈清柔只能用较为委婉的方式拒绝她了。
  李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的确唐突了,沈府乃是温陵第一商贾,沈清柔又是温陵第一才女,若是论招贤纳才广招有才学之人,这不就是最好的地方?
  只是,李玉之所以会如此激动,全因刚才见到唐逸的表现太过出彩了。
  在这个阶级制度非常明确的时代,小马夫作为一名小厮竟然胆敢顶撞徐寒山这位江南有名的江南才子,不禁毫无规矩而且嚣张放肆,已经是刷新了李玉三观的认识。
  李玉身份特殊,看到如此人才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不过听完沈清柔说的话却也觉得有些道理。
  这小马夫如果真如同他自己所说“鸟上青天”,现在待在沈府也是最好不过了。
  于是李玉不再追问,而是笑了笑道:“说起来,清柔姐姐,你这小马夫还真是嚣张,竟然如此有恃无恐大放厥词!
  我猜恐怕他是早就知道倾月姐姐你一定会护他。实在是狡猾的跟一只狐狸一样。”
  沈清柔想起唐逸有时候严肃认真有时候又像是登徒子一般的样子,忍不住掩嘴轻笑。唐逸自然不是因为自己会保他而有恃无恐,而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这些才子什么的。如果不是因为李玉邀请自己过来参加,唐逸也不会参与进来。
  这时,唐逸走进钟楼,拍掉肩膀上的雪花,李玉犹豫了下,便走到他身边轻声问道:“不知是该称呼你呢?,若是称呼你为沈府的小马夫岂不是有些唐突了?”
  唐逸摆了摆手,笑道:“李玉小姐说笑了,我就是一个替人看车的马夫,没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
  李玉咬了咬嘴唇,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突然变成一名马夫,但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跟沈府说话,给你安排一个私塾教学读书,也好方便你以后考取功名。”
  唐逸有些意外的看向李玉,这小妮子别说还挺好心的,自己上次那样轻浮调侃她,她老哥都气得拔刀相向了,现在她见自己不但不记恨,反而过来帮助自己。
  唐逸施了一礼,笑道:“谢谢李玉姑娘的好意,但是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若是让我进入私塾教书,怕是会耽误他人学习,我自己也学不进去。”
  见唐逸如此懒散,李玉小拳头捏了捏,有些生气道:“你方才解诗谜的时候说‘鸟上青天’,原本以为你是满腔热血却无奈报国无门的落魄才子,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这小妞还真是热心肠啊,唐逸心里感叹,却是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言多必失,再者自己又不是真的是一名马夫,如果一直在这个话题下去,就怕这李玉热心肠又会准备帮他了。
  见唐逸不说话,李玉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若真的放弃,那我便不再多言。”
  唐逸笑道:“谢李玉姑娘关心。”
  李玉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开。
  唐逸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李玉这是见才欣喜,误以为他是因为落魄才会成为一名马夫,但关键是自己又不是真的马夫,难不成还真的跑去私塾当教书先生?
  李玉走出钟楼,下了几个台阶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问道:“你真的不愿意吗?”
  唐逸无奈耸了耸肩,摇了摇头。
  李玉轻叹一声,算是对这个小马夫彻底失望了。
  她原以为唐逸如此才学,又能够出口成章,即便是江南有名的才子在他身上也讨不到半点好处,定是会愿意当教书先生考取功名,没想到这唐逸不过是嘴上功夫厉害,说得好听空有抱负,却是没有任何行动!
  李玉美眸一冷,直接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渐渐的消失在风雪之中。
  钟楼里边只剩下唐逸跟沈清柔,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唐逸耸了耸肩,无奈道:“我一直以为只要我装低调一点,这位大才女就会放弃的。
  但是我错了,像我这样拥有如此才学的男人,就好比那暗夜里的莹火虫、田地里的金龟子,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依然亮的拉风,亮的灿烂,亮的耀眼…”
  李婉儿笑得合不拢嘴,说道:“唐大人,你方才直接说你是柔儿的未婚夫不就好了。”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那可不行,他们要是认为柔儿的未婚夫是个马夫,那多掉价啊。”
  李婉儿笑得花枝乱颤,说道:“我早就看那徐寒山不爽,若不是爹爹让我陪他一同逛南城寺,我猜不来呢!正好你帮我将他给打发掉,多谢唐大人!”
  唐逸说道:“举手之劳,客气客气。”
  旋即,李婉儿媚眼如丝,看了一眼唐逸,笑道:“柔儿姐姐,你这夫君如此多才多艺,可得好好看紧了才是。不然,哪天如果被哪个好心肠的小狐媚子瞧上了,到那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唐逸轻声咳嗽,沈清柔脸色羞红,瞪了李婉儿一眼,气道:“你这妮子,若是再这般笑话,看我下次不撕烂的嘴。”
  李婉儿故作被吓到,躲到唐逸身后。
  唐逸无奈的笑了笑。
  李婉儿知道苏瑾脸皮薄,叹息说道:“这男人啊都是榆木疙瘩,若是不看紧一点的话,指不定哪天就会跟哪个狐媚子过了。
  我这是为了你好啊,柔儿姐姐你性格淡漠,又不懂得世事无常,偏偏唐大人又如此才华横溢,即便他不主动招花引蝶,就怕有人愿意投怀送抱!”
  唐逸心里无语,沈清柔美眸看向唐逸,对着李婉儿笑了笑说道:“就你这妮子话多,相公才不会是那样的人。”
  沈清柔上了马车,唐逸向李婉儿行了一礼,这才转身拜别。
  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李婉儿轻轻叹息一声,轻声说道:“只希望是我说错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