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二十九章 唱双簧

  “城主大人,到!”
  随着远处街道,传来一声唱和。马蹄踩过街道,犹如剧烈震动,宛如地震山崩,远处一大堆将士,前后足有几十人之多,眼带杀气,冷色肃然。
  此时,将士们的最前端,温陵城城主陈津坐于马上,脸色冰冷,犀利黑眸扫过两边的百姓。
  他那修长高大且粗犷的身材乘坐于马上,宛若黑夜中盘悬山巅的孤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百姓胆颤心惊,四处避窜,像海水般,向着两边翻涌。就连那位自称修仙之人的老道,看着眼前乌泱泱的军仗,立马吓得脸色煞白,只觉得一股子凉气从脊梁骨冒了出来,心底生寒。老道急忙地、偷偷地、一点一点的将身子挪到街道外边。
  唯独唐逸一人,站在街道中间,目光淡淡看着前来的军士,丝毫没有任何惧怕。
  陈津眼神微眯,看着远处唐逸,顿时眉头微挑,立马用左脚轻踏马身,身下坐骑收到命令,立马纵跑长嘶,直接向着唐逸冲闯过来。
  百姓吓得纷纷避开,这马匹惊跑,速度之快,若是撞到的话,定是会五脏剧烈,当场而亡!
  唐逸依旧面无表情,毫无避开之意。
  马背之上,陈津气得恼火,却是冲到唐逸身前的前一刻,将缰绳猛地一拉,随着马匹人立而起,纵身嘶鸣。
  陈津翻身下马,看着唐逸,冷笑说道:“唐县令,我们又见面了。”
  唐逸行礼,说道:“下官唐逸,见过城主大人。”
  陈津捋了捋马鬓,笑着说道:“这野马刚刚驯服,尚有些狂妄急躁,倒是差点吓着唐县令你了。”
  唐逸盯着陈津,说道:“多谢城主大人关心,下官无事。
  不过这骑马可是技术活,下官听闻,野马难驯,极其喜欢踢人脑袋,轻着下身瘫痪,重着脑残致死。
  城主大人当小心为上。”
  此话一出,百姓屏气不敢呼吸,任谁都听得出来,唐逸则是在诅咒陈津。
  陈津冷厉一笑,说道:“我一直认为,野马就是野马,定是要多多训斥,调教一番才会听人差遣,否则永远都不知晓自己是个受人听命的畜生。
  唐县令你认为呢?”
  唐逸大声说道:“下官不明白畜生的想法。”
  陈津:“——你!”
  唐逸微微诧异,说道:“下官?下官可不懂畜生说的话语,城主大人懂吗?”
  陈津:“……”
  唐逸真话可谓足够犀利,就差指着城主鼻子骂他是个畜生了。
  围观百姓没想到唐逸会出声嘲讽,一个个都脸带悚然惊异的看着唐大人。
  陈津可是掌管整个温陵军务,哪个下属见着了不是谨言慎行小心翼翼的?但像唐逸这般三番五次跟着城主对着干的还是第一人。
  唐逸倒是没想这么多,此番陈津明显是冲着他一人来的,唐逸自然不可能让他好过。
  沈荣富没想到性子儒弱的唐逸竟然敢跟城主对峙,立马偷偷向唐逸打眼神,示意他不可顶撞。且不说得罪城主如何,眼下还有另外一桩愁眉之事尚未解决。
  陈津脸色阴沉得可怕,转过头,扫了一下周围,冷笑着问道:“唐大人,如此多的人聚集此处,不知是所谓何事?”
  唐逸说道:“这些时日有位老道,自称沈府犯了邪瘴,想要将沈府烧掉,所以下官特地来处理此事。”
  “犯了邪瘴?”
  陈津眉头大挑,诧异道:“不知是犯了什么邪瘴?”
  逍遥子从人群走出,冷声说道:“沈家犯的乃是狠厉至极的瘟疫之邪。”
  此话一出,百姓顿时吓得连忙后退,看向沈家充满忌惮之色,就连看向沈荣富都充满厌恶。有甚者直接是眼神起了杀心。
  瘟疫对古时候的人来说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更何况瘟疫传播速度非常快,而且伴随着人口移动,会无形中潜入到各个地方,威力非常巨大。一天之内可能就会造成几十人甚至几百人的死亡,这种传播速度是非常可怕的,也是不可控的。再加上这个时代的医疗拮据一旦发生瘟疫,对老百姓来说只能——等死!
