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2^4+1章 这唐逸杀不得半分!

  所谓春困秋乏,随着秋意渐冷,人们精神有些不振。有关凌源村的案件,风波来得迅速,走的也悄然。
  但关于温陵官婿唐逸的消息,到了下午三刻,一则消息像是一记强针技,令温陵百姓精神猛地一震!
  “奸夫**合谋欺负老实人,唐青天柳村寨大怒替出头!”
  人生五大悲剧,许博文至少占了三样:柳成元睡他老婆,妻子无情戴绿帽,替别人被黑锅。
  最爱的女人,和最信任的同窗,共同背叛了自己。许博文可谓转瞬之间成了温陵吃瓜群众眼中的“可怜人”。
  而此时的他也确实显得孤立无援,本是美好的家庭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连自己深爱的妻子受人迷惑,以死相逼让他写和离书。坊间传闻,有人看到乃是许博文母亲长跪不起、磕得头破血流,唐县令才答应审判这起家务事。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这还是一起绿帽案件。
  如今许博文无疑是颜面尽失,被人戴绿帽的消息已是人尽皆知,除了获得绝对的舆论声援,似乎也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而很多百姓也只能等着消息干着急,例如柳成元乃是柳村寨的人,由于历史原因的关系,柳村寨也是极其不受温陵百姓欢迎。
  所以,当听闻唐县令无视柳村寨刀枪棍棒,直接将奸夫抓走之后。除了震惊之外,人们更多的是感动。
  能够拥有这般百姓官,实耐民之幸也,民之福也,怎不叫人喜极而泣!
  但奇怪的是,只从唐县令将柳成元抓走之后,消息却是再没有了下文。
  难道就这样结束?
  许博文这个老实人,就这么被欺负了吗?
  不存在的!
  夺妻之恨,自古都是不共戴天的,更何况,不光夺妻,还在人眼皮子底下夺妻,还骗取人家妻子写和离书。
  此仇不报,天理不容!
  ……
  ……
  温陵,城主府。
  城主,顾名思义就是一城之主,以城为单位的政权里面的老大。但事实上,大乾王朝的城主更像高级地方的驻防长官,乃是由朝廷指派管理一地的军政事务。所以又称,守城将官。
  此时,城主府的书房。
  柳村长脊背微弯,恭敬站在旁边,
  而在柳村长的身前,温陵城城主陈津,端坐如松,毒辣的目光正盯着他手里拿着的一块宝玉。
  这宝玉晶莹,虹光萦绕,映的满室皆辉,是一块上佳的“虹光璃玉”。
  陈津紧绷着脸,竖起眉毛下,一双被宝玉灼红的眼射出两道寒光。
  他声音淡淡,温和笑道:“因为一个小小的村民柳成元,柳兄竟然愿意将收藏多年的虹玉赠送与我,这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对方只不过是温陵一位芝麻县令,若真是扰到柳兄心神,陈某自当只要为柳兄排忧解难。”
  说完,
  他将虹玉小心放入檀香木盒。
  柳村长躬身行礼,温声说道:“这些年来,柳村寨多亏城主大人照料,若不是城主大人您对村民的呵护,恐怕就没有柳村寨的今天。
  所以,希望城主大人念在柳成元也是柳村寨小小的一员,为他主持一下公道。虽然他是柳村寨一位小小村民。
  但这些年来,皆是成元这个孩子在照料我。”
  陈津目光瞥了一眼檀香木盒,笑道:“此话怎讲?”
  柳村长浑浊目光看向书架,
  笑道:“我如今已是年老,难免有些不中用。但这些年来,多亏成元一直陪在我身边,悉心照顾着我。
  成元这孩子行为难免有些不检点,但到底只是不懂事而已,罪不致死。”
  这般理由,竟然令这老匹夫如此兴师动众,陈津是不可能相信。
  这老匹夫的口风还真不是一般的严实。
  不过,他瞥了一眼檀香木盒,这些年柳村寨为了得到城主照顾,可没少将当马匪抢来的钱财、宝物进献给他。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一位芝麻绿豆的县令官而已。
  想到这,
  陈津抬起头来,看向柳村长,直接说道:“你想如何做?”
  柳村长反问道:“据说那唐逸的背后有着知府大人作为靠山,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不知城主大人,想如何做?”
  陈津眉头紧皱,说道:“这知府可是出了名的怕死,根本不足为虑。不过,这唐逸如今却是杀不得半分。”
  柳村长脸色一沉,怒声问道:“敢问城主大人,这是为何?”
  陈津看着书桌上一纸书函,说道:
  “昨日有人送来书信,有位御史将会近日微服私访温陵。
  而且,这位御史大人,在朝廷是有名的刚正不阿,不惧淫威,无论任何内容皆是如实记载。
  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生事,尤其是地方县令出事,若是朝廷命官死了,绝非小事。”
  大乾王朝,从组织架构层面而言,直接受皇帝领导的御史台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监察机构。
  除了赋予御史台独立性之外,御史的地位也被特意拔高。因此御史官位虽然只有五品,还不及普通县官,但是御史却拥有其他五品官不具备的朝会权,能够在百官面前上奏天子!
  因为官位普通,使得一位御史可以说是降无可降,罚无可罚。无可降无可罚,又不受行政系统领导,所以大乾的御史,记录暗访地方时事,可谓是毫无后顾之忧。
  哪怕是当朝宰相,只要被御史抓到马脚也是照参不误!
  陈津声音低沉道:“到时候御史若是参上一本,上边派人彻查此事的话,柳村寨可能也会搭进去。”
  他看了柳村长一眼,谨慎说道:“此事若是能够大事化小最好,可不能因为这样一件小事,阴沟里边翻船。”
  柳村长脸上皱纹挤成一团,低声说道:“那姓唐的,看起来可并不是随意能够好打发之人!”
  陈津眼睛微眯,冷冷笑道:“那就怪不得咱,如今已是过了立秋,处暑也快到了,届时御史早已离开。
  到了雨季,雨天路滑,人难免容易出事。”
  处暑下雨万人愁。
  温陵百姓始终认为,立秋当天若是下雨,既有利于水稻灌浆,还有利于秋后迅速降温。
  但若是处暑之后下雨的话,今年又该很多人要死于洪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