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三章 看破不说破

  听闻唐逸也有事要说,又见他神色着急,王阳明脸上立马露出了然之色,目光瞟了下庭院四周。
  他轻声说道:“唐兄莫怕!昨夜之事知府大人已是通知过戏子老板,这戏子们不敢乱嚼舌根,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沈姑娘是不会知晓的。”
  唐逸一阵无语,堵得住戏班子们的嘴,可这观众的嘴却堵不住。昨日他跟随习姑娘身后,底下观众可是悉数看得轻楚。
  想来有关唐大人成为习姑娘入幕之宾之事,恐怕现在坊间已是传得沸沸扬扬。
  唐逸摆了摆手,坊间如何传说他懒得去管,现在反而是有另外的事需要确认。
  他看向王阳明,说道:“我并非是寻问你这件事情。”
  王阳明脸色疑惑,说道:“若不是此事,唐兄大早上神色冲冲找我,有何要事?”
  唐逸目光深深,看了王阳明一眼,问道:“你可认识习羽翎?”
  王阳明眨了眨眼睛,笑道:“自然是认识,闽剧班的台柱子。整个大乾但凡喜欢看戏、听戏,又有谁不认识习姑娘。”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昨日我与习姑娘一见如故,聊了很多直至深夜才休息……我们是清白的。”
  王阳明暧昧一笑,作为过来人一副我懂的的笑脸。
  唐逸直接无视,说道:“其中聊到一些奇闻秩事,她说江湖中有人能够飞天遁地,有人可以草木为兵杀人无形。
  王兄常年游走大乾,她所说的可都是真的?”
  唐逸对于武功的认识,大部分来自于前世的影视作品和武侠小说,真实武功对抗和表演,许多都是程式化的套路,跟他想像的功夫水平差距极大。
  现实如此,那么功夫的真实水平又如何?前世无从知晓,传说中的宝典、秘籍唐逸更无缘一览,惟一的办法就是从影视文本当中探究一二。
  若说对武功没有兴趣是假的。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飞檐走壁,身轻如燕,降龙十八掌……这些唐逸都非常向往。
  所以,昨夜那般遇险,不但没有害怕,反而非常兴奋,这也是他急冲冲找寻问王阳明的缘故。
  这个时代重文轻武,文人才子最为不屑的就是舞刀弄枪,就连整个社会都形成一股埋汰武夫的风气,但这些都与唐逸无关,既然知道有武功的存在,唐宁不可能视而不见。
  王阳明没想到唐逸对武功如此感兴趣,点了点头,笑道:“的确是有。”
  得到确认,唐逸心思热络,说道:“不知武功如何?”
  王阳明说道:“的确是见识过有人一身轻功,可以穿墙越户,能够把一对青年男女从深宅大院中背出来,如履平地。
  也曾听闻过,有位杀人被五十名甲士团团包围,他遂持匕首,飞出高垣,瞥若翅翕,疾同鹰隼。攒矢如雨,莫能中之。顷刻之间,不知所向。
  至于草木为兵未曾见过,倒是听闻过大夏国有位姑娘擅长使用弹弓发射铜丸,极为精准!”
  唐逸脸色微惊,说道:“大夏国这般厉害?”
  王阳明神色倨傲,大声说道:“我大乾军将更是厉害!有军将善用大刀,长一丈,施两刃,名为陌刃,手每一举,辄毙数人,前无当者!”
  听完王阳明的简单介绍,唐逸终于有了大体轮廓。
  这个时代的武艺主要集中在这几方面:
  一是力量和勇气出众;二是骑术;三是射术;四是擅长使用长兵器,比如槊、枪和大刀。
  所有这些都有相同的一点,就是非常实用。兵器的体量比较大,重量大、速度快,杀伤力强大,适合在千军万马当中发挥威力。
  没有花里胡俏,套路简单粗暴!
  唐逸忽而抬头,问道:“王兄武功如何?”
  正滔滔不绝介绍的王阳明,语气凝滞,微微一笑:“我未曾练过。”
  唐逸脸色好奇,说道:“王兄游历山河,就不怕遇到什么险事?”
  王阳明认真说道:“王某素来怕死,虽是游历山河却未曾踏入过任何危险之地。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不主动害人,也不去惹事。
  凡事提个心防,看破不说破,即便知道有危险,咱不深入,不探究,不知晓。
  自然也就相安无事了。
  唐兄认为呢?”
  唐逸点了点头,笑道:“有理。我不过是个芝麻县令,守着温陵这一亩三分地都快累得半死,如何有闲暇之心去了解其他事情。”
  他看向王阳明,问道:“王兄刚才说有事寻我,不知是因为何事?”
  王阳明这才将唐逸拉进房间,只见房间里边的一张桌子上,布满了如雪的纸张,纸张散落四方,唐逸拿起来看了看,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上边写着一出男女相恋的故事,就是故事内容有些粗糙。
  王阳明说道:“唐兄,你之前说写话本小说越是狗血越是吸引人。但关键是,这故事又是讲姑娘堕胎、又是绝症又是、失忆……会不会太狠了些?”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是写男女爱恋,自然都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之事,但是这些往往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因为他贴近百姓的生活,又远离百姓的生活。”
  “王兄试想看看:有个妙龄姑娘爱上一个霸道少爷,生活不断对小丫鬟百般刁难,虽然受尽了各种折磨但是小丫鬟依旧还是很开心和活泼,这何尝不是如今许多姑娘的生活,生活虐我千百遍,我依旧热爱着生活。
  这书生才子作诗尚且喜欢无病吟声,这话本小说又何尝不是?”
  王阳明似乎有些了然,谨慎问道:“那唐兄觉得我这话本小说写得如何?够……狗血吗?”
  唐逸简单看来一番,摇了摇头,直接说道:“不够狗血。”
  王阳明问道:“那唐兄认为我应该如何写才比较狗血?”
  唐逸略微沉吟,说道:“你这书里的男女主角,得兄妹二人从小一起生活。
  由但于家庭变故,又因战火分开。男的从此过上富裕生活,女孩却落魄为小丫鬟,遭受许多非人的伤害,遍体鳞伤,苟延残喘,但为了找到男的女孩坚持活下来!
  长大之后,男女二人偶然相遇,并且开始互生情愫,但是有碍于兄妹关系,不敢逾越道德制裁。
  突然有天,某家人说了个惊天大密,原来兄妹俩并非亲生的,最后经历千辛万苦,男女相爱了。
  结果女主却得了绝症,死了!”
  唐逸说完看向王阳明,不由得脸色微滞,问道:“王兄这是?”
  王阳明将眼角泪滴拭去,说道:“唐兄这故事实在感人,所以忍不住落泪,你说这姑娘好好的,怎么就得绝症死了呢?!”
  唐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