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五章 谁都不能欺负我家姑爷!

  许府府邸。
  夜幕刚刚降临,府里燃起花灯,整个府邸灯火璀璨,照得犹如白昼。
  许先生年轻时曾任过朝廷大官,后来据说是因为厌憎官场,随后便返回家乡温陵,开设温陵书院,过着闲情的教书生活。随着时间流逝,可谓桃李满天下。
  此次参加许先生寿宴的,除了有应邀而来的宾客,也有不请自来的温陵商客。这位许先生虽然早已远离官场,但其人脉之广却是不容小觑。但此次参加寿宴的,大多数还是书院的书生,学生们围坐一座,把酒言欢诗兴大发,便为许先生做贺寿诗一首。
  而在许府大厅里边,小果儿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块糯米糕,甜甜说道:“姑爷跟小姐最喜欢吃的就是糯米糕,嘻嘻嘻……我要偷偷带一些,等会出去见到姑爷就能分给他了。”
  沈清柔看到小果儿可爱模样,忍不住温柔一笑,小果儿虽然还有些年纪小不懂事,但每次什么好吃的总会第一个想到唐逸。唐逸在小果儿的心里的确是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沈清柔自然也喜欢小果儿能够跟相公和睦相处,她笑着说道:“等其他府里的人跟许老夫人拜完寿,我们便过去拜寿,等会就可以去找相公了。”
  小果儿咬了一口糯米糕,高兴地点了点头。
  远处院落的桌子上,几位书生正围坐在一起,他们都是温陵书院的学生,方才进行了几轮行诗令,此时一个个已是喝得酩酊大醉,念起诗来摇头晃脑,醉意满满。
  坐在桌旁的一位年轻才子,手里酒杯突然“呯”一声砸在桌上,几人脸色顿时一变。
  有人探头过来,轻声问道:“贺兄,何事令你如此生气?”
  贺知文脸色蕰怒,说道:“你们说,我有何错之?
  那日我与杜兄、李兄一起到学院门口只为讨得一个说法,但许先生却是不理不顾不说,竟然又是对那唐逸大肆吹捧。”
  “这船舫诗会乃是我辈文人盛事,不知有多少文学才子挤破头只为夺得诗魁,可是有人却投机取巧,恶意破坏规则,你说,我怎能不气!”
  旁边几人脸色惨白,。这贺知文莫不是喝醉酒耍酒疯?
  今天乃是许府老夫人的寿宴,你在人家宴席不说好话就算了,竟然怒骂人家主人?
  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借故偷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旁边一人笑道:“贺兄,许老先生也说过,若是我们能够回答出题目,也可以夺得名次。这、这怎能说唐逸投机取巧?”
  后方有人摇头否认,说道:“我看未必,众所周知,那唐逸之前样子如何,无能官婿,极度贪财,这大伙都是心知肚明的。
  这样一个废物县令,现在却突然能够夺得诗魁,这叫人如何能够信服?
  再者,现在坊间传言,那唐逸似乎是通过某些渠道获得的诗会题目,不然你说连范解元都回答不出的题目,那唐逸竟然能够做得出来?要真比范解元厉害,他还会是沈家赘婿?还会当一个小小的九品芝麻官?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天下没有不通风的墙,若是什么都没做,何来这些传言?”
  贺知文点了头正欲赞同对方的说法,旁边一道冰冷的娇呵传了过来:“你说谁是废物?你们才是废物!!”
  众人一愣,寻着声音看过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小姑娘。
  小果儿可爱惯了的面庞,生气起来隔外地可凶,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
  贺知文惺忪的眼睛,立马就认出了小果儿,方才唐逸进来许府时,这小姑娘就一直跟在他的身旁,想来她是唐逸那边的人。
  贺知文冷笑一声,说道:“这位小姑娘,我这位兄才有些喝醉了,醉后失言,还望小姑娘多多见谅。”
  沈清柔走到小雪身旁,说道:“果儿,不可无礼。”
  “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小果儿面露怒色,说道:“他们比不过姑爷就算了,现在却躲在这边说我们家姑爷的坏话!
  老先生不是已经说过,你们若是觉得自己能够答得出来,那便找他。
  现在几人坐在这里埋汰我们家姑爷,还算什么读书人了!”
  被这样一位小姑娘如此怒骂,贺知文等人气得脸色煞白。
  他冷哼一声,说道:“若是我们几人在这胡说,那也就罢了。现在天都城传得沸沸扬扬,就问谁会相信?”
  小果儿气不过,沈清柔眸子冰冷看向他,冷声说道:“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楚?几位若是认为船舫诗会不公,大可以去找许老先生理论去。”
  贺知文心里无奈,他们就是因为跑去找许先生理论,才会被吃了闭门羹,所以心里有气才无处释放,只能坐在这里喝着闷酒。
  小果儿说道:“就是就是,难怪我们家姑爷会说,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文人,整天之乎者也咬文爵字、还死要面子无趣至极!”
  这边声响立马就引起众人的注意,大家纷纷向他们看过来,贺知文脸色微变,甩开袖子,慌忙逃离,后边几个文人对着沈清柔赔礼道歉而后赶忙跟上。
  小果儿一脸得意,灿烂微笑。
  沈清柔抿嘴一笑,而后佯装生气道:“果儿,下次不可以再这么莽撞,今日乃是许老夫人的寿宴,怎能在别人的府里闹事。”
  小果儿点了点,说道:“小姐,果儿知道错了。不过听到那些人躲在角落说姑爷的坏话,我这心里就是气不过。”
  “比不过姑爷就说他作弊,那天小姐你明明也跟姑爷一起参加船舫诗会,他哪里作弊了!
  还有姑爷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许先生,偏偏他们还一直咬着不放,说姑爷跟许先生一起串通好的,之前还听说什么诗会的裁判姑爷袒护相公,实在是太气人了!”
  沈清柔温和一笑,说道:“我们现在就去找相公吧。”
  小果儿点了点头,笑道:“好,刚好可以分糯米糕给姑爷吃。”
  她将手里糯米糕咬了一口,笑得跟瓷娃娃似的。
  沈清柔叮嘱说道:“果儿,下次不可再这般莽撞了。”
  沈清柔原以为小果儿会点头答应,谁知小姑娘脸色稍稍犹豫,摇了摇头说道:“姑爷明明还是个大才子,还如此疼爱小姐你,对果儿又如此好,下次若是有人再敢说姑爷坏话,果儿还是会……莽撞的!”
  小姑娘心思非常简单,谁都不能欺负我家姑爷!
  看着小姑娘倔强的小眼神,沈清柔冰冷的眸子露出温柔的笑意。
  这时,两人的后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唐逸从两人身后冒了出来,疑惑笑道:“莽撞?莽撞谁啊?果儿你又做了什么坏事?如果做错坏事可是要打小屁屁的。”
  小果儿突然见到姑爷,小姑娘忍不住惊叫一声,吓得将手里的糯米糕掉进的手里,而后脸色羞红、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
  唐逸咬了一口糯米糕。
  哎呦!
  还挺好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