  陈津眉头紧皱,说道:“道长此话当真?”
  逍遥子点了点头,故作高深说道:“这瘟疫之邪,沾了四方银财,若是不除,温陵恐有伏尸之痛,号泣之哀,或阖门而亡,或覆族而丧,下场凄厉,毛骨悚然!”
  陈津脸色担忧,大声说道:“既然如此,那道长速速做法才是!”
  逍遥子故作难色,说道:“贫道此番便是来解救温陵百姓,可是……唐施主却三番五次阻扰。”
  城主陈津目光犀利看着唐逸,说道:“唐县令这瘟疫之邪,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也知你是沈家之婿,但这……可关乎我温陵百姓,众人的生命安危啊。”
  周围百姓忿然作色,目光凶横瞪向唐逸,有柳村寨的村民大声囔囔。
  “无能官婿就是无能官婿!”
  “亏他还自诩百姓官,这会儿为了沈家钱财,竟然弃百姓性命于不顾!”
  “难怪前些时日敢公堂之上诽谤先人!此等大逆不道,狂妄言论,恰恰证明他已是犯了邪瘴!”
  “烧!烧掉沈家!烧死这个无能官婿!还我温陵百姓安定!!!!”
  ……
  沈荣富听着众人喧哗讨伐,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
  唐逸平静如水,冷冷看着陈津跟老道唱双簧。
  他冷哼一声,说道:“本官方才不是已经说明,本官乃是修仙之人,今日有人妖言惑众,本官受仙人托梦,前来来此处降妖除魔。”
  逍遥子冷笑说道:“既已如此,唐施主既然已是学会仙术,那不如证明一下?”
  逍遥子这话可谓一针见血,即不与唐逸争执是否妖言惑众,也不正面跟他理论,而是直接选择从侧面还击。
  若说唐逸真是修仙之人的话,那他定是懂得仙术,如若不然他便是在欺骗大家!
  沈家便是犯了邪瘴!
  唐逸也有可能会被众人烧死!
  沈荣富脸色担忧,大声说道:“唐逸,不可胡闹!”
  城主陈津冷笑说道:“唐县令,我知晓你是为了帮沈府解围,但这修仙之事可是开不得半点玩笑。”
  唐逸淡然定一笑,说道:“修仙之人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身份,为何开不得半点玩笑。”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哗然,逍遥子心里得意,又笑道:“唐施主既然自称自己是修仙之人,为何还要如此轻视修仙之人的身份?”
  这又是一针见血的问题,逍遥子可谓是见缝插针。
  唐逸说道:“所谓修仙之人是世人给予的一种称呼,无外乎就是一个代名,拯救世人于水深苦难之间,这才是我们修仙之人应该做的事情。
  修仙不过是个古老的探求长生、与自然作斗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过程。
  所以,要修仙,除了要穷理尽性之外,还得仁慈仁善方可为之!”
  逍遥子脸色阴郁,没想到这唐逸说起修仙,竟然比他还头头是道。
  “没想到唐少爷对于修仙真谛如此了解。”
  唐逸淡淡说道:“我并不懂得修仙真谛,而是昨夜仙人在梦里边告诉我的。
  他还跟我说,有人假借他的道号,在大街上四处招摇撞骗,不知道道长可曾听说此人?”
  逍遥子脸色微变,笑道:“唐施主说笑了,若是有人假借道号,自然是要严惩不贷。”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仙人老人家跟我说,道号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浮云,道长说要严惩,这岂不是不符合咱们修仙之人的心境?”
  逍遥子脸色再变,脊背冒出冷气,不敢耽搁连忙说道:“唐施主!你竟然自称自己是修仙之人,那便使出你的法术神通再说吧!”
  就在这时,早已离开多时的贾似言终于从远处跑来。
  他满头大汗,手上还带了一个褐色的包袱,将包袱递到唐逸面前,恭谨笑道:“东翁,按照您的吩咐,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看着褐色的包袱,逍遥子眼神微眯。
  陈津眉头紧皱,抬头看向唐逸,后者目光戏谑地看着他,顿时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他恍然大悟,从刚才开始,唐逸一直在拖延时间!
  ……
  ……