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三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五 求收藏,求推荐票!

  当听到题目是考药名诗,唐逸心里立马有了答案。若说前世最有名的药名诗,无异于是那一首短小精悍的诗篇,它在华夏文学史上可谓是占据着极其特殊的位置——华夏第一情诗!
  它是《诗经》的第一篇,而《诗经》是华夏文学最古老的典籍。虽然从性质上判断,一些神话故事产生的年代应该还要早些,但作为书面记载,却是较迟的事情。
  所以,
  差不多可以说,只要翻开华夏文学历史,首先遇到的就是——《关雎》!
  《关雎》是《诗经》开篇之作,为《国风》之始!而《诗经》又是儒家“四书五经”之首,儒家则是华夏文化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因此,把《关雎》叫做“华夏第一情诗”毫不为过!
  古人更是把《关雎》冠于三百零五篇之首,足以见识对它评价如何之高。
  众人目光地注视下,唐逸脸上保持着一贯淡定的笑容,先是对着三位大人行了一礼,
  而后,
  他看向沈清柔,温柔一笑,念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整篇药名诗只有一类药名——荇菜!
  《关雎》所表现的内容,运用了“兴寄”的艺术手法。
  所谓“兴寄“乃是古代诗歌的重要特点之一。它不仅仅是一种“托事于物“的写诗方法,而更侧重于用这种表现方法所寄托或兴起的情!
  这首诗通过一个男子在河边遇到一个采摘荇菜的姑娘,并为姑娘的勤劳、美貌和娴静而动心,随之引起了强烈的爱慕之情,在梦里也会梦见那位姑娘的一系列追求过程。
  范进目瞪口呆,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击,严格来说,他只出现一种药名,也的确算是药名诗。
  众人先是一愣,不敢言语。
  两位院长面色古怪,诡异至极。
  王阳明眨了眨眼睛,情绪激动,暗叫唐兄竟是如此大胆,直接是当着众人的面写情诗?
  沈清柔脸色羞红,美眸抬起,刚好对上唐逸认真的神情,她想起方才众人的绯议妄论,忽而明白为何相公会突然写这一首诗歌。
  观众席上,李婉儿带着姑娘们大力鼓掌,紧接着掌声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响彻整个船舫甲板,远处有游客听到如此巨大声响纷纷跑过来观看,不一会儿便人山人海。
  温陵书院的院长已是年过六旬,可谓是一生醉心于诗道,如今听完唐逸所念的药名诗,他轻声跟着低吟。
  每每读至结处,便又倒头再读全诗,顿时发现诗中采用了大量的重章叠句和双声叠韵,使整首诗又显得回环往复,节奏舒缓,给人一种心情愉悦之感。
  浩然书院的院长,非常满意点了点头,笑道:“渺渺几语,由此引出君子被采荇女子所吸引。接下来反复吟咏女子采荇的情景,以“左右流之”“左右采之”“左右芼之”反映了相思中那种对恋人形象挥之不去、驱之不散的感觉。
  整首诗,围绕荇菜左右,却是没有丝毫突兀。可谓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内容和思想都是纯净的、无邪的,足以陶冶人的情操!”
  温陵书院的莫院长大声笑道:“难怪能够如此自信,就凭这一首药名诗,这一轮晋级的名额非你莫属!”
  范进和庞文明脸色骤然变得非常难看,院长这句话无异于是承认唐逸晋级决赛的资格。
  温庭易忽而哈哈大笑:“好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似乎对这比赛与毫无关心,听到唐逸念出如此佳句,立马举起酒壶,竟是准备往唐逸的酒杯倒酒。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多谢温大才子,在下酒力不胜,不便畅饮。”
  温庭易砸吧砸吧嘴,脸色惋惜,说道:“不能饮酒,实在可惜!”
  沈清柔原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轻轻落了地,
  随即,
  红晕更盛,在最初的一霎间,她的脸色由于害羞而变得通红,现在脸蛋、耳朵、粉颈都变得滚烫了。
  待得唐逸重新回到坐位,沈清柔如柳叶般的绣眉轻皱,轻声说道:“相公怎可作如此羞人的诗歌。”
  唐逸脸色诧异,说道:“娘子难道不喜欢?”
  沈清柔脸上的红晕更深了,轻轻点了点头。
  唐逸微微诧异,故意问道:“娘子,你说什么?”
  沈清柔咬着朱唇,脸蛋滚烫,声音如娟娟泉水般,柔和说道:“只要是相公作得,妾身都喜欢!”
  不得不说,唐逸觉得小媳妇这一番话语,如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
  唐逸之所以抄这一首《关雎》,主要还是想帮小媳妇解围,让她知晓他心里的想法。至于他会不会介意文抄公的身份,《西厢记》都已经写了大半本,一首《关雎》自然不足为奇。
  裁判老头眯着一张笑脸看向四位大人,坐在位置上两位院长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知府大人跟御史大人则是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上的牌子。
  裁判老头大声喊道:“唐逸公子,过!”
  哗!
  观众席上众人再一次爆发出如潮水般的掌声,前边三位候选人可是都当场作了药名诗,但两位院长都不好作出决定,但轮到唐逸却是立马就通过了,毫无疑问第二轮比试唐逸又是几人之最!
  就在这时,观众席上有人提出沈清柔姑娘还没有作药名诗,这唐逸可不一定能当得这一轮当中的几人之最。
  围观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沈清柔姑娘可是当今温陵第一才女,作出的药名诗自然也是一等一的,众人立马将目光看向沈清柔,都在期待着这位温陵大才女又会作出怎样的药名诗。
  沈清柔身着一袭白衣,从座位上款款的走了出来,来到四位大人面前行了一礼,却没有立马作出诗来,而是低头思忖。她想起方才相公作诗的温柔俊朗的样子,脸颊蓦地又红了起来。
  唐逸将手上的茶杯放下,抬头一看到,发现沈清柔两边的脸颊连同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好像整个都红了,嫣红透白的煞是好看。
  沈清柔低头思忖时,那一双晶亮的眸子微微颤动,明净清澈,灿若繁星,非常的吸引人。就在这时,原本紧皱的秀眉慢慢的舒展开来,似乎是已经想到了好的药名诗。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眼睛立马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她柔声将药名诗念完,
  此诗一出,如沐春风,
  围观群众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爆发山崩地裂般的掌声!
  ……
  ……
  ps:快过年了,书友大大们,你们记得要照顾好身体。敏感时期,记得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