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谜语解谜 上

  此时,徐寒山后边几位才子,看向唐逸时的目光里不敢再有轻蔑之意,反而是多了几分敬重。且不说如何如何,徐寒山嘲讽唐逸是个马夫的身份,这无疑是非常下作的行为。
  徐寒山胸口一阵发闷,他原本来想凭借自己的身份地位嘲讽一下这个小个马夫,没想到这唐逸不卑不亢的几一句话,直接就让他当场变得羞愧难当,关键是这一切还是他自找的。
  徐寒山抬头看了一眼李婉儿,发现美人的目光此时正落在那个小马夫身上,原本他此次参加聚会赋诗是假,赢得美人芳心才是真。
  可是现在他当众出丑不算,竟然还被一个马夫如此谩骂,又如何能够讨得了美人心意,顿时他感觉此时心里比针扎还疼。
  沈清柔眼里满是笑意的看着唐逸,他知晓唐逸的口才,任何人想要从相公身上讨得便宜都是不可能的。
  唐逸重新迈开脚步,跟着沈清柔走进寺庙里,李婉儿还有徐寒山等几位公子也跟在了后边。
  时至隆冬,古寺幽静。
  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满是落叶的古木,全部被积雪覆盖。
  刚进大门里边,就见到几位香客正燃烛烧香,虔诚膜拜,而在前边的钟楼底下则是聚集着数十位男女,男的相貌堂堂,女的举止优雅,聚集在一起谈笑风声,好不热闹。
  这个时代的娱乐活动可没有什么KTV,游乐园,歌舞厅,所以大家一般都会聚集在一起开诗会茶会,或者寻得一处庭院寺庙,与几位知心朋友闲谈风月,暂避喧嚣。
  尤其是在过年的时候,或倚案赏花,或品茗写诗,极尽自然之胜,享受宴游之乐。
  唐逸跟着沈清柔一起进去佛殿拜香,李婉儿还有徐寒山等人则是向着钟楼的方向而去。
  李婉儿一脸微笑的走过去,来到大家面前说道:“刚才来的时候耽搁了一会儿,让诸位久等了,我就不再多言,我们直接开始今天的聚会。
  此次聚会,将以猜谜语为主题。现在我就先抛砖引玉,先出一个诗句字谜,让大家先猜一下。如果接下去谁先猜对了,就由他再为大家出一个谜语,可好?”
  用谜语来解开谜语,这就是此次聚会的游戏规则。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李婉儿莲步款款,美眸看向天空中胡乱飞舞的雪花,忽然灵机一动对着众位才子佳人,笑道:“我这第一个谜语乃是猜一个字。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李婉儿念完,大家立马开始低头沉思,猜测着这诗句里边的字谜指的是哪一个字。
  因为离的不是很远,加上李婉儿的声音也挺大的,佛殿里边唐逸他们也都可以很清楚的听到。
  小果儿站一旁丈二摸不着头脑,轻声嘀咕道:“三秋叶……二月花……这是什么字呢?”
  这时,钟楼里边一位身材较胖,满是富贵的胖公子突然站了起来,笑道:“这是“风”字。”
  李婉儿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风”字。”话落,立马迎来众人一阵掌声。
  小果儿不解看向唐逸,问道:“姑爷,你知道为什么是“风”字?”
  唐逸淡淡一笑,解释道:“能让秋天金黄的树叶纷纷飘落,能让春天美丽的鲜花朵朵绽开。经过江面就能掀千尺巨浪,经过竹林就能使千万竿竹子倾斜。不就是风字吗?”
  “原来如此!”小果儿恍然大悟道。
  “那么下面就由许公子为大家出谜语。”李婉儿说道,她说的许公子便是刚刚才猜出谜语的胖子。
  许公子对大家施了一礼,笑道:“我出的乃是一个招牌谜,话说天都有怎么一位大才子,路过一家酒店门口,这酒店生意不好,店主见到大才子便赶忙央求这位大才子为酒店写个招牌。
  才子点头答应,微笑自若,握笔在手,略思片刻,然后大笔一挥,便写下了七绝一首:
  一轮明月挂半天,淑女才子并蒂莲。
  碧波池畔酉时会,细读诗书不用言。
  这招牌挂出后,人们都争相观看,其中一位百姓立马明白了这招牌的谜底,立马向人们解释,从此之后这酒楼生意兴隆,顾客盈门,请问这才子出的的招牌谜是什么呢?”
  谜语可分为两大类,一类叫事物谜,另一类叫文义谜。
  文义谜也叫灯谜,它的谜底是表达任何一种意义的文字,所以谜底的范围是相当广泛的,它包括单字、词组、短句。
  事物谜的谜底则是一些生活中常见常用的“事“和“物“。
  李婉儿一开始出的乃是文义谜,而这位许公子出的则是事物跟文义相结合的字谜。
  唐逸一听,顿时觉得这位许公子出的谜语,与李婉儿相比明显多了几分趣味性,这谜语的难度自然也是加大了许多。
  众人开始冥思苦想,有的才子则是不断的朗诵这七绝诗句,女孩们目露迷惑倒是觉得这七绝诗句写得挺优美的。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只听一些猜不出来的才子在一边开始啧啧称奇,认为这故事里边的大才子当真是文采斐然,诗句写得实在是太优美了。
  早已经猜出了谜底的李婉儿见状,便准备站出来为大家解开谜底。这时候,一旁的徐寒山却是忽然站了出来,站到了众人中间施了一礼,李婉儿便又重新坐了回去,整个过程并没有人发觉到。
  徐寒山笑道:“这故事里的这大才子,当真是文采斐然,不但诗词写得优美,而且寓意简练。
  你们且他说的这第一句诗,‘一轮明月挂半天’,不正是‘有’字?
  而‘淑女才子并蒂莲’,不就是‘好’字;
  ‘碧波池畔酉时会’,便是‘酒’字;
  ‘细读诗书不用言’,则是‘卖’字无疑。
  如果我们将这几个字连起来…”
  “呵!有好酒卖!”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顿时掌声如雷动,徐寒山得意的看向唐逸所在的佛殿方向,他心里边得意极了,自认为这才是属于自己的掌声。
  不过,徐寒山的心里还是非常不郁,眼神闪过一丝戾色,他乃是江南大才子,今日竟然在一位马夫身上吃瘪,岂会甘